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的鲜血从他的手臂中冒出,红色的血液全被那双的护手吸收到了里面,护手上也是开始散发着红色的气息。

    血液流的越多,那北尘的脸色也是越来越差,不过那围绕着护手的红色气息也是越来越浓,渐渐地整个黑色的护手都开始变成红色。

    我这灵枪力量渐渐的消失,而他那扇子的力量却是越来的越强大,待这灵枪力量消失的差不多之后,上面的金色色光芒也是消失,蓝色的火焰也是变得越来越稀。

    这灵枪的力量消失了之后,我的力量也是消失的差不多,大量灵气的消耗没让我直接倒过去也已经是我最后的坚持。

    他的扇子用力一扇,我手中的灵枪也是直接的飞了出去,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用的力量很大,呼吸都有些的困难。

    “这个学院里面还没有几个敢反抗我的人,把速行决交出来,我让你死的快点”,他的话说着,手中的力量也是又开始继续的用力。

    有气进没气出,说的就是我现在的这情况吧,嗓子难受的厉害,还不待我有什么动作,一把把我提了起来,举起右拳就一拳打在了我的胸口之上,“既然你不说,那就只有杀了你我自己来取”。

    听着他的话,我???你这前后给我的时间才多少,我这什么都还没干啊,这一股巨大的疼痛从胸口传了出来,随着一口老血的喷出,我也是直接的飞了出去。

    他的这股的力量很大,一拳把我胸前几乎度打穿,被他打下去那胸口上的骨头全部的碎掉,本来鲜血应该会一块传出来,但我那血液仿佛直接被他那拳套吸走了。

    一拳把我打出去十几米之远,他本来的力量并没有多大,但是那拳套一显现出来之后,却是力量大了几倍不止,这一拳打得我也是七荤八素。

    直直的飞出去撞穿了几棵的树木,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在一棵大些的树前停下,后背都印在了那树里面,嘴里的鲜血也是直接喷了出来,胸口上也开始滴起了滴滴的血液。

    这一股的力量给我造成的伤害不是一般的大,眼神开始麻木,意识也是模糊,全身上下也是因为这股的力量打得没了直觉,前胸整个的出现了一个的窟窿,说来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我竟然没死,这也是令我惊叹不已。

    朝着胸口的位置看去,竟然是发现了一点的紫色开始往胸前的伤口上蔓延,但是待这东西还没什么动作的时候也是又从旁边看到一股纯白色的东西也是朝着那伤口蔓延。

    待两个东西接触的时候,却是像是直接的打了起来,白色和紫色的能量怼在了一起,不过那白色的能量仿佛比那紫色的强大很多,一点点的把那东西磨灭。

    那紫色的能量也是不甘心的厉害,顿时的收了回去从我的伤口中直接的掉到了地上,然后直接的钻入了地下,而这东西走了之后,我体内那一只伴着我的神秘力量也是变得消失。

    虽然那紫色神秘力量很是影响我的心智,但是它毕竟帮我拿么多次,把我一次又一次的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现在的这股力量的消失,也是让我那保命的手段少了一个,不过现在却又多了那白色的力量,我的身体也是越来的让我看不懂。

    一丝丝的白色能量开始蔓延,一点点的爬上我的伤口,在那骨头血肉之间不断的覆盖着,暖暖的感觉也是从伤口的地方传了过来。

    看来这股的力量也是不一般的强大,我的现这一副骨头破碎,只有吞噬那龙和凤的气息,才能修复我这受伤的骨头,因为这我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但现在这白色的力量却是可以直接的修复。

    这股暖暖的力量满满的传出,但感觉好修复还需要一段的时间,而现在的那个北尘却是朝着我这里走了过来。

    他把那把的扇子装到了怀里面,两个胳膊上的护手在打完了我之后变得更加的红,红色的气息也是变得更加的浓郁。

    一步一步的踩在这地面之上,本来是好好的树林,却被我直接撞出了一条路来,几棵好好的树木也都是从中间出现了一个大洞,连续的贯穿几棵树到了我的这里。

    他慢慢的从哪洞里走过来,穿过一颗的树,双手往着书上一捏一棵的树木就是从中间断裂开来,一直的走到我的面前,他的后面也是倒了一棵棵的树木。

    走到我面前机几米的地方的时候,也是冲着我一笑,“好了,你是第一个在碎体期阶段来独战斗我们剑门的人,要是给你一定的时间,一肯定会超越这些的人,但你却没有那个时间了”。

    他说完了之后,也是用脚一狠狠地踏在这地面之上,一跃而起握着拳头朝我打了过来,他的这一拳的力量我可是见过的,要是这再给我的身上来上那么一拳我可没有握把还能活着。

    现在他的身子离我越来越近,那血红色的护手也是散发着红色的气息包围了他的整个拳头。

    这一拳迅速的来到了我的面前,拳头带起的风也是挂的我的长发向后飞起,眼见这拳头到达我面前的时候,却是突然的出现一道曼妙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看这这道的身影感觉很是熟悉,这看似柔弱对我身影却是举起了一掌朝着那蕴含巨大力量的拳头迎了上去,想象中那北尘巨大的力量并没传出来,而是直接的两人相对上了。

    那个北尘也是明显没有料到会在这个时候有人来阻碍他,那平静的脸上也是开始变得狰狞,“沐曦,我可不记得你们鹤门还招收男人”,“这个自然不用你多说,我只是受人所托”。

    他们的话语传出,虽然不是很能听清他们的一言一语,但我却知道,我的命好像是被人给救了下来,而救我的人却还是一位女子。

    “沐曦,你别以为你是鹤门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你们是什么处境你还不清楚吗,嗨哟多余的力量和我们作对”,“我知道什么处境,但我的命令是要我来保护住这个人”,“今天你说什么都要护着他是吗!”,“正是”。

    他们两个的对话明显不是很和谐,任他宰割的绵羊现在却让人保护了下来,这种的感觉自然不用多说,不过他的力量并没有大过那个女的,冷声一声,转身便招呼着他们的人转身离去“沐曦,我们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