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心的事情太多,要考虑的事情也是太多,到这种原因还是实力低下。

    走在这林子之中,显得异常的安静,晚上来的时候见不到人,这大白天来,也见不到人,也不知道学院弄出这片的林子有何意义。

    走了一段的时间,也是出了这片诺大的林子,前后一共来了两次,一次比一次的情况险恶。

    没有了巨大树木枝叶的遮挡,天空上的阳光也是显露了出来,渐渐的还是有些刺眼。

    待着适应了之后,前面也是出现了几个曼妙的身影一个个的在说着什么,而芷兰就被她们围在了中间。

    童菱菱待着她的那双绿色的拳套,掐着腰和绘心璃说着什么,而绘心璃也是不甘退让的跟童菱菱说着,这也顿时让我感了兴趣,朝着她们慢慢溜近。

    这里除了童菱菱的实力和我差不多,其它的和我也是有些差距的,现在童菱菱和绘心璃在说着什么,我这要悄声声的接近也并不难。

    离着她们的位置越来越近,也是逐渐的听清她们所说的是什么。“龙毅现在肯定遇到了很大的危险,要是我们不去帮忙的话,他要一个人应付不了怎么办”。

    “龙毅把芷兰送出来,而且可以叮嘱我们不要进去,这也是说明有他理由,我们进去要是妨碍到了他,拖了他的后腿怎么办”。

    “哼,拖后腿,那也只是你而已,我独自去找他”,说着童菱菱也是转身朝着森林的方向要去,不过却还是被绘心璃拦住了。

    “菱菱姐,你好好的想一想可以吗,如果龙毅真的需要帮助的话,早就让芷兰传达给我们了,他非但没传递这个信息,还刻意顶住我们不要进去,这也是有他的理由啊”。

    尽管绘心璃苦口婆心的和童菱菱说着,而童菱菱也是个下定主意不肯松手的人,“如果你今天非要拦我,那就只有打过再说了”,“菱菱姐,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还是相信龙毅有他的注意”,说着两个也是比起了架势。

    芷兰在中间不断的说着,但芷兰的那个性格和样子,明显就是不能说动这两个人的人,而龙晓儿她们几个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想要上去劝,但又想着什么,各自的在原地待着。

    看着这两个一副要打起来的架势,我也是无可奈何,这什么也没干,自己人先打起来了,我也是无奈的的叹了口气,要是再不现身,没准真的会打个好歹。

    在她们的脚塌在地面上的时候,我也是瞬间的来到了她们中间,这对于我的突然出现,也是她们没有想到的。

    绘心璃看到之后也是瞬间收住了力量,停在了离我还有两米的地方,可也就在这时候,另一面一股巨大的力量却稳稳的打在了我的身上,直直的给我打飞了出去。

    这股的力道不是一般的大,在空中转了几圈撞到了一棵树上,本来身子里面那还没有修复好的内脏,被这一震之后又是显得更加的疼痛,一口献血也是忍不住吐了出来,里面还夹杂着些许的血块。

    童菱菱一拳的力量我是知道的,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唱到这股的力量,这一拳再给我捶死过去。

    这一拳也是给我捶得七荤八素,弄得现在看事物的景象都开始有些模糊,这时候龙晓儿她们也都朝着我赶了过来。

    一左一右,龙晓儿和李月灵把我托了起来,绘心璃她们也都是来到了旁边,来来回回的不断看着我,而童菱菱却是举着拳头,愣在了那里。

    身子上的乏力还没有缓过来,内部的伤势也是没怎好,童菱菱这一下给我打的神清气爽,眼皮也是越来越重。

    童菱菱愣了一会之后也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一个劲的跟我道对不起,不过我现在却是没什么力气去和童菱菱争辩,身伸着手朝着她的头上摸去,碰到了之后我也是承受不住伤势的冲击,昏了过去。

    这次的昏迷也不是又睡了多长的时间,在我睁开了眼之后,有事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之中,想想这种的感觉就很熟悉,这也不是我多少次昏迷,有在这里醒过来了。

    身上那些的无力之感已经完全的消失了下去,平时没觉得身子有什么好的,但这一受了重伤再好了以后,感觉却又是另一个的感觉。

    晃了晃脑袋,转到一边准备要再睡一会的时候,却有是看到了一张精致的面旁,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式那一拳给我打的差不多的童菱菱。

    想想我们上次这样躺的时候还是在家的时候,现在距离那快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了,也不知打父亲他们怎么样了,诺达的产业会不会被别人所盯上。

    现在感觉身子上面重重的,抬头看了一下,发现是童菱菱那巨大的绿色拳套,还有她那细长的腿也是压在了我的腿上一只。

    童菱菱摘下过全套的次数是我屈指可数的,其它的时候一律都是待着拳套,不管是有没有危险,多么的放松,拳套就是不摘。

    一个人时刻武装这自己,要不是就是自己很喜欢这服的武装,以至于睡觉的时候都不肯放下。

    还有一种便是感觉不到安全感,或者是小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让她刻骨铭心的事情,才让一个女孩天天带着两只巨大的拳套。

    而我眼前的这个人儿明显便是那后面的情况,就算是在这里睡着觉,眉毛却还是聚在了一起,这可见她的烦心事影响了她多深。

    童菱菱是留着一侧的刘海,躺在这面刘海从脸颊上垂淌了下来,头发划过鼻子,隐隐还有着痒痒的感觉。

    看到这样的童菱菱,我的小心思也是动了起来,轻轻的拿起她的一抹头发,在她的鼻尖上慢慢的滑动,童菱菱也是有了感觉,鼻尖也是略微的抽动。

    在玩闹了一会之后,童菱菱似乎也是忍不住了,巨大的拳头一下就伸了下来,从我的鼻尖上掠过,抹了抹鼻子,然后放回去继续的睡。

    我也是噗呲的一笑,想要伸手再去**童菱菱的时候,大大的睫毛带着眼皮也是睁开,看到了快到她脸颊的手指。

    我这刚要收回来,却是被她一口咬住,两排的洁白的牙齿轻咬我的手指,巨大的拳套又是伸了过来,我还以为她要惩罚我的时候她却把我楼了过去,贴紧了她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