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这熟悉的声音寻去,也是听到了叫喊和哀求的声音,虽然眼睛没看到,但这微小的声音却实实在在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

    现在也是没有时间在这里犹豫,朝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就快速走去,这声音我虽然听得不多,但这个人却让我放不下。

    随着速度的加快,也是越来离声音的地方越近,待到了一个树丛里面之后,也是见到了那发声的人,早上从我那离开的小女孩。

    此时的哪里一共有四个人,那个小女孩,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人,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和一个身上阶段我看不懂的人。

    此时的那个身着华丽衣服的人,一手拿着一条的长鞭不断地朝着那女孩瘦弱的身子上打着,本就弱小的身子,矮了几辫子之后也是躺在地上虚弱的喘着气息。

    那个人一边的打着嘴里面还不停的说着“老子当初把你从笼子里买回来,花了老子多少的金币,现在供你吃穿,让你去偷点东西你就这么没用,昂”。

    长长的鞭子挥舞在她的身上,而她的嘴里面却是一直在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但这些的话语在他的眼里面却是没有什么的用处,只是一个劲的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老子要不是看这你有那么点的用处,早把你在外面找个妓院卖了,相信你这样的种族,到了那里也是可以赚不少的钱吧,哈哈哈”。

    越听他的话,我的怒气也是越来越大,看这那护着自己要害的瘦小身子,那覆盖身上一道道的大口子,血印,无不都刺痛我的心,当那一鞭子再次的朝她挥下去之后,我的身子也是窜了出去。

    当这一鞭子离她的头上还有不到半米的时候,也是传来的啪的一声,这鞭子被我稳稳的攥在了手里,本是热闹的场面,因为我的到来而变得安静。

    手持鞭子人的表情也是瞬间的变得难看,“你他妈的是谁!”听着他的话,我也是并没有理会,捏着他鞭子转身朝着那满是伤痕的女孩看了过去。

    她看我的表情也是很是吃惊,“你,你怎么来了”她的身上受得伤比我看到的还多,本就是破碎的衣服,现在也是成了变得更加的破碎,后背上的布匹已经被鞭子抽的断掉,双手紧紧的护住身前的衣服使它不露出太多。

    挥手间一股的木属性气息朝着她的身子里面注入,“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我问你话你听到没有”,说着后面也是传了一阵的风声,而我也是捏着拳头朝着后面打了过去。

    那个人的阶段才是碎体期圆满的样子,虽然比我高,但是我有这一身的体质和那么多东西,对付他起来简直轻而易举。

    我这回首一拳打过去的时候,并没有和他打上,而是从中间突然插进来一个男子挡在我们中间,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拳头。

    他们这三个人当中,就这个男人的实力我看不懂,而这看不懂也就意味着他的实力和我平等,或者比我高。

    被这手紧紧的抓住,这感觉也并不是很好,这一下的力量,他的实力起码在炼骨期二阶段,而二阶段对我这个还不到碎体期圆满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的考验。

    我用右手接的鞭子,打出去的左手,右手捏起了拳头也是朝着那个人打了过去,也就在这快要碰到的时候,体内的火属性气息也是微微运作,右拳之上也是覆盖了一层的蓝色火焰。

    对于我这火焰的出现,他也是没有过多的反应,手掌也是迅速的一捏,一点点的东西也是开始从手里面出来,在我的拳头接近他的时候,手掌上也是覆盖起了一层层的膜。

    我的一拳打在了这膜上之后,这个不怎么起眼的膜也是把我的拳头挡住,这上面也是开始泛起了阵阵的雾气。

    我那带着蓝色火焰的拳头打在这个上面,就像是碰到了一层的水膜一样,火焰打在这上面一直在蒸发,我的火焰比他的气息强,但是他的阶段比我强,灵气比我充足,这样的跟他消耗下去只会是我输。

    把右手迅速的撤回,上面的火焰也是直接的小时的干净,我想后退撤走,但这左手却是被他紧紧的抓住,我也没想到今天会碰上个水属性运用那么好的人。

    他的力量比我大,他这也就是占了先机,我这左手紧紧的被他握住,也是不给我要出来的意思。如果我攻击他挡不住的时候差可以腾出那只手跟我打,但我却不可以。

    武灵决第二决迅速的在体内运作,气息也是直接开始慢慢的强大,右手从腰间划过,一柄的长枪也是出现在了手上,拿着灵枪便向着他扎了过去。

    面对这杆的灵枪,他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的向后退去,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一踏地面,手握着灵枪也是快速的向着他捅了过去。

    我现在对我速度也是勉强和他站在了同一线上,他后退的同时后面也是有着那个人的存在,那个人挡不住我的攻击,而他要是抵挡肯定也不会那么容易,现在的情况不管怎么样都是对我有利的。

    这想想总是美好的,但这现实的意外情况太多,他的一只手抓住那个人的肩膀往后退,这样的速度我也是比他快,瞬间的我这一枪就要桶到他,可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那只的手上液体也是又快速的浮现,渐渐的一把液体的长剑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那个看似没有什么硬度的长剑,也是的确的挡住了我的这一把灵枪,而这一下的阻挡也是给他缓冲的机会,用手一扔也是把那个人扔到了后面。

    我的三种的属性,由于我的那本五行阴阳决所以才能很好的控制这三种的气息,我的那唯一能化实体的木属性气息也是有了那个光团给的东西才能化实,可没想到我眼前的这个人却也可以。

    我用着灵枪不断的和这水剑不断的打着,而我这也是时不时的把蓝色的火焰覆盖在这长枪之上,可这也是只能和他打个平手。

    灵枪的注重伤害在穿刺上面,这横打竖打根本发挥不出长枪原有的威力,但他也不可能给我太多刺他的机会,我们两个的战斗也是僵持在了这里。

    强者之间的战斗,一般的人要是没有好的机会是没办法插手的,要是一个弄不好,影响不到我不说,或是在自己搭了进去,或是妨碍了和我对战的那个人,都不会是个好事情,所以才出现了那么多人围着一个人,却无法发挥很好作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