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的时间过得很快,光是造这些的东西就是花费了我大量的时间,而剩下时间我也是在旁边弄了一张小床,全部都是用木属性气息弄出来的,这以后毕竟要多个人,也不能总让她人家和我睡在一块吧。

    这一夜的时间过去了之后,也是过得充实,这东西都做完了,以后也是可以美滋滋的吃顿好饭了,可唯一不足的是,谁会做饭?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绘心璃做饭是最好吃的,接下来是凰心绮龙晓儿,李月馨李月灵,芝兰她们的做的饭我没吃过,可现在我也不能从外面叫一个来给我做饭吃吧。

    我呢,做得能吃的也就那烤肉了,不过这烤肉已经全部都吃光光了,算了吧,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都是一样的材料,难道我龙毅做得东西会很差?伸手从风袋里面摸了个遍,摸出了一袋子的饼子。

    看着这一袋子的饼子看了半天,我风袋里面除了一些的佐料,其它的吃得东西也就剩下这一袋子的饼子了,看着这东西我也是头疼,我干了这一夜到底是为什么啊!

    拿起了旁边的水壶喝了一口的水,除了建了床和做饭的东西之外,还弄了个水缸,这来来回回总是去打水太麻烦了,还不如弄个大缸多储存点水。

    喝着水,磕着饼子,想到这以后的日子要吃这东西度过,想想也是头疼。我这吃着饼子,心纯也是同一时间醒了过来,蹬蹬瞪来到了我的面前,大眼睛也是盯着饼子看。

    拿出了一个饼子给了心纯之后,也是用小鼻子闻了闻,拿了起来大口的吃着,也是根本看不出来她吃的好不好吃。

    那个女孩朝这边看来的时候,两只的耳朵也是微微动着,但是这股神情很快便消失了下去,穿起了那已经遮盖不了多少的衣服,来到了我的面前,“感谢大人恩情,现无以回报,如大人需要丁当在所不辞”说着也是把一个骨哨放在了我旁边的桌子上,转身便开始离去。

    拿起了这个哨子,看着那慢慢远行的落寞身影,走到了们的旁边,开开了门,走出去之后也是又轻轻地把门关上,转身离去。

    嘴唇微微张起,冲着这个哨子吹了下去,但是并没有多大的声音,发出去的更像是一阵阵的声波,待这声波了没了之后,手中的这骨哨也是碎成了粉末,同一时间,那刚刚关上的们也是迅速的被打了开,刚刚离开的身影也是迅速的又到了我的面前。

    看她这急的样子,我也是略显尴尬,这迅速的跑了回来,这身上的衣服都被那门刮破了,胸前缠着一块的白布,上身其它的地方都显露了出来。

    “大,大人有什么事”她也是气喘吁吁的说着,我也是摆了摆手,“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还没问你的名字”,听着我的话,她的小脸也是变化的多姿多彩,“大,大,大人,我就那一个哨子”。

    听到了她的话,我也是挠了挠脸,“哎,你说你在所不惜的,你叫什么名字”,听着我的话,她也是微微的叹了气,“我叫婵蕊”,“奥,蝉蕊啊”,“那请问大人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告辞了”,说着也是再次地的转过身去。

    这次的蝉蕊再次的离开,我也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你走了之后你去住哪”,听到了话,她的身子也是微微一颤,“世界这么大,总有...”她的话没有说完,也是被我一把拽了过来,指着那昨天新做出来的床说“那个位置总是显得空荡荡的,你说我救了你,你就不能满足了我这个心愿吗”。

    一间的小房子,多出了一个人,本来就是想让她有个住的地方,她也是在这里闲不住,所以这最终也是成为了这为我放材料的人,我在这一边练丹,她也是在一旁放材料,虽然这开始显得生疏,但到了后来我这炼丹的时候也是省下了这一步,速度也是微有了提升。

    在这里的日子变得很是安逸,这些天的时间都在一直的练丹,这有了目标之后,这也是斗志激昂,一直在练这些一品的丹药,也是一直的攒药点去买哪二品的丹药,虽然是一直再练,但这四千点的药点也并不是那么好攒的。

    这在小屋子里面的时间,一待便待了十几天的时间,拿着这四千的药点,也是又来到了那个人的面前,每每看到他那样子,心里总是产生爆锤他一顿的冲动。

    拿着这辛辛苦苦了十几天换的二品丹药药方,也是微微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一个丹药的药方这么的贵,这还只是那二品的丹药药方,上面还有那些阶段的丹药,这炼丹之路也是很累的啊。

    拿着这药方回到了家里面,也是开始用买来的材料炼制二品的丹药,这丹药虽然在白天没有多大的用,但在了晚上到的用处可不是一般的大。

    开始前的失败总是有的,而且练出来的丹药纯度也不是那么的好,至于这效果吗,得到了晚上才能知道。

    我一共买了二十多份的炼丹材料,这到了二品的丹药,不但材料要的多了,工序也是变得复杂的多了,失败了十几次之后才练出两三颗令自己看着差不多的丹药,这样的时间也是一转眼到了晚上,拿着这三颗的丹药开始往黑暗的地方走去。

    这天一黑了下来,就算没有光亮也可以看到一定的视野,这阶段高了之后,不止灵气上有了提升,而是各个的方面都会有提升,视觉听觉之类的。

    我吃了这一颗的丹药,给蝉蕊也吃了一颗,心纯也是挑了挑大眼睛,把另外的那一颗也吃了下去,着眼睛短暂的模糊了之后,这看四周的黑暗也是明亮了许多,看的距离起码比刚才提升了几米之远,别看这只有几米,但这要是在对战当中,这占得优势可就是大多了,而且我这丹药还没练到最好,所以这效果也不是最好的时候。

    这待着一夜回到了小屋子里面,也是吃了点饼子便睡下,这些天在这里一直的待着,这感觉也是没多大的意思,而且这饼子也是快要吃完了,明天也是是时候出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