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擦拭了她的眼泪,虽然能抹掉她的眼泪,但是她的眼泪却还一直在流,还在不停的跟我说这对不起。

    我也没有要怪她的意思,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她也再用手擦拭着再次流下来的眼泪,不过看着她这头上许多的白色秀发,就是感到一阵的心痛,芝兰这无缘无故少去了一半的寿命,估计芷兰还并不知情。

    我木属性的气息虽然能恢复几年的寿命,但这芝兰差了短了将近一多半的寿命,以我现在的能力也还是补不回来。

    我们这样的动作还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就听着那边被撞碎的树林中传来了响动,我们两个同时朝着那边的看去,一个身影也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啊,你的身上让我感兴趣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现在真想撕碎了你,看你还有多少我未知的东西”,残缺了一只手臂的他,也是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要是这碎体期九阶段前期的人挨了我现在的一拳,不说被我打死,起码也要打个半死,震个残废还是有可能的,现在他还能朝这里走过来,我也是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

    就算是我平常全力给他一拳也不是他能承受的,更不要说现在了,他现在不管是身上的伤势如何,还有着能行走的力量,看来跟他吃的那颗灰色的珠子有很大关系。

    “芷兰,你先走”,转着头跟芷兰说着,而芷兰听到了之后却也是摇了摇头,就算是她心思单纯,但也不代表人家很笨,让她一个人走,也是让她猜出了个大概,眼前的那个家伙不是那么的好对付。

    在我跟芷兰来回的讲着的时候,那个人的身影也是开始变得清晰,那只断臂的地方,浓郁的灰色影子在哪里不断地环绕,身上的灰色气息也是变得越来越浓郁。

    转着头朝着芷兰看去,这丫头一脸宁死不走的也是让我无可奈何,伸手捏碎了童菱菱的灵信,然后用手上的木气息控着,捏出了一米多高的木人。

    这个木人的出现,明显也是惊到了芷兰,要说她没去过木灵塔那是不可能的,我前面的这个木人和那里面的长的一样不说,而且还要比她见过的气息浓郁很多。

    “芷兰,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这个木人会带着你出去,找到龙晓儿他们,记住,千万不要让她们进来”说着伸手在芷兰的勃颈上一点,她那本来不怎么好的身子也是变得更加的虚弱。

    我没有伤害她,只是暂时用灵气封住了她的行动,要是再这样犹豫下去,那个人比我们想象的强大,那么谁也跑不了。

    伸手抱着她的身子,把她放在了小木人的身子上,这个小木人是由我自己创造出来,所以这也会受我的控制,意念微微一动,也是抱着芷兰转身就跑,头都不回。

    我的小木人虽然没有木灵塔五层木人的实力那么强大,但是护送芷兰出去也是并不不难,遇到实力不怎么高的武修也是可以跑上一跑,而且龙晓儿她们也正在往这里赶来,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事情。

    这家伙离我的位置越来越近,我也是开始控制着体内的灵气不断地摩擦,武灵诀第二决也是正在不断地运转,我的气息也是正在往上增加。

    当他走到我面前的时候,身上也是完全看不到一点的伤势,就算是被我那一拳打中的地方,衣服都已经破碎,但是里面得皮肉也是完好无损,并不应该说是完好无损,应该说他那原来的皮肉,已经被灰色的肉代替。

    再次的见面也是没有任何的废话,他攥紧那还在的手臂就向着我打了过来,不知道他原来的速度有多快,但是现在的速度跟我完全的不相上下。

    一拳的冲击,他的身子上也是布满了灰色的能量,现在的速度行动起来就像是一个灰色的影子,我的拳头也是抬起,一踏地面,朝着他迎了过去。

    一紫一黑的力量瞬间碰撞,巨大力量震击的波动也是向着四方也是冲去,这旁边本来就没有多少好的树木,现在也是围着我们最近的一圈向着外面飞了出去,现在我们的力量,早已经跨越了我们的等阶。

    一灰一紫的力量在中间碰撞,地上的尘土也是四散而飞,没想到吃了那颗的珠子之后,他的力量竟然是提升了如此之多,他所吸走的那些生命气息在他的身上没有一点的增加,难道说它都弄到了这颗柱子里面吗,还是他那吸收生命的力量就是靠的这颗珠子。

    我们这一拳的对上之后,他那满脸的笑容也还是没有消失,这也就可以知道他知道了我力量同时,还有着能对付我的手段。

    现在也不是犹豫的时候,往着右手的龙凤印记里面就注入了大量的灵气,强大的力量涌现了过来,一拳朝着它的胸口上打去。

    他看到了之后也是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起了一种邪笑,那本是空空的,被灰色影子所覆盖的地方,迅速的开始凝固,一条灰色的胳膊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就当我的拳头快要碰到他的时候,他的左手也是迎了上来,直接的抓住了我充满龙凤印记力量的右拳。

    他现在的力量简直是超乎我的想象,现在的这一拳虽然不是我最强大的一拳,但是也极为的接近了,没想到竟然还能被他这么轻松的抓住。

    我现在的右手被他攥得没有一点能够动弹的迹象,一股巨大的力量稳稳的锁住了我的右拳,他的那只灰色的手一拉,我也是被这股力量带得向前倾去。

    我和他对上的那一拳也是没有了对抗的力量,他的拳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力量,一拳朝着我的肚子上打来,我也是赶快的去用左手防御,这一拳打在我的手臂之上,也是一下给我打的不轻,手臂上出来一股剧烈的疼痛。

    他的进攻还不算完,抬起了脚就是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之上,我的身子被他拉的前去,能勉强挡住他的那只手已经是我的极限,这只的脚我是没有什么防御,稳稳的给我一脚踢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