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龙晓儿和童菱菱消失这样未免有些太过的怪异,是去执行什么门派的任务还是遇到了大麻烦。

    这遇到大麻烦的几率太低,就算是剑门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动手,龙晓儿她们的实力也不低,虎门的人要来也不可能没一点的动静。

    看着这旁边一个个的房子,龙晓儿她的动作,她们应该也是都能看得见的吧,等了一会等到几个女的,来来回回的问了问,原来龙晓儿她们是跟鹤门的人走了。

    从龙晓儿她们和我告别时候的那样子,也并不是对她们不利的事情,想来她们也是去加入到了鹤门了吧。

    回想起在森林救我的那个沐曦和北尘之间的对话,沐曦是说受人所托,那会不会是龙晓儿她们,而且这龙晓儿在外面等着也就说她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战斗。

    待着一切都想通了之后,我也是苦笑着摇了摇脑袋,本来还是想不连累龙晓儿她们,没想到最后会被她们所托的人救,想想也是世事无常啊。

    既然现在的事情都解决了,现在我也是该无忧无虑的走了,龙晓儿她们也是一股不小的实力,现在加入到那鹤门之中也是没有什么的太大的隐患了吧。

    摇了摇脑袋之后也是开始朝着那炼丹的地方走去,想来这也是有段的时间没有炼丹了,这手法也是显得有些生疏了吧。

    起步来到了这扇的大门之前,从风袋中把那药字令牌拿了出来,按照出来的那位长老所说的贴在了这大门之上,待了这一会之后大门也是慢泛起了一阵阵的波纹。

    收起了药令,一脚再次对我踏入这大门之中,那阵熟悉的黑暗再次的把眼前所淹没,一阵的黑暗过后,光明的再次来临我也是倒了这炼丹的地方,跟开门的那位长老告了辞之后,也是开始朝着自己的小屋子走去。

    一路上花香鸟语,一个个的人都在自己的摊子上叫卖着,不断地卖着自己做出来的丹药,这些的东西这样的价格要是放在外面肯定有人买,但在这里都是炼丹师啊,自己都可以练出来,为什么还要去买别人的丹药。

    这专门给炼丹师弄得地方也是足够的大,虽然这里面的人少,但是这地方并不见得就比那内门的地方要小,就是不知道这地方到底是开辟出来的还是用那门链接出一个本有的地方。

    要是说原有的地方用一种的东西给连接,这不用有太大的实力,要是到了足够开辟这么大一块空间的能力,那可想而知那个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

    一会间,便走到了自己的小屋子,用药字令牌在上面触碰了之后,这大门也是直接的打开了来,而这看见的也是熟悉的小屋子,和那层层的灰尘。

    看着这些的灰尘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这一走就是走了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我这药字令牌也是没有人能进得去,这落下一层的灰也是不以为然。

    这些的灰也是要收拾收拾,只不过,我就算是比较懒的了,体内的气息微微一动,双手控制着木气息也是捏出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小人来,从风袋中弄出些水放在这里,剩下的也是交给它去收拾,意念微微的一动,这小人也是直接往屋子里面走去。

    待着一会之后,我这布满了灰尘的房子也是变得干净了起来,倒了现在我也才是发现了这小人的重要,挥手一动,这小木人也是直接在房子前的土地变成了一棵的树木,扎根在了这里。

    再次走进这房子的,这感觉就是不一样,这里面的陈设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不过那个地方少了个丹炉,说来我这七百八十五点也不知能不能买个炉子,这里的货币只有那药点,不能的话我也只能无奈了。

    在这床上躺了一会便向着那药点的地方走去,走着的一路上,卖丹药的人很多,但是这卖丹炉的确实没见到两三个,见到的卖的那丹炉也是快要坏掉的。

    一路之上,也是轻松的来到了这药店的前面,想来这已经是隔了几月的时间没有来了。抬脚走进了这药店里面,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摆设,那老头还是像以前一样在哪里一个人下着棋。

    我这刚进到这店里面,把老人也是顿时的直接发现,“吼吼,很久没见了小伙子,怎么样,现在想到来给我这个老头子送丹药吃来了吗”,听着他的话,我也是一阵的无语,这老头还是老头啊。

    “对不起长老,这次来并不是给长老送吃得的,而是我这丹炉坏了,想来买一个新的”,听到我的话,那老头的兴致却是一下的下去了不少,低着头继续的下起了棋,也是一个向着一个的地方指了过去,“你自己去选拔,看上哪一个跟我说便好”。

    寻着老人指得方向看去,哪一个的小屋子也是摆着十几个的丹炉,在外面得那丹炉贵的要死,而且这丹炉的品质也并不好,相反这里的品质就好的不得了了,不过这价格,最低的都要一千多的药点啊喂。

    拿出了自己的那药令看了一眼,顿时也是欲哭无泪,果然是想什么就来什么,我这七百点的药点该如何去买那丹炉啊!

    在这里犹豫了半天也不知如何是好,在这里继续的待下去也是毫无作用,只能出去花月火点买一个丹炉了,不过这一去一回又是一百点的月火点,想来也是烦啊。

    这皱着眉头走了出来,还没待我说话,这老人心里肯定也是猜了个差不多,招呼我跟他坐下来下棋,只要我能赢他一盘,我就可以随便挑一个五千药点一下的炉子带走,这老头不知道是研究了多少年的这东西,不过这也是唯一不用再去那么麻烦的原因,想来想去还是做了下来和老头下上了棋。

    这下棋一下就是这半天的时间,这其中还来了许多次来买东西的学员,老头也是带搭不理的“接待”一个个的学员,低着头继续跟我下棋。

    这下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是对他的技术有了一定的了解,尼玛,我们两个这棋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这完全下的我是看不到人生的希望啊。

    终于在我又被他下输了之后,老人也又是哈哈的笑了起来,看他的那个样子,我也是气的要死,不过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赢不了就是赢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