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这到了早上了之后,婵蕊也是早早地起了床,看着一边呼呼大睡的心纯我也是没有叫她,打开了风袋就把她装了进去。

    说来也是神奇,装心纯就跟装别的东西一样,一样就装进去,虽然心纯是个武器,但也没这么顺利的把。

    如果说人形的武器可以自由进入风袋的话,那也不可能没有什么的耳闻啊,相信武器变成人的数量虽然说是稀有,但这数量也肯定是有一定的数量的。

    心纯在灵品,也就说别的武器刚刚产生灵智的时候心纯就已经可以化人了,虽然这样很好,可要是以后心纯再有进化,那么该进化什么啊。

    武器从灵品有了灵智,再到一步步慢慢的进化,从灵品到天品,知道修炼之顶峰,就算是变不了人,但这武器也肯定不普通。

    心纯在灵品变成了人,她这身上隐藏的东西也肯定是不会少了,不说别的,就说那出现时带来的白光,也是让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那白光的一出现,把我体内的那神秘的力量都从身子里面挤了出去,那神秘的力量我可是见过的,也就是那股的力量,让我能够活到现在,而且我有预感,我那时拥有的力量,还离那力量的顶峰离得很远很远。

    那股的白光可以把那股的力量顶出去,也就说这白光比那力量强大很多,除了那次把我的身子恢复到了完好之外,我也是没见过这力量在出现过,难道说我的危险程度还没到那种的程度吗?

    伸手摸了摸胸口,当时的我胸口都被那北尘打碎了去,就算是再好的疗伤手段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把我那受到的伤回复的完好如初吧,而且还不只有那伤口,还有灵气。

    那进入体内的大部分白光之中,一丝的白光进入到灵气种子之后,也是瞬间的给我带来了大量的灵气,以至于我突破到了碎体期九阶后期。

    晃了晃脑袋,把东西都清了清,这些的动西太多,太神秘,围绕着我身上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也不知是我的人生注定要经历这些的东西,还是早已被人安排。

    朝着那婵蕊看去的时候,申请上也是显得激动不已,按说那个人把她带进来也应该见过内门啊,显得这么兴奋难道也是在这里憋坏了吗。

    这婵蕊帮助我的时间也是十几天了,这十几天跟我住这小床,吃饼子,就算是这样子也没叫过苦,也是真的难为她了。

    收拾收拾了大概的东西,也是关上了门,超外面走去,也不只这婵蕊的存在是否被这学院认可,但这还是小心点为妙,在她的身上裹上了一层的衣服。

    婵蕊除了那件破破旧旧的衣服,也是没有别的东西可穿,现在身上穿的还是我的那衣服。

    我的身高比她高了很多,这光是一件对我外套套在她的身上就占了一大半,现在的身上这套的衣服还是我左改右改出来的。

    我的衣服很多,基本都是抢来的,这光是给她做衣服,就消耗了十几件之多,手上没有好点的东西不说,而且我对这做衣服也不熟悉,用的都是匕首削出来的。

    这走到了大门前之后,这问题也是来了,到底是要用两个人对我药点,还是一个人的啊。

    大门旁边还坐着一个长老,这个长老也就是上回那放我出去的长老,来到了这长老的前面,说了目的之后,也是收了我两百的药点把我放了出去,看来这只要有一个人出去,这就要消耗一百点药点啊。

    在我刷上了月火点之后,这眼前的大门也是开启,我和婵蕊一同进了去,这眼前的也是瞬间被黑暗代替,但也加油一样的东西出现,那就是一只小手。

    这手攥的很紧,整个的小身子也是快要贴到了我的身上,我也是妹想到她对这黑暗这么的恐惧,手指用力也是把她的手攥进了手心里。

    待着黑暗消失了之后,光亮也是再次的出现在了眼前,虽然是同一个太阳,同样的温度,但这却是身处两个地方。

    要是刚才那黑暗还好说,但到了现在这小丫头也是丝毫没有要放开我手的意思,我也是笑着扭着头跟她说“怎么了,攥的这么紧,是不是准备以身相许了啊”。

    听到了我的话之后,也是伸手把手拿了出来,挺个胸脯,一脸盎然的跟我说“谁要以身相许了,刚,刚才那是个意外”,“哦,意外啊意外就可以占我的便宜了吗”看着这个女孩,我也是忍不住的逗了起来。

    我的这一句话之后,小拳头也是捏了起来,顺势一跳,一嘴也是直接的咬在了我的手上,她的这一招我可是见过了很多回,虽然没有什么剧烈的疼痛,但人家一咬上根本就不下来了。

    这安慰了半天,也是松嘴跳了下来冷哼一声也是朝着前面走去,看着这个样子我也是笑着摇摇头,跟上了她一同走去。

    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虽然是一样的空气,但这里面却有着战斗,汗水与鲜血的味道,和那扇门里面简直是两个的感觉。

    这回来了之后肯定是先要回自己的小屋子里去看看,这一走走了十几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还是有些想念那个小屋子了。

    带着婵蕊朝着自己的小屋子走去,想来这人也是好久没见到了,但这刚走到屋子十几米远的地方,也是又些许的人围着哪里。

    看到了这一帮的人群,我也是有不好的预感,谁会没事一群人围着一个房子看啊,而且还是普普通通的房子,平平常常的武修。

    三步两步几开了人群来到了这前面,也是看到了五六个的人面对着三个的人,其中两个人也是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嘴里也是流着血迹,这两个人便是我那室友,而挡在他们前面的,便是很久未见的龙华。

    这些的人给我的那两个同住的人打得不轻,要是一般的事情也不应该下手这么重,而且听着他们话,似乎那两个室友和那群人的女人发生了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