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的土尘过后在我那长枪所在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坑,一块块的石子都溅射到一边。

    那个被这股的力量炸飞出去了十几米之远,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半边的血迹也是在不断的流着。

    走过去捡起来灵枪之后,再次的朝着那些的人看去,现在的他们早已经没有了原来那神勇的样子。

    我也是再次的拿起灵枪朝着他们走去,趁着我这龙凤印记的力量还在,要对付他们并不难,但这一会力量消失了之后我可是不怎么有把握再去硬对他们。

    那五个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四个,五个人的时候都打不赢我,更别说是现在了,不过那几个被我打倒的人却是已经好得差不多,跟着他们又站在了一起。

    面对这这么多的人我也是无所畏惧,大不了一会把这手中的龙凤力量全部注入到哪灵枪之中,只不过到时候的那力量他们能不能阻挡就是我所不知道的了。

    随着我的接近,他们也是一个个的做好了准备的架势,只不过那股的威猛早已消失,“你敢打我们剑门的人,你以后别想再在这里活下去!”

    我朝着那说话的人看去,就是那个废我手脚的人,刚才被我吓得连声音都不敢吱一声,现在这人多了,却又来惹我,看来这剑门也没几个好东西。

    站在这一堆炼骨期强者的面前,我这一个碎体期的人却没有那么害怕,因为我有能够与他们一战的力量,也许这就是强者的感觉吧。

    说来也奇怪,在我那落天城的时候虽然这蕴含特殊血脉的人也很少,但却比这里的人多多了,前面的这几个人,从刚才的战斗当中我还真没怎么见过动用血脉力量的,难道说我落天城的地方出血脉强者的几率很大吗。

    现在的这几个人,紧紧的挨在一起,看样子要是不动那股的力量,要解决起来还真的是挺困难的。

    捏起了灵枪,右手的龙凤力量不断的往长枪里面送去,银灰色的长枪也是开始变得闪亮。

    这右手满满的力量都注入到长枪中之后,也是可以从这长枪之中感受那龙凤的力量,闪闪的金光也是从长枪中闪耀。

    我拿着这把的灵枪也是朝着他们跑了过去,这长枪中力量不断的闪耀,他们要感觉这力量也并不难。

    那个盾牌也是往前面一架,像什么巨大的尖刺也都是往前面怼,剩下的人也是吧手一个个的放在一个人的肩膀上,知道最前面放在拿盾牌的那人的肩膀之上,所谓的人多力量大,也是从这里体现了出来。

    虽然他们把一切都堵在了这防御的力量之上,如果要移动的话也会变得非常麻烦,所以我想要绕过去从侧面打他们也是不难的,但现在,我却想与他们一战。

    男儿吗,不热血,不好战还叫武修吗。拿着手中的灵枪朝着那巨大的盾牌就打了过去,是胜是负也就看这一下了。

    银灰色的长枪现在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前面的枪尖被我用蓝色的火焰覆盖,一枪便戳到了那巨大的盾牌之上。

    一盾一枪之间得争斗,现在却是显得犹如通话故事说的一样,各种这样的颜色都在这一刻间碰撞了起来。

    我这灵枪这归来之后的力量也是别我想得高了很多,我这注入的龙凤印记的力量都不是那最强的历练,但还是瞬间把他们那盾牌一枪扎得裂开了纹印。

    我这全靠的是锋利的力量,而他们靠的是十个左右人的合力挡着我的这股力量,蓝色的火焰覆盖着的长枪在盾牌上打着。

    两股的力量之间不断的碰撞,他们要是挡下这一下,我也是没有了还手的力量,也是他们挡不住这一下,相信他们也会伤的差不多,说到底这一切也还是堵在这上面。

    他们一个个的都咬牙切齿的,一个个的身上也都是被汗液打湿,而前面的那个人就更不用说了,两个的双手都开始冒出了丝丝的血迹。

    相比于他们我就显得太过的简单,只需要推着这股的力量往前就是了,我也没有太多的力量去施加,靠的就是这灵枪的力量了。

    现在的这灵枪不知道到底是有了什么脱变,这威力上升了也不是一个档次,满满的这被打裂的盾牌裂的越来越多,渐渐的这上面都覆盖了很多的裂纹。

    我这高兴的同时而他们却显得不会那么好了,一个个的也是因为灵气的消耗使得脸上的颜色变得太差。

    这样的时间也没持续多久,这盾牌裂得越来越多,一声的响声也是瞬间变得破裂,本以为这灵枪的力量会从他们到底中间冲不去,不过却被突如其来的人挡住了。

    挡住这在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要我那速行决的人。现在他的手下都伤的差不多了,现在他的这个头头也是出来了可这也是把我推入了绝境。

    他的一把扇子挡在了我这灵枪的前面,“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一个却区区碎体期的人,竟然可以打过这么多炼骨期的人,你的实力也真的是超出我的想象啊”。

    看这他的样子,我也是越来觉得越丑恶,你说的自己这么强,怎么不一开始就上来跟我打啊,现在我这都不行了,你才出来。

    我也是不想过度的跟他废话,也是不断的用灵枪朝前面刺去,他的力量虽然能挡住,也是并不那么好受,手上的衣服也是瞬间的变得破碎。

    要是在刚才我正强的时候,与他对战我还有赢得希望,但现在却是差得太多,这龙凤印记里面的力量也是满满的开始消散。

    眼看着力量消失我无法组织,也是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的力气去把这灵枪的力量扩到最大,他也是一瞬间的扛不住,手上的衣服开始破碎露出了里面的两个护手。

    他被这么一下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变,这样就说明他还能抗的住,可他能抗的住,而我却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敢招惹我北尘的人,就是死路一条!”它大声吼了出来,手上面的护手也是突然的有了动作,丝丝鲜血从他的手臂冒出来,不过却被那护手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