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这双剑朝着我刺了下来,不过有我这木板的抵挡之后,也是又有了一种的较量,就算他的气息修炼的再好,肯定也抵不上我这木属性的气息,但是他有力量的加持,现在也就说不定了。

    我的这块木板大概几厘米的厚度,而他的那水剑却有半米多长,锋利的水剑加上他的力量直接穿透了木板到我头上几厘米的的位置。

    我刚才倒下来的时候用双手撑住在了地上,抬头朝着上面看去的时候,那两把的剑刃几乎就在我的眼前,不过幸亏我这木属性气息的强大,要不我这小命真的是不保了。

    这一关键时刻的腿软,差点要了我的命,不过现在还是我福大命大活了下来,拿起了灵枪朝着头顶上刺了过去。

    我这一下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而且这灵枪的力量也是非常的大,瞬间的破碎了这个的木板朝着他捅了过去。

    这在木板上破碎了一大个的窟窿,也是让我能从这里见到他本人,我这一枪碰到他的时候,也是直接的被他身前的几层的水膜顶住,不过我现在的这灵枪威力也不是闹着玩的,还没阻挡几秒钟,也是直接破碎了他身前的几层膜,朝着他本人扎去。

    到了他胸前的时候,这还有一层覆盖在身子上的水膜,不过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直接穿透,少半截的枪尖扎进了他的胸膛,艰难的站起身也是把长枪拔了出来,挥舞着灵枪把侧着把他打飞了出去数十米远。

    我刚才的那第一枪就可以直接的一枪送他命葬黄泉,但我毕竟和他没有什么的深仇大恨,就算我那第一枪没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那第二枪起码能打断他几根的肋骨,让他养些的时日。

    提着这灵枪慢慢悠悠的朝着那两个人走去,不是我故意要显得这么凶残,而是我这右腿现在几乎已经没了多少的感觉,那一下用力跳起也是把虚弱的右腿变得更加严重,以至于到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这一步步的朝着他们两个走,那男人也是咋已经没了先前那挥舞着鞭子,大肆发泄的样子,转身就朝着那外面走去,走的时候最里面还不忘来上两句“我记住你了”什么的。

    这个人本来就给我气的要死,如果这么简单的放他走了,那我还是我吗,用手捏起了灵枪,朝着那疾驰的人就射了过去,那个人明显也是感受到了这股的力量,脑袋也是转了过来。

    这种的人最为令我憎恨,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你要干什么,那一鞭子一鞭子的伤害,对我都会有些疼痛,更别说这一个碎体期一二阶段的小女孩,就算她是二阶段顶峰的,这力道也不是她能够承受的,那有可能让他这么简单的死。

    我这灵枪的速度可是比他快了很多,尽管他发现了这灵枪之后速度加的更快,更是拼命地跑也是没有多大的用处,到了快接近的时候,也是往另一侧一跳,但还是被这灵枪扎在地面上的威力溅射飞了出去。

    拖着右脚来到了他的前面,他尽管是碎体期圆满的武修,但被我这灵枪的力量溅射到受得伤也是不小的,小半面的身子也是不停地流着血迹,而他也是躺在地上,拖着身子,朝着离我远的地方爬去。

    计算杀了他会再次的挨到学院的处罚,但这样的人活在世上,这也是我更加的不能容忍的,伸出右手微微的一招,那灵枪也是迅速的来到了我的手上,往前走了两步也是直接踩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断了他那还想要逃走的念头。

    这种的人我也是不想过多的跟他废话,举起了灵枪就朝着他扎了下去,他那面孔也是急剧的惨烈,但我这灵枪还没挥下去多长,后腰的位置也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这没想到是我忽略的那个女人。

    急剧的战斗使我也是忽略了这个的女人,一心的怒气也是冲破了我的脑袋,使我忘了这场上还存在着一个看似手无寸铁的女人,一把的匕首扎进了我的后腰,这疼痛也是钻心的。

    都说这人在面临巨大疼痛的时候会让自己的意识变的很奇怪,现在我也是这体验了一把,本来浑身疲惫带来的意识模糊,被这捅了一下之后也是真的清醒,但这后腰的位置也是真是他喵的疼的要死。

    控制身体内所剩的丝丝灵气也是产生出了一点的木属性气息,朝着她就缠了上去,这女的阶段也是在八阶段中期的样子,被这东西缠绕了上了之后也是半天挣脱不开。

    抓住了缠绕她的藤蔓往过一抓,挥手用力打在了她的脖子之上也是瞬间的给她打昏了过去,要是放在一个男人,我在意枪给他打飞了,这女的也是幸运她是个女的吧。

    转头朝着脚下的这人看过来之后,脸色也是变得更加的惶恐,本来死亡就要到来,但却被延迟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也是更加的吓得要死,伸着手想要伸进自己的怀里,不过被我紧紧地压着也是没有任何的机会。

    “你这一生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而且掌控别人的性命这件事让你感觉很爽对吧”,说完了之后这灵枪也是急剧的落下,但这灵枪停在了他胸膛上几厘米位置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这次来阻拦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被他鞭打的那个女孩。

    此时的她已经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身子,脑袋贴在我的后背之上,眼泪印湿了我后面的衣服“够了,够了,求求你放他走吧,我和他的恩怨结束了,他从笼子里解救我的恩情我也还完了,放她走吧”,啜泣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一声声的哽咽,一滴滴的泪水也是把我的怒气浇灭的差不多了。

    我现在真的很想手指微微一动,把这灵枪扎下去,但是现在的情况也是不容我继续去坐做,收回了灵枪也是给他一脚踢出去了两三米,这一下也是给我的脚疼的够呛。

    “快给我滚!如果以后再让我看见你来到她的面前,我龙毅定要让你魂飞烟灭!”,我的话语传出,也是给他吓得不行,不过求生的欲望也是撑着他站了起来,转身便拖着那受伤的腿向外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