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几个人走出去之后,那位的长老也是没再有了反应,冲着长老道了一声谢,也是开始往外面走去。

    伸手把神行决装到了风袋之中,看他走出去的那样子,这肯定又是少不了一战斗,而且,这次好像又招惹到一个门派的人。

    抬脚走出了还没走两步,变感觉着有一种一直被别人盯着的感觉,想想也知道是刚才的那个人了。

    既然知道这架知道躲不过,也没必要在这人多的地方打,而且也不知道对面有多少人在盯着我,反正去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位置总会不错。

    说到了有利的位置,在我的印象中还是那处的森林了,虽然没去过几次,但是这几次就让我把那森林的一部分认识的再熟悉不过了。

    朝着那森林的地方慢慢走去,这时候也是感觉到几波的人在跟着我身后面走,我也是没想到这么一会就叫了这么多的人,看这剑门也不是什么正经门派啊。

    到了这森林眼前之后,后面的人也是一直在跟着,我快他们也快我听他们也停,要不是有我这一身的体质,估计我还在傻着。

    到了现在他们这个位置也是忍不住了,也是开始慢慢的朝我行进,我也是嘿嘿,妈的我拔腿就往进跑。

    “糟了,让他发现了,快追!”这时候他们也是没再有要隐蔽的意思,两波的人合在一块就朝着我追了过来。

    哼,现在的位置和地势都是对我非常有利的,现在也是是时候多多利用一下我的属性力量了,随着脚步的快速迈出,体内的三种气息也是在不停的运作,现在就让我们好好玩玩吧。

    随着我在这森林里面快速的疾驰着,他们也是飞快的追着要说他们是想要请我下来喝喝茶,那么打死我我都不信。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和水属性的气息在不停的运转,微微的一控制,左手和右手之上就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液体和一团绿色的绿团,我这绿团当然不是那有灵智的,只是我体内的那气息。

    一团的木属性气息不断的在这树上丶地面上拍着,一股股的木属性气息进到了里面之后,里面就有了随我控制的东西,这也是对我变得有利了很多。

    至于这另一只手的水属性气息,当然就是找个地方想起来了,这只要水属性的气息离我不是特别的远,就算离开了我的身子我也是能继续的控制的。

    至于这另外一种的火属性气息就不能狗在这里当埋伏使用了,那火焰的温度太高,光是往这一放就能烧毁许多的花草树木,虽然这也未免不是一种的方法,但是现在却不合适。

    在这些东西做的都差不多了之后,我也是寻觅了一处的草丛隐藏了起来,要说现在用什么武器最合适,还是那匕首了。

    两把的金品的匕首握在了手心之上,也是等待着他们的到来,时间的点点低得过去,他们的脚步声也是越来越大,但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别动,他敢把我们引导这里来,肯定是有埋伏,我们.”,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我也是直接的松一边的草丛跳了出来,你说你们呢追就追,这么聪明干什么啊。

    从草丛跳了两步来到了他们前方的位置,扭过头来正对着他们,“诸位师兄,大老远来找小弟所谓何事啊”,我也是冲着他们笑着说到。

    “哼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你心里面自己清楚,那位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把神行决交出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否则.”,“否则什么啊”,我也是不要脸的继续问到,笑话,我辛辛苦苦攒了这么长时间的月火点买的东西,是你说拿走就拿走的吗。

    听到了我的话之后,他们一个个也都是变得咬牙切齿的,“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学院里面还没有敢这面对我们剑门的人!,都给我上,断了他的四肢,留给那位处置”,在他说完了之后,人群也都是冲了上来。

    看到了这场面之后我也是转身就跑,这被十几个炼骨期的人追感觉就是不一样,我也没想到为了抓我竟然用这么多的人。

    虽着我速度的疾驰,他们也是不断的追,而我也是迅速的往一个处草丛冲进去,傻子才会跟他们一直到你跑我追。

    我躲到这草丛之中,他们也是一个个凑凑的行我眼前行过,“喂,怎么见不到那小子的影子了,往哪里跑了”,“不知道,我们也都没有看见”,“算了,我们这么多的人还应付不了他一个碎体期的吗,分开了给我找,两人一组要小心行事,谁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鬼招式”。

    十几个的人,四面八方但是开始搜查,难道说他们以前见过我的英明事迹吗,不然的话怎么会对我一个碎体期的人这么小心。

    虽然不知道那领头的是怎么想的,不过和样的办法却真的是个好办法,这样我对他们下手的几率就小了很多。

    随着位置扩的越来越大我现在的这个地方也是没办法再去隐藏,转身朝着另一个地方跑去。

    虽然我还是很注意了,没想到还是被其中的一个人发现了,跟着一边的人就向着我追来,不过还算好的是,他并没把消息散发出去。

    “臭小子,你现在交回东西我们也许还会留你一命”后面的声音也是再次的传了出来,我难道会那么傻啊,被你们断了四肢这活下来还有什么的用处。

    等到了一定的地点,我也是朝他们嘿嘿一笑,他们看到了之后也是意识到了不妙,脚步还没有停下来,几根的藤蔓就附着到了他们的脚上,直接给他们绊了个踉跄。

    两个人都趴在了地上,我也是用手刀朝着他们的脖子上一下下的砍了上去,以我现在的这力量,要击昏一个炼骨期的人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前提是的给我机会,要是他们有了防范我肯定是没有办法的。

    现在解决掉了两个人,也是把这昏迷的他们用绳子给捆绑在了一棵的大树之上,拿出他们的月火令也是划了上去,两个人五千点的月火点就这样被我抢走,不过我也没全拿,还给他们留了一些,毕竟我也不是那种断人绝路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