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脚的力量也是大的不行,一脚也是给我踢出去几十米之远,身后所撞的树木也是不停地倒着,待我反应了过来后,也是把住一棵的大树停了下来。

    转身落到了地上,前面出现了一道整齐的道路,本来是许多的树木和丛林相加,现在却是被我撞出来了一条好好的道路。

    朝着自己的腹部看去,现在这上面的伤痕还没有恢复,可见他那一脚力量的强大,不过好在这个状态下得我,有了全方面的提升,这样有了让我挥霍的力量和防御的东西。

    待着停下来了之后,也是又开始运转起了武灵诀第三决,灵气消耗的更加迅速,不过这全方面也是都上涨了很多。

    掏出了两把的金品长剑朝着他冲了过去,他的武器则是两对的钩爪,金品的钩爪上渐渐的还散发着丝丝异样的气息,看样子是有了要晋级灵品武器的样子。

    现在的我也是有了和他对抗的力量,虽然这武器上差了点,但是我的右手却是充满着龙凤印记的力量,这都足以时不时的挡住他钩爪的一下,不过也并不是都可以挡住,伤害还是会受一点的。

    他给我造成的伤害,我可以用木属性的气息和这股神秘的力量去修复,而他要是受到了伤害,他再次修复的皮肤就是那黑色的皮肉,一块的地方受伤之后,会使他受伤的地方变得更为坚硬。

    长剑和钩爪之间不断的碰撞,四处的事物也都是遭了殃,时不时地就倒了一棵的树,现在的场地之上也是变得坑坑洼洼,可以见得这场战斗的惨烈。

    在打了这半个多时辰之后,我也是快不行了,这武灵诀第三决开启是太过的消耗体力和灵气,而他却是越打越精神,为了让灰色补满他的身子,有许多的攻击也都是用身子去档。

    现在的它,身子上已经布满了大量的灰色肌肤,不得不说的他那灰色肌肤是真的恐怖,坚硬程度让我的一剑砍在他的身上都变得没有多大的反应。

    现在的场面变得已经是对我非常的不利,他现在越来的越强大,而我的体力和灵气都是坚持不住我现在的力量,而现在的这股力量只要少了一点之后,我也是就又变得全方面比他弱。

    现在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就是这武灵诀的第四决了,体内的灵气就算会能够放出来灵气,也是支撑不了多长的时间,现在只能找机会给他最痛的一击,而且这时间也是不能托得太长。

    他现在是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一副的嘴脸也是变得越来越夸张,本来之前想要去狠狠的爆锤他一顿,没想到现在有了机会,却没有那个能力。

    我的武器也是变得伤痕累累,被他那钩爪抓的已经都不怎么成样子,现在的机会也就已经是那最后的机会,握着手中的长剑,也是朝着他又打了过去。

    他现在看我的表情也是越来越蔑视,以至于我现在朝着他打去,他都已经是没有多少的反应,举起了钩爪,准备来迎接我的攻击。

    现在他这最为轻蔑的时候,也是我动用属性气息的时候,原来没有很好的把握,不敢去动用这属性的气息,毕竟被他提早的知道了之后也是没有任何的好处。

    拿着长剑向他冲着,在距离他很近的时候,也是从手上出去了一团黑色的液体,他看到了之后也是轻蔑地一笑,挥舞着爪子就打在这上面,打的支离破碎。

    双剑再次的和他的钩爪对上,一道的火花我们也是僵持在了这里,他的脚又要朝着我踢来的时候,我也是一笑,单脚一踏地面,也是从下面的土地之中窜出来了一团绿的树藤,直接缠在了他的激励我的腹部还有几厘米的地方。

    他也是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么一下,一条灰蒙蒙的左臂带着那钩爪瞬间向上谈开了我的双剑,我也是没有想到它还有这种的力量,不过现在对接下来的影响也是不大。

    我的双剑也是顺着他的攻击向上弹去,我也是顺势松开了这两把的长剑,也是瞬间的都飞了出去。

    他也是哈哈的一笑,毕竟现在的场面没有了这武器就是意味着没有了对抗的力量和伤害他的东西,“去死吧!”他的声音传了出来,两对的钩爪也是直穿我的胸膛。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那残忍的笑声也是突然消失,清秀的外表也是变得非常狰狞,痛苦的声音直接的传了出来,是我的那团的黑水流淌到了他的手上。

    这个时候也是我最好的机会,武灵诀第四决的运转,也是让我的一口血喷了出来,身子也是一瞬间承受不住这股的力量,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不过这个时候我的树藤就是起了作用,从身子的后面长出了几根的树藤,支撑着我的身子,再次朝着前面倾了过去。

    我也是趁着这最后的时候,聚集着龙凤印记的右手,和一瞬间的武灵诀第四决提升的力量,在右手的紫色覆盖的长长的指尖上出现了一丝丝蓝色的火焰,朝着他那脖颈刺了过去。

    他此时也是意识到了这股力量恐怖,狰狞的抬起双手不过为时已晚,因神秘力量出现而长出的长长的指甲,也是从他的下脖颈直接穿过,直达他的头顶,一击致命!

    伸手从他的脖子里拔了出来,也是带出了一片的血迹和白色的东西,他临死前那瞪大的眼神也是不相信我到最后还有这种的力量。

    他的身子直直的向后面倒了过去,而我体内的灵气的消失的一空,武灵诀的力量没了,龙凤印记的力量没了,紫色的皮肤也是消散,我也是直直的躺在了这地上,意识开始显得模糊。

    躺在这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息,身体上疲惫不堪,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是那那神秘的力量修复的完好无损,但是我刚刚动用那武灵诀第四决所造成的内部伤害却是没有修复。

    瞬间的震荡对体内的伤害也是极大,一瞬间抽取的生命力也是让我苦不堪言,这一共使用了两次的第四决,我现在的寿命也已经是减少了几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