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是越来越头疼,那个人的实力到底到了各种的地步,仅仅一个眼神,这就可以给我吓成这个样子。

    我们几个见到没多大的反应,这跟我一同住的那两个人大眼睛也是睁得老大,盯着这女的看了半天,明显对这女的的身份也是又认识。

    现在的脑子都没法保持清醒,脑海里那个的眼神一只回档在脑海,这进来的炼丹大师看了半天之后也是摇了摇头。

    一时间的这场面也是变得很静,这一时间也是没有人有任何的办法,随着时间的流逝,该疗伤的疗伤,该走的走,没走的也是都慢慢被童菱菱赶了出去,现在也就只剩下我,蝉蕊,童菱菱和绘心璃。

    童菱菱和绘心璃在旁边不停的想着办法,但一个个的办法刚出来,也就又被否定了,毕竟也是不知道我得的这是什么病。

    蝉蕊在一旁不停的给我擦着头上的汗,透过带着的帽子也是看到她的两个大眼睛微红。

    这样的时间持续到了半夜,蝉蕊和童菱菱他们也是都相继的睡了过去,要是她们还一直这样的熬着,我的心里也会不忍。

    现在的身上感觉不到一点的力气,身子也是被恐惧的颤抖的麻木,就算现在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也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差得要死。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不管是我的精神还是我的身子都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想要摆脱掉我的现状,也就只能我自己去战胜这恐惧,但这脑海里带我那一幕不停的浮现,身子和精神也是在不断的颤抖,根本没有解开的可能。

    我龙毅千想万想也是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死去,想想也是蛋疼的要死,这一幕幕的恐惧无时不在摧毁我的精神现状,我也是没想到那一个眼神竟会是如此的恐惧。

    时间慢慢的走着,一分一秒都在被恐惧所折磨,当我的眼睛都要闭上的时候,眼前也是突然的被一股蓝光所代替。

    眼前的这一股蓝光,也是唤醒了我的许多记忆,那在百兽林里濒死的一幕,那被巨浪差点打死的一幕也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当然会想的不止这点的东西,有那出现的蓝色衣纱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她救了我两次这是肯定的,而现在我也是更加的肯定,她,就存在于我右手的黑色镯子里面。

    每次她的出现,都在我濒临死亡的时候,而且还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也就因为意识模糊,我们之间见了两面也是没看清她的面貌,她的大概,这次的出现也不例外。

    蓝光从手中的桌子出现,慢慢的一道蓝色衣纱,曼妙的身影也是浮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想用力去睁开眼睛看她的面貌,但是却是抵抗不了这么长时间精神的震荡,昏睡了过去。

    这次的昏迷都是不知我来到这你们的第几次昏迷,一次战斗比一次的强烈,一次遇到的人比一次强大,到了现在,一个眼神把我吓得浑身发抖。

    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太阳,阳光也是透过窗紫照射到了我的脸上,伸手挡住这刺眼的眼光,发现身子已经完好如初,那存在脑海里的恐惧也是已经被抹去。

    蝉蕊趴在床边睡着觉,大眼睛一夜的时间过去,还是红扑扑的,童菱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用大全套托着脸颊睡着觉,感觉口水都要留下来。

    绘心璃抱着双臂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脑袋也是靠着墙壁,眼睛也是闭着睡着觉,每次我的不顾一切的战斗,受了伤之后,苦的还是她们。

    她们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而我为她们坐的太少太少,说我能保护她们,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童菱菱她们几个加起来也算是不小的一股力量,除了那大的门派,也是没多少人能撼的动他们,可要是那大门派真的来了,多了我一个,也是没多大的用处。

    唉,我的一生亏欠他们太多,而我要去做的事情也是太多太危险。上要登临凤凰族找凰心绮,下要去林家找林虎,把我的大仇,危险蕴含的太多要是一个回不来也是没办法再去报答她们,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不断的加强实力,达到没人敢动她们大的地步。

    我这轻轻的坐了起来,刚想要下床出去溜达溜达,这抬头一看,三双闭着的大眼睛也是都在紧紧的盯着我看来。

    看着她们从我也是尴尬的嘿嘿一笑,“那个,早上好啊”,我笑着跟她们说,但她们的蓝色却没有变,一副平常的样子,可是现在看得我心里发毛。

    这样的之间没有持续多久,也是被门声所打破,龙华开开了门进了来,本来看到我好了也会刚想说话,不过也是察觉到了现在的气氛,又是慢慢的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我当时就震惊了,本来的希望也是被打破,这该死的龙华走得这么快干嘛啊!

    现在的场面一度回归了平静,一会之后,这童菱菱张嘴刚要说话,我眼前的这个蝉蕊也是直接扑倒了我的怀里面,大声的哭着,“你吓死我了,你吓死了我了”,双手不断的捶打着我的胸膛,声音也是哽咽的说着。

    伸手摸着这蝉蕊的小脑袋,这一旁的童菱菱也是顿时呆住了,蹭蹭蹭的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蝉蕊后背的衣服给她提溜了起来。

    这蝉蕊的身高可是比童菱菱差了很多,这一只手把她提溜了起来,也显得很好玩。

    童菱菱一只手掐着腰对着蝉蕊说到“你是谁,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说着还拿手指了指我。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说话之间蝉蕊也是直接从童菱菱的手里面逃了出来,不过套在她外面的哪一件衣服却是留在了童菱菱的手里。

    蝉蕊的这逃脱的功夫,也是我见过的最强的了,要是她想跑起来的话,抓住她可是非常的难得。

    蝉蕊的外套掉了之后,她那毛茸茸的耳朵也是露了出来,看到了这一面的童菱菱她们也是瞬间的一呆,顿时这看我的表情都不对了。

    蝉蕊套脱了出来了之后,也是吐着舌头跟童菱菱挑衅着,这以童菱菱的性格当时就忍不了,到处的追着蝉蕊抓。

    一个跑,一个抓,能在这小小的房子里面把童菱菱溜成这样的也就只有蝉蕊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