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身上的伤势是你治好的吗”,看了一会之后,嘴唇也是微张,话语也是朝着我说了出来。

    这等了半天可算是听到她说出了点有用的东西,我这怎么说都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吗。

    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你的那一身伤是怎么弄得,如果能给你造成那么多的伤害,明显已经到了可以足够杀死你的地步,但这却给你造成了一身的伤口”。

    听着我的话,他的眼神也是变得黯淡,什么话也没有说,抱着自己的尾巴转过头去躺在了我做的笼子的一角。

    看这她的这个样子,看老她受到的伤害明显不只是那身上的,最大的一部分还有可能来自于她的心里。

    现在的她,我也不好过多的去说什么,还是让她一个人先静一静吧,这个时候说太多的东西也没有用。

    这转身回来了之后也是继续的给心纯烤肉吃,心纯这小丫头也是吃的津津有味,每次吃东西都喜欢把嘴里面塞的满满的再去咀嚼,这个的样子像极了仓鼠。

    这吃完了东西之后,心纯也是高兴的不行,这躺在一边就睡着了,而我呢,我也是继续的开始练丹药,现在也是成了我在这里唯一要做得事情。

    买更好的丹炉,买更好的丹药药方,买那些的丹药的材料这些的东西都是炼丹路上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有种些的东西的前提都是得有钱,不,药点啊。

    坐到了那炉子的旁边,在那里面弄出了些许的树枝,再用蓝火去点燃它们,虽然说不用这木属性气息弄出来的柴火也是可以炼丹的,只不过一只消耗着火属性的气息这样的灵气消耗的太大,而用这样的方法就简便了很多。

    我体内那木属性的气息要比那火属性的强大一些,用那蓝火点燃这柴火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但点燃了之后这木头耐烧的特性就显现了出来,这可以一直让那火燃烧,需要火大火小的时候用火气息再微微控制便可。

    心纯躺在一边睡着觉,我在这里练着丹药,那个女孩在哪里蜷在那里缩着,本事两个人的屋子,现在也是变成了三个人。

    管着她的那个笼子早已经被我打开,不过她还是一样的缩在一角里面,这里的季节变化无常,有时候前几天还在春天,现在却又来到了冬天,天气也是开始的寒冷。

    如果不是什么天气特别冷的地方,武修靠着这一身强健的肉体就可以抵抗这寒冷,只不过冷还是会感觉到的,也没几个人像夏天一样光着个膀子。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都破碎的差不多,要不也不会让我发现那些的毛发,脸上带着毛发,手脚上也有毛发,还有着毛绒绒的尾巴,难道她是个刺猬吗,我也是晃了晃脑袋,这些的东西太过的复杂。

    有的野兽魔兽修炼之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化成人形,而有的种族天生就是和人类似,种族太过的多,有什么都不会感到奇怪。

    有的种族天生就强大无比,这有一个好的血脉就能比别人强在这起跑线上,比如说那凤凰一族,这凰心绮才生下来几天的时间,这阶段实力就直接把我给超了,想想也是非常的无奈。

    这一炼的时间,也是到了这天的夜里面,那本是没买多少的炼丹材料也是又消耗的一空,几十颗绿油油的丹药躺在了一边。

    起身回收熄灭了炉子里面的火焰,把身边的白心纯抱到了床上,关上了那窗子,回首看那个女孩的时候也是微微起了一丝的呼噜声。

    抬脚了来到了她的身边,两只小手抓着怀里毛绒绒的尾巴,泪痕从一个眼睛流到另一个眼睛,再从另一个眼睛流淌到地板上,红红的眼睛泪水还没有流干泪痕挂在了脸上,这女孩所遇到的经历可能比我想到还要痛苦。

    伸手微微的把她轻轻抱了起来,本就不高的身子也是显得很是瘦弱,饿微小的呼噜打着,看样子也是很久没有好好的睡过。

    把怀里的小女孩也是抱到了床上,用被子把她和心纯盖了起来,平生最看不得女孩流泪,如果她能在这里找到一丝的安全感,那我也没白忙活一场。

    现在的床上都被她们占的差不多我也是想要来到一边在地上用木属性气息弄出个小床,准备在这上面呆一夜。

    这我要准备走的时候,却又是感觉到了手上出来一阵的微痛,朝着那看去,熟睡着的她,竟然还能咬我的手,我也是对她佩服的很,我睡觉的时候可没有这种的操作。

    她咬着我的一只手,还紧紧的抓着,我也是我没有办法离开,脑袋躺在这床边也是睡了起来。

    这一觉也是睡得还可以只不过这脖子睡得有点麻木,这睁开眼的时候,昨天晚上咬着我的手的那个小女孩也是从哪床的地方消失,一张的床上也是只剩下了心纯一个人。

    她那么悄无声息的走,我也是没什么的感觉,看来我们的缘也只到了这里,活动了下身子,手上那牙印还是没有消去。

    装起了那几十颗的丹药,也是开始往着外走去,不过这还没开门的时候,一个身影也是紧紧的抱住了我,回头看了看我也是微微一笑,把心纯也是又装到了风袋里面。

    抬脚朝着药店的方向走去,卖了丹药,又和那老头下了会棋这才放我离开,拿着三百多点的月火点,和又新买的些炼丹材料也是又朝着家里走去。

    掂了掂药点,这三百多的药点也算是我在这里的第一笔资金,带着这比的资金也是朝着这外面的小摊走去。

    这次我并没回着急回去,也是我以前看到了一个二品丹药的药方,这一直都在练一品的丹药药方,也是时候去接触二品丹药了。

    来到这一个个的小摊的地方,虽然表面上看去都是卖一个个的一品的丹药,但是仔细的寻找的寻找的话,那二品的丹药药方也是可以寻找得到的。

    个个得小摊子来回的翻,也是终于找到了我看上的那个丹药药方,吃了一颗那个的丹药,在晚上的视野可以变得开阔,而且对黑暗的适应也变得很强,虽然在白天没有多的作用,但在晚上的作用却是很大,尤其是用于埋伏什么的。

    跟那个人讨价还价了半天之后,竟然还要我四千点的药点,气的我当时就想锤爆他的狗头,那药点里面的一个二品的丹药药方才三千七百点,他这竟然要我四千,这也是给我气的不轻。

    这想想之后还是算了,等到有钱的时候再来买,谁叫人家是卖的呢,当我这刚刚转头的时候,也是听到了一声声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