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的体力和灵气就耗费了许多,走不都成了困难,再来这么的一下之后,是真的一点站不起来了,虽然不知道那人是用什么东西打的,但这一下也是给我疼的不行。

    虽然身上受伤的地上并不多,但这为了应付那几个人体力和灵气消耗的太多,所以现在就算他们来的慢些,我估计我都走不了多远。

    噌噌噌几个身影落到了我的前面,落到地上的一共四个人,当我以为这结束了的时候,没想到又是一声的落到地面上的震动,石子乱飞。

    四个平平常常体型的人站在前面,后面还站着一个比她们高了很多的壮汉,在他的身上还扛着那最开始的四个被我打昏的人,可想而知他这力量是有多么的大。

    “哈哈哈,没想到你一个碎体期九段中期的人竟然可以应付这么多炼骨期的人,幸亏我们这次带的人够,不然的话还不得被你小子跑了”,一边说着话,也是一边向着我走了过来。

    到了我面前的时候,伸手抓住了我那刚张上来一些的长发,也是把我的上身给拽了起来。

    “小子,你要是把身上的东西全部都自愿的交出来,我们只费你一对双手怎么样”,看着他的那个样子,别提是有多猥琐。

    大男儿生于天地间,当得顶天立地,虽然我也怕死,但还没到那种放弃尊严求得生命的地步,张了张嘴,冲着他的脸上就是呸了一声,本来是想一口老血吐他一脸的,但是这时候嘴里面却是没有一点的血。

    他那一副等待着我说出好东西落的表情也是瞬间因为这变得极差,一只手捏着我的头发,一只手攥了起来,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

    这股剧痛的突然出来,也是让我的嘴里充满了血腥味,而我的脑袋也是因为这股的力量撞到了这土面之上,显得异常狼狈。

    这一下的打完之后,也像是对我宣布着痛苦的开始,拳脚的力量不断地往我的身体上打着,这炼骨期的一拳我现在是知道有多么的重了。

    这打了我一会之后,着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伤痛感,他这打下来的几拳比原来那被一堆碎体期的人爆锤要疼的多了,嘴里面的鲜血一口一口的往出冒,浑身上下没一块的皮肤还是好的。

    伸手抓起了我的衣服,把他的脸又是伸到了我的面前,“你小子很厉害是不是,现在在再给我厉害一个看看啊”,冲着我也是大声的说着,我要不是刚刚打过前面的那些人,打你一个还不是玩一样。

    吼一口的老血就是喷在了他的脸上,弄得他也是跟我一样满脸的血迹,还别说,这种的感觉也是贼刺激。“就,就你这样的,要是没前面的那几个人我能轻,轻松打死你”,不是我说话不流畅,而是这嘴里面的鲜血总是往外面冒,弄得嗓子难受。

    “哈哈哈哈”,他也是突然地发了疯一样大笑了起来,我也是笑着看着他,反正都是难逃一死,还不如死的男人一点。

    “我今天要你生不如死!”一把给我扔在了地上,抓起了我的右腿就是狠狠地一拧,顿时间这钻心的疼痛也是传了过来,就算是我这已经受过了太多伤疼的我也是仍不住的低吼了起来。

    这一下还不算结束,扭断了这一只之后也是又拿起了右腿,也是狠狠地一拧,我这右腿也是直接的断掉了。

    两条腿上传来巨大的疼痛,但是从大腿的位置往下却是没有任何控制的感觉,这股生不如死的痛感充斥着我的全身。

    一脚重重的踩在了我的胸膛之上,感觉着胸前的肋骨也是快要碎掉。身子一弯也是抓起了我的左手,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狠狠一拧,我的疼痛感又是传出,我的四肢也是已经被他费了三肢。

    当然了,这样子还不算完,一把抓起了我的那只右手也是嘿嘿一笑,“听说你的这只右手很厉害了啊,可就是不知道这断了之后会不会还有他所说的那威力”。

    他的话一说完了之后,捏起了我的右手也是用力的一扭,这疼痛感也是传了过来,不过我的这只手却是没有断掉。看到了之后也是来了兴趣,捏着我的右手一直在不断的呢拧着,这疼痛感不断的传来,可我这右手就是断不掉。

    他不断地继续拧着,但是拧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他是怎么样都无法再次的改变,他每捏一下,这胳膊虽然不断,但这疼痛还是有的,捏了一会之后也是给我疼的不行。

    这样持续了一会之后,别人也是有了动作,他旁边的一个人从风袋中拿出了一把金品快到灵品,尖刺状的武器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伸出手止住了还在扭我手那人的动作,“他的这只手的坚硬程度是有些古怪,就算是炼骨期的人被这样的扭也是应该会断掉,还是带回去给副门主看看”,那个人看着我跟捏着我手臂的人说着。

    “话是抬起头来就想再一口老血冲这么说,但是就要这样的带他回去吗,那些弟兄被打,他只受到了这点的伤害我不甘心啊”,听着他的话,我着他喷过去。

    我对他们的伤害有这么重吗,最重的那个也只是被我断了一条腿而已,你只都给我弄成什么样子,还补不上那些,但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别说动了,现在全身都是疼的要死。

    “哎你别着急,我这不是解决问题来了吗,你扭不断他的那只手臂,也就说明了他那只手臂有独特的坚硬度,要断他的手臂也不一定要只伤害胳膊啊”,说着也是地下了身子,拿着那尖刺状的武器就朝着我肩膀的位置指了过来。

    看到了这之后,我也是再也没有了指望,我以前也是用灵枪这样的断过手臂,而且这招式还是真的管用,以他的这武器要从那里断掉也是并不困难的。

    在他那尖刺举起了那一刹那之后,我也是闭上了眼中,终究这个该来的还是回来的,相信这我被废掉了之后他们应该也不会去找她们的麻烦了吧。

    这尖刺的武器也是快速的朝着我这肩膀上落下,这尖刺的威力陪着他的力量,使我这还没碰到的时候,就感觉着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等死的时间要比杀死的时间难熬很多,就这短短的落下的时间,我却是被一直的折磨着,就在这尖刺扎到了我的皮肤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抹白光也是闪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