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那门开了之后,也是让我顿时想的太多,我这出来不可能不关门,而这门开了的可能只有两种,一是门坏了,只不过这几率太小,那就只剩下是被人所打开的。

    这自己手中的药令才能打开自己的屋子,而这令牌和房子都是学院的东西,这门被学院的人打开也不是不可能,可这学院的人来我的屋子里面去干什么,而且还是在这没人的时候。

    急匆匆的来到了这屋子里面之后,这我外面所种的那棵小树也是不再像原来的在那矗立着,而是上面的枝蔓全都是向着屋子里面蔓延而去。

    体内的武灵决第二决开始运作着,身上一丝丝的气息也是慢慢的强大起来,虽然说这就是炼丹的地方,但各个的黑暗角落也是免不了有争斗的,表面上那么的和平,只不过是把那些隐藏起来罢了。

    起身一跃便顺着这藤蔓来到了屋子里面,这刚进来就是看到了一个人被藤蔓困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整个的身子也是较小,拿着一把的银品小刀不断的在藤蔓上划着,但是一点的作用也是没有。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也是奇怪的厉害,到了这内门之后,这金品武器都是满大街了,快要达到灵品的武器,到了灵品的武器也是见过了不少,但这还拿着银品武器的我到是没再见过。

    随着我位置的靠近,他仿佛也是发现了我,手脚不断地动着,但是却拿着树藤没有任何的办法,动了一会也不知是不是没有了力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抬脚慢慢的朝着那个人靠近,为了安全起见,控制着那树藤也是慢慢的把他架了起来,待着慢慢的起来之后,这个人也是让我吃了一惊。

    他的手背上覆盖着一层灰色的毛发,脚上的鞋子也是破旧不堪,里面的脚丫上也是露出了丝丝的灰毛,把挡在他头上的帽子掀开之后,突然的从头上蹦出两个毛绒绒的耳朵,他的耳朵并不是人长得耳朵的那个地方,而是像兔子那样的地方长出来尖尖的耳朵。

    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上面还有着丝丝的口子,而那些破碎的口子里面也是露出了他那未修复好的伤口。

    那些的毛发不止长在手上脚上,而他的脸颊上也是有着淡淡的毛发,脸上还有着道道的伤口,这怎么说起来,也不算是正常的人类吧。

    现在的他已经昏迷,瘦小的身子只有那一米半的高度,这围着他饶了一圈,也是一根毛绒绒的东西从他的后面落了下来,竟然是一根灰色的尾巴,现在我也是确定了我眼前的这个并不是普通的人类。

    在这一方天域之中,有再多的像这样长相奇怪人类也是不觉得怎么奇怪,毕竟这一方天域之中,种族数不胜数,我还跟凤凰在一个屋檐下睡过呢,只不过像这样的的突然出现感觉有些奇怪。

    在这学院中我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存在是不是被学院所允许的,不过现在的问题还是先把他救活吧,那奄奄一息的样子,简直是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用着木属性的气息朝着他的身子上慢慢的注入,又拿出了些涂抹的疗伤药朝着他的伤口上抹去,他的身子上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不过这小的伤痕却是全身都有,并不像是被刀剑所伤,伤他的更像是鞭子。

    木属性气息的不断注入,他的伤势才感觉好了一些,如果说是在那内门被伤成这样子也不算是意外,但在这里却受到了这么重的伤,如果不是我有木属性的气息所救的的话,他肯定是必死无疑。

    他现在的呼吸开始顺畅,脉搏也是渐渐恢复了原样,如果说是我身上受到这种小伤,比较容易修复,但是别人身子上的细小伤口,用木属性的气息修复还不如用这疗伤药快。

    胳膊上丶腿上丶肚子上,全是像是被抽打的伤口,小的几厘米,大的足有十几厘米啊,本来就没有多大的身躯,这一道的口子在他的身上显现足以是惊心动魄,到底是谁这么的残忍。

    修复他伤口的我,早已忘记了他这个以小偷的身份进入我屋子的人,现在的我只是赶到气愤,撕开他的外套准备治疗他上半身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他的胸前还裹着一道的破布,这种族还有这种习性的吗。

    如果真的是人家的习性,我也不能说把它撕开去给他治疗吧,伸出手指抹了些药膏,也是朝着那丝丝破碎,露出伤痕的伤口上抹去。

    这抹着抹着就感觉很奇怪,这种族的胸肌怎么是软软的,朝着自己的胸前锤了两下,硬的不行,毕竟我那段捕鱼的训练也不是闹着玩的,身上的肌肉线条几乎都显现了出来,只不过这肌肉的块并没有特别的大。

    锤完了自己的之后,再去感觉他的,还是一样的柔软,当大面积的触摸之后我才发现,这他喵的好像是个女的!

    这趁人家昏迷的时候就触碰人家的身子,我这一副真人君子的形象在别人的眼里该怎么看,可这还别说,虽然小了点,但是触摸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这突然间救了一个人女的,也不知她醒了之后会不会以身相许啊,哈哈,当我这还在幻想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女孩也是突然地睁开了眼睛,而我这手放在的位置,也是被她刚睁开的眼睛吸引了过去。

    现在的场面一度的变得很是尴尬,她的脸色也是突然地变得涨红的厉害,两个毛绒绒的耳朵也是急剧的颤抖,突然张起了嘴就一下朝着我的手上咬了上去,这疼痛感也是随之而来。

    看着这银牙紧咬着我手的女孩,身子微微站起,手臂也是抬了起来,而她却是一直的紧紧咬住我的手不撒开,虽然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但这咬起来虽然有丝丝的疼痛感,但也并不是没有到达我不能接受的范围。

    我这站起了起来,她的身高比我低了很多,身子都是悬了起来,但是她却没有任何要松开嘴的意思,我对她也是很是无奈,这来硬的不是,这来软的看样子也是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一时间也是让我头大的厉害,毕竟是我先碰了人家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