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急匆匆走去的身影,跟随着他的那两个人他也是一个没带,虽然一侧的身子受了伤,但他那速度也真是拼了命了。

    待那身影离去了之后,我这身子也是撑不住这灵气的消耗,和身子上传来的疲惫,身子一软也是瘫坐了下来,当然坐下来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那个小女孩。

    现在的她,也是从后面直接来到了我的前面,整个瘦小的身子也是直接的扑在了我的怀里,双手用力的抱着我,眼泪也是不停地打湿着我那破碎了差不多的衣衫,嘴里面的“谢谢”也是一直的传出。

    伸着手不断的摸着她的头发,还有那对毛绒绒的耳朵,这个女孩长的也是挺秀气的,只是那灰色的毛发长的也是太不在个地方。

    脸的两颊,手上脚上,或许还有别的地方被这灰色的毛发覆盖,而且这灰色的毛发也是不怎么的好看,所以就算就着好的面容,也不一定是个美女,不过咱又不是冲着她的容貌去的。

    身子越来的越乏力,意识也是开始变得模糊,刚才那战斗的时候,把这股的感觉硬生生的压下去,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战斗,这股的感觉也是不怎么能感觉到。

    这时候手边的灵枪也是在一闪之后变成了心纯,这一下的突然出现,也是顿时给这小女孩吓得不行,整个的身子都蜷缩在了我的怀里,这心纯看到了之后小脸也是气鼓鼓的。

    这小女孩看到了心纯之后,也是把我饱的更紧,昂起了小脸看着心纯,也是根本不顾着自己的衣衫,过着胸口的白布也是显露了出来,而在这下面就是隐藏着那不大,但碰着很舒服的胸部。

    看着这两个都不善于表达的人斗气,我也是想裂开嘴哈哈一笑,但这嘴刚张开,疲惫的感觉也是压迫了我的意识,一下也是浑身没了感觉,脑袋直接的躺在了地上,眼前耳边传者小女孩和心纯的面容和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月光也是透过窗子洒在了我的身上,伸手动了动,身上的疲惫感也是好的差不多了,灵气也是异常的充足。

    我现在在的地方,也是我的小屋子里面,整个的大床也是被我占着,那个小女孩和心纯两个人也是躺在了离我不到半米之远的椅子之上。

    她们两个人的身高都不算多高,一个不算怎么大的椅子也是让她们两个抱在一起呼呼大睡着,身子上被一张的单被覆盖着,心纯还好一点,像那女孩,冻得浑身发抖,两个人也是饱得更紧了。

    看着这两个的傻丫头,我一个人也占不了这么大的床,把我往旁边挪挪,两个人也是能在我这旁边睡下,虽然温度也是每上升多少,总比在那冻着要强很多的吧。

    想要起身去给她们盖上被子,但这撑着身子刚刚的起来,后腰的位置也是传来了阵阵的疼痛,当然传来的皮肤并不是后面的皮肤上,而是那里面的器官。

    抬头朝身子上看去,那女孩缠布的技术也是让我大吃一惊,我的现在全身上下都几乎被那纱布裹着,身上的衣服几乎看不见,身子上裹满了纱布。

    身上面的那些小伤,早已经在我睡觉的时候修复了差不多了,当然看着旁边的那木碗和木勺,身子皮外的伤,好的这么快也是少不了她们的一翻功劳。

    控制着体内的木属性气息不停地运作全身,那些还未修好的伤口也是迅速的修复,一会之后,出了那被匕首伤到的内脏还没有好,别处的伤也都是回复的完好如初了。

    伸手解开了身上面的纱布,除了短裤还在,别的衣服也是已经消失,不过短裤虽在,但是我那大腿内侧缠上的纱布该怎么解释。

    说来我这木属性气息治疗的效果也是很是强大的,像这样的小伤,用木属性气息修复连伤疤都出现不了,但除了那些受到的很大的伤口。

    那些很大的伤口几乎都伤在了我的胸前,除了我胸口被那北尘所伤的伤口没留下伤疤,其他的地方全是道道的伤疤,看着这些的伤疤我也是有很多都忘记是怎么来的,受到的伤害数不胜数。

    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一件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起身朝着她们走去。来到了她们的身边,伸手把她们用裹着的单被裹着她们朝着床的位置走去。

    这刚抱起来的时候,那女孩也是感受到了什么,大眼睛微微张开,看到了我之后也是惊喜的不行,刚有了动作,但那眼皮也是不断的往下拉着,明显也是已经累的不行。

    伸手把她们两个放在了床上,也是用大的被子给她们盖了上,那女孩的也是撑不住眼皮,闭上眼睛再次的睡了过去。

    我在这屋子里面感觉不到什么,但这以后的日子或许还要多出来个人,想象不把这弄得暖和一些,想必也是很冷的吧。

    看着这也算是不小的屋子,除了床,一个凳子,一个丹炉,其它也是没有任何的东西,就算是人在这里面,也显得是空荡荡的,想来也是应该添一些的东西了。

    作为一个吃东西很刁钻的人来说,这一件事就是让自己的得伙食好点了,当然这些的东西也是不用我亲自去干,用木属性的气息微微一动,一个小木人也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弄出了这个小木人,他是完全由我控制着,而且我也是能够获得它的视野,这么好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这也是我所不知道的,我完全是靠着那绿光给我操作方法所弄出来的。

    我也不是专门建这东西的,造一个烧火的炉子,加上做饭的什么乱起八糟的东西都弄了一些,虽然不好看,但像什么炒菜炖肉需要的东西也是全都弄得差不多了,而且这大铁锅也是让我顺利的弄出来了一个,当然这材料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那些的银品武器。

    如果要是别人见到我,花费这么多的东西只为了建造一口铁锅,我估计别人都会把我按着锤,虽然这银品的武器在这内门不值钱,但在那外门,或是我家族的地方,都是很好的东西。

    普通的铁弄得铁锅肯定是不行的,我这蓝火瞬间就烧化了,那还煮个什么东西啊,这银品的武器我也留着没用,留下几把看着差不多的,其它的全用蓝火烧化,做成眼前的这个铁锅了,虽然这蓝火烧这东西比那用铁做的好很多,但是用灵气去微微保护一下,也是能够用一段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