看着这满屋子跑的童菱菱和蝉蕊也是显得好笑,童菱菱咬牙切齿的追着,这蝉蕊太过的灵活,让这童菱菱在小屋子里面没有一点的办法。

    看着她们两个闹得正入神,绘心璃也是悄咪咪的来到了我的旁边,“没想到啊,没想到,连别的种族的女孩都不放过,看来我们的龙少爷,很是风流呢”,绘心璃在我一边小声的说到。

    这一句话惊得我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我在你的眼中就是那样的人吗,我转着头想绘心璃看去,看着她那一副微笑的模样,想想还是不看了吧。

    看着这越闹越厉害我也是不得不出手止住了童菱菱,而蝉蕊下来的时候也是钻到了我的后面,吐着舌头冲着童菱菱还在不停的挑衅。

    这跟童菱菱说了半天之后,童菱菱才放下手中的拳头,脖子下面的绿色印记也是消失了下去,我也是没想到这蝉蕊的能力都可以把童菱菱逼到这种境界。

    坐下来跟童菱菱和绘心璃也是解释了蝉蕊的情况,听到了之后两个人表情也是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这隐隐可以感觉到,现在的场面很是安静。

    说完了之后,童菱菱也是相继带我告辞离开,不过这童菱菱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一把拉住了我胸口的衣服就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这脸上感觉到的湿润,也是让我瞬间一呆。

    童菱菱亲完了之后也是把我一推,朝着蝉蕊也是微微一笑,和绘心璃开门走了出去,这门一开开,也是见到了炎硕他们几个在呼呼大睡,绘心璃一跳,从他们的上面跳了过去,而童菱菱就显得霸气了,走着就从炎硕的身子上走了过去,这中途也是把炎硕踩得够呛。

    炎硕他们几个看到了我之后,也是高兴的不行,进来一个熊抱,抱的我也是难受的要死。

    不过这就算是高兴,原来那炎硕给我的“见面礼”也没变,双手伸到后面锁住了我的双手,还用了一根不知道什么的绳子把我的手给绑了上用手微微一动,这绳子也是变得越来越紧。

    把我的双手绑上了之后这炎胖子也是从我的身边离开,往后退了一步也是让我看到了他那一副猥琐的嘴脸。

    双手掐着腰也是哈哈大笑,“我说毅老弟啊,毅老弟,这你跟你那女人待的时间长了,这能力也是越来越下降了啊,想要松开,可以,先叫声硕老大来听听”说完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看这他的这幅模样,果然炎胖子还是炎胖子啊,“你难道就真的认为这绳子能困住我吗”说着我也是微微一用力,抬脚朝前走了一步。

    我的这一步也顿时给炎硕吓得不行,嘴里不停的说着“我错了,我错了”,但这半天没感觉到什么疼痛感,他也是又睁开了那副贼嘻嘻的眼睛。

    还别说,这绳子也不是如何制作成的,现在用了我全身的力量,也是奈何不了这绳子丝毫,而且这绳子还越来越紧了。

    这一下之后,炎胖子的自信心有上升到了一个高点,哈哈一笑,捏着拳头就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之上。

    炎硕现在的等阶在碎体期九阶段前期,快要到达中期的样子这一段的时间没怎么见,这阶段也是有了一个提升。

    这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这说实话,并没有什么感觉,先不说我已经是碎体期九阶段后期,而我这一身的体质也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他的力量特别大,在肚子上凝聚出一块木板也不是他能打断的。

    这有了第一拳之后后面狂风暴雨班的拳脚也是随之而来,他打的到是爽了,但我却不爽了,就算是这不疼这除了那打肚子上的一拳其他的基本都是打在我的脸上,这也是让我不爽的厉害。

    这打了一会之后,这胖子也是打得气喘嘘嘘,眼睛秃噜一转,回头冲后面一喊,我的那两个室友也是走了进来“打赌我赢了,你们也可以过过手瘾,抱抱平时被欺负的仇恨,哈哈哈”。

    这胖子说完了之后,我的那两个室友也是走了上来,冲着我呲牙一笑,也是冲着我拳打脚踢,说实话,还没炎硕打得有感觉。

    这时候换了两个人给我挠痒痒,而炎硕那个胖子干嘛去了,眼睛一转,也是转到了那蝉蕊的身上,说实话,不只是我,想蝉蕊这样的种族,还真的是没怎么见过。

    炎硕那胖子搓着手就朝着蝉蕊走了过去,而蝉蕊的眼神却一直在我的身上,小脸也是鼓鼓的,把两边的灰色毛发也是撑了起来。

    “呐,小妹妹啊,哥哥有的是月火点,想要什么给你买什么,怎么样,要不要当我妹妹啊”,胖子搓着手说着,还时不时的嘿嘿笑着,看着他的那个样子,恨不得我现在就想上去锤他几拳。

    炎硕跟她说着,而她却是一直的看着我,小脸也是越来越鼓,到了后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胖子太烦了,起身一脚踩在了他的脚上,也是给炎硕疼得够呛。

    这踩完了之后也是又把鼓鼓的小脸转向了我,根本没有一点理炎硕的样子。

    炎硕疼完了之后,也是微微有了怒气,双手掐着腰“我说你个小姑娘,你不理就不理,这么还可以踩人呢,去把你的看护人,大哥大姐什么的叫来,要好好跟他谈谈”。

    炎硕的话说着,这家人两个字似乎刺痛了蝉蕊的记忆,低着头走到了一旁的床上,抱起了尾巴,身子扭了过去。

    “爱爱,我说你的小姑娘,这么可以这个样子啊”,看着炎胖子那不要脸的继续叫着,我也是没办法不出手了。

    如果不是和蝉蕊待的时间长了这个的样子在平常人的眼中,就和扭头睡觉一样,但这在我的眼里,看着却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

    体内的火属性气息微微一动,一股蓝色的火焰也是直接的窜到了手上,蓝色的火焰覆盖到了绳子之上,一会的时间这绳子也是从中间断了两段,绳子也是滑落到了地上。

    这两个室友还在不知死活的打着,待着绳子落地了之后,两个人打过来的手脚也是停在了我眼前的位置。

    伸手抓起了他们的双手嘴里面求饶的声音还没有传出来,抓着他们的胳膊就给她们撞到了一起,揪起他们的衣服,也是直接给他们扔了出去。

    这胖子的嘴里面还在不停的嘟囔着,丝毫没察觉危险的到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也还在抱怨着刚才的事。

    伸手再次的拍了拍,他也是终于不耐烦的朝着那我转过了头,脸上的表情也是瞬间的变化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