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力量几乎都是在一个等阶,这武器碰撞打出的震荡也是影响着旁边的一草一木,虽然不知道他这武器是什么的等阶,但这把的武器也绝不会低了。(书^屋*小}说+网)

    百般兵器我都遇见过,但唯独眼前的这个却是我第一次见,要锋利有锋利,要强度有强度,再有那个人的配合,这一场的战斗又是变得很是艰难。

    武灵决第二决的运转,体内的灵气也是迅速的消耗,现在的我能和他对打,但我这灵气消耗的速度太过的多,这样的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体内的大部分灵气也是迅速的往着龙凤印记里面注入,强大的力量从印记上传了过来。

    右手紧握着灵枪,一枪朝他挥了过去,而他也是用那水剑来抵挡,我现在的力量也不是刚才能够抵挡的,一枪打在他的那把剑上,也是直接的给他打飞了出去。

    就算我的力量增加了很多,不过他的阶段毕竟比我那么多,这一下飞出去几米之后也是调整了过来,双脚落到了地板之上,踏起了一阵的灰土。

    我这力量给的是够了,但我这本身的力量太过的小了,如果我到达了炼骨期之后,这一下的伤害绝不止这一点点。

    一阵的土烟过后,他的皮肤表面上也是开始浮现一丝丝的东西,这东西并不是他的血,而是类似于他的那把剑。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肯定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用脚一踏地面,身子也是快速的向前冲了过去。

    那水样的东西慢慢的从他的皮肤里出现,也是迎着我继续的打了过来,我也没想到这吃过我的一次亏之后,还敢这么上来跟我硬怼,迎着他的那把水剑也是又迎了上去。

    刚才的那次碰撞,这对水剑的伤害还是有的,碰撞的时候在上面发现了一道的裂痕,这次的碰撞之后,这裂痕在水剑上覆盖的更加的多。

    现在的这一下也是和刚才的一样,并没顶住几秒飞蛾时间也是又被我打了出去,这应该说还没刚才的抵挡程度高,这次直接撞到了那边的一棵书上,一棵的树也是朝着他压了下去。

    现在的场面之后,旁边的那一男一女的脸色也是微变,脸色上有着一丝的担忧,还有着一丝的疑惑?

    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但我感觉这次的战斗应该是结束了吧,他那最后一下也没全挡住我的力量,第一次有他那水剑挡着,但那一下水剑也是没那硬度,枪身也是挨到了他的身上,就算打不死,这打个骨裂也许还是会有的。

    拿着灵枪朝着那女孩走去,她那双的大眼睛中也是有着看呆了我,他的这个样子我也是没有办法,谁叫咱那么帅了。

    在离那女孩还有几步的时候,我的脚步也是不得不停下,因为这响动的声音也是从背后的那倒下的树干中传出。

    转身朝着后面转了过去,那树干也是被扔到了一边,一个浑身覆盖着一层透明膜的人也是从中走了出来,两个人的脸色又是恢复了喜悦。

    他一步一步朝着这里走了过来,右手里面还提着一把满是裂痕的长剑,当然他挨了我那一下之后也并不是完好无损,覆盖着侧腹那一块的晶痕也是有着丝丝的裂痕。

    武修一出生,要想迅速的强大起来一是带着属性好的气息出生,但是血脉里面的属性气息太过的弱小,想修炼到强大对敌还是很难的虽然不知道我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练出来的但这付出的艰辛肯定不会少了。

    第二便是带着上好的血脉出生,比如就像我这个样子,我以前的血脉还是三纹龙印记,这血脉如果一直能修炼到底,到时候如果一个人的力量,在加上吗三头龙所发挥出来的力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出去了我之外,那童菱菱的血脉也不是一般的强,那绿色的印记一出现,这力量速度可不是增加一般的大,想想我当初也不知事这么打败她的,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貌似并没有发挥出最后的力量,而我在那时却已经是破釜沉舟。

    他的这一身晶膜覆盖了之后,这防御上起码就上升了几个的档次,手握着随剑,也是一抬脚边来到了我面前几米的位置。

    我的双手握着灵枪也是朝着他的打了上去,他还是和上两回一样,用那已经快要碎掉的水剑来挡,这次也是没出意外,“啪”的一声,直接打碎了他的水剑。

    我的灵枪的力量也是朝着他的脑袋上而去,而这一下他也是没任何的躲避的机会,一枪打在了他的脑袋之上,想象中的伤害并没有传来,而我这长枪也似乎并没打到他的头上,而是好像被一层的膜挡住了。

    他抬起头也是对我一笑,那些被我打碎的水剑碎片却也是变了别的样子,朝着我的脸上就冲了过来。

    他这一手也是打得我措手不及,没想到除了我以外还有人能控制属性控制的这么的强,左手的拳头朝着那些的水拦去,体内的木属性的气息也是飞快的运作。

    脸上迅速的出现了一块的木块,左全也是拦住了一些,不过还是有的打在了我的脸上,两方的脸颊也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几道但是口子从我的脸边划过,鲜血从脸上流了下来。

    这样的攻击也不是一般的强大,如果不是我的那木属性的气息迅速的凝结在了脸前,我这小命估计都不保了

    我这刚刚躲过去这致命的伤害之后,一只手也是迅速的朝着我抓了过来,这一下虽然我看到了,但是我的身体速度却是跟不上这只的手,一把直接抓在了我的脖子之上,钳住了我的脖子。

    现在的灵枪也挥不动,握紧右拳带着蓝色的火焰朝着他打了过去,脖子现在难受的要死,现在最想干的也就是从这手上出去。

    我这一拳打得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他那刚才被我打裂的,破碎了的地方,不过现在再朝那里看去的时候,却是变得完好如初了。

    我的这挣扎的一拳也是没打到他的身上,而是被他另一只手捏住了,虽然他的护甲较硬,但我这力量也不是吃素的,慢慢的僵持了一会之后也是破碎了他的护甲,打在了他的手上,而是一声骨裂的声音也是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