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转头带着那些的人开始往出走去,身影也是开始渐渐的变得消失,我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是没有要过多跟我说话的样子,起身也是朝着别的方向走去。

    我现在的身上痛得不行,虽然有那白色的力量在开始慢慢的修复,但是这还未修好的伤口还是让我疼得动弹不得。

    “姑,姑娘.”我的话语还没说完,她的身影就已经窜进了这林子之中,虽然不是我见过的最快的速度,但比我强快得却是太多。

    坐在这里的我也是暂时的不能动弹,身子上疼得要命,尤其是这胸口的位置,那白色的光芒还覆盖在胸前的伤口之上修复,但是现在我却是什么都干不了。

    慢慢的等了一会我却是听到了阵阵轻盈的脚步声音,我也是迅速的朝着声音的地方看去,要是现在来个人,就算是碎体期的也是能把我杀死。

    当我转头看去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印象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过现在的她,确实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这身高长高了一些,面容和身材也是有了稍微的变化,她离开这一回,仿佛在她的身上过了一些的时光使得她生长了不少。

    再次看到这白心纯,心中也是变得高兴的不行,她那原来那一直在风袋里面一动不动的样子,也是给我吓得不行,而且要不是那根微小的细线跟她连着,我甚至都会以为她已经死了,现在再看到她,别提有多激动了。

    心纯还是像以前一样,一身银白色的装束,光着着脚丫,一段的时间没见更加的美丽,这样的说是仙女也不过分吧。

    光着个脚丫子一步步的想着我走了过来,到了我的眼前,也是弄了下裙子坐在了我的身边,脑袋也是枕在了我的一侧手臂之上。

    这平平常常的样子,已经是我很久没有体会过得了,这样的感觉怎么说呢,很好吧,虽然心纯只是把武器,但我却一直把她当一个真正的女孩来看待。

    胸口上的伤口慢慢的回复着,而我们两个也是坐在这棵的树下,心纯的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已经睡着了去,长长银白色的头发,也是从她的一侧垂了下来。

    萧瑟的风声在树林里面吹动着,这一场的战斗也是从上午来到了这下午,夕阳撒下了金色的光芒,胸前的伤势也是被这白色的光芒回复的差不多,骨头也是都已经的链接之上。

    这骨头都已经好了之后,这皮肉的修复就是变得简单了很多,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体内的灵气也都是已经回复到了圆满。

    木属性的气息不断的在体内的伤势中运作着,有了灵气的支撑,这木属性的气息也是源源不断的从体内那五行当中不断的产生,身上所受到的伤也是被木属性气息修复。

    来救我的那个女人感觉很是熟悉,我们以前肯定见过,但是这到底是谁我却不知道了,不过这次我也是知道那个女人和那个人的名字,北尘,沐曦。

    看这身旁那熟睡着的心纯,这近距离的看过之后果然发现她的样子变化了一些,脸蛋上的稚嫩变得少了,说来我体内那白色的力量肯定是跟心纯分不开的。

    这心纯的身世我也是越来越看看不懂了,接触的东西越多,这心纯也是让我感觉越神秘,灵品的武器,快要到达灵品的武器,没有一个说要能变成人或是其它什么东西的。

    白心纯的出现,那股强烈的白光也是显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这心纯变成灵枪回到我手上之后,那白色的能量也是直接的来到了我的体内,而且还把另外的那股力量逼了出去,这也就说现在的这股力量比那神秘力量大了很多。

    起身把熟睡的心纯抱了起来,这身子确实是长高了一些,但这重量还是那么的轻,丝毫想不到这么轻的重量在变成了灵枪之后可以施加那么大的力量。

    从风袋里面掏出了一件衣服盖在了心纯的身上,现在心纯的面貌我实在是还拍的不行,原来那面貌就有要冲上来打死我的人了,更别说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伸手刮了一下心纯的琼鼻,她也是微微对我有所感应,小鼻子皱了一下,伸出双手抓住了我的衣服,那小鼻子也是又放了下来,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继续的睡了过去。

    我看到了这心纯之后又是嘿嘿一笑,能得到这样的武器,也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一了吧。

    微风吹起,心纯的长发也是随风飘动了起来,显得异常美丽,把盖在她身上的衣服紧了紧,变抱着她开始往林子外面走去。

    抱着心纯走在这林子之间,那夕阳撒下的余光也是有丝丝照耀了下来,在这秋天的季节,也有着秋天的清爽。

    走出了这林子之后,也是又是告别了一场的苦战,三番两次的进来,无不是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战斗,还是我福大命大一次次对我活了下来,可我和那女人无缘无故,她来救我的意义又何在

    这通往林子的路很多,但我却一直在这条出口进进出出,不为别的,离我们住的地方近啊。

    这刚刚的出来,也是直接的感受到几股熟悉的气息,朝着这四周看去,也是从一块的大石头的后面看到了两张哀怨的双眼。

    领头的就是那龙晓儿,气鼓鼔的鼓起了两腮,两个大大的眼睛也是直直的朝着我这手上抱着心纯看了过来。

    看这那一幅幅鼓起来的小脸,我也是显得很是好笑,这次来的也只有那龙晓儿和李月馨两个人,其她人的身影完全是看不见一个。

    “好了好了,躲在哪不累吗”看这龙晓儿那两个人我也是显得好笑,平时上看似什么都争的人,这时候却是显得这么的团结。

    两个人鼓起来小脸气势汹汹对我朝着我走了过来,往哪里一站,双手一掐腰,“龙毅哥,她是谁”,说着小手也是往着怀里心纯一指。

    看这她们两个人的样子我也是知道这件事不解决也是罢休不了了,不过这件的事情迟早是会让他们知道得,再说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

    伸手捏捏心纯的小脸,也是张开了两个大大的眼睛朝着我看了过来,还不待我做些什么,伸手就搂住了我的脖子,也是又把脸贴在了我的胸膛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