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在用一只手抓着芷兰的头发,另一只手撕着她的衣服,我的怒气也是一瞬间的上涨了起来,朝着他冲了过去。

    不过在冲到离他几米远的时候,我也是不得不停下,一把的匕首顺着芷兰的脸上划动着,然后游走到了她的脖颈,只不过并没有划出血。

    “看来你对这个女人很是执着啊”,在他说着的时候,手还在她的脸上面划着,一举一动之间都在让我的愤怒上涨,但这个时候却不是冲动的时候。

    “你想怎么样”,随着我的话语传出,他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伸手到怀里,一把金品的匕首拿了出来,扔到了我的眼前。

    “割断自己的手筋脚筋,然后给我跪下磕几个响头,也许我会考虑放开她”,捏紧了拳头,但是我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伸手捡起了这把的匕首。

    把匕首拿了起来,放在了左手手筋处,要说谁能迅速的割下去,这打死我我也不信,这手脚筋都是自己身上的东西啊,现在要亲手割,哪那么容易下得去手啊。

    也就在我这犹豫不觉的时候,他的那把匕首也是放在了芷兰的脖子之上,不过他并没有用匕首,而是用手指捏住了芷兰的脖子,随着他的手指用力,芷兰也是咳嗽了两声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我,不过她的嗓子被那个人遏制住,张开了嘴也是说不出来话,只是一个劲的冲我摇头。

    “你是想要她死吗”,说着他的手指也是更加的用力,而芷兰的脸色也是被憋的通红。

    现在的事态也不是我说能阻止的就能阻止的了得,右手在左手手筋处用力一划,一抹的下献血就随着这把的金品匕首飞了出去,而我的左手也是没有了控制。

    强咬着牙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这亲手割自己手筋的感觉是真刺激,这股的疼痛也不是一般的疼痛可以比得上的承受的。

    就算是武修,这筋断了也不是那么好修复的,皮肉能自行修复,而这筋,该如何自行的修复啊。

    他的笑声也是传了出来,笑声很大,笑的很是奸诈,和他那一副正人君子的外表没有一点相符的样子。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别犹豫啊,继续”,听着他的话,要不是有芷兰在他手里,我早就上去一拳打在他的狗头之上。

    拿着这把被我的鲜血染红了的匕首,弯下了身子,冲着自己的后脚跟上也是又划了过去,两刀之后,也是没有了那战力的能力,跪到了地上。

    抬着头朝着他看去,他也是笑的非常的猖狂,而他怀里面芷兰的眼泪也是不停的在脸蛋上划过,那略显苍老的面孔,也是可以看的出来没变成这样以前是个美人。

    “别犹豫啊,还有你的右手呢,是不是还要我给你示范一下啊”,说着话,他也是把那把的匕首拿到了芷兰的手上,说着就要划下去。

    芷兰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多的了,她还只是个单纯的女孩,如果要是我当初早点出售就她的话,也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住手!”我大声的喊了出来,也是把匕首放在了嘴里面,用牙叼住,朝着右手的手筋上划过,又是一抹的鲜血,也是带走了我的右手活动能力。

    四肢上传来钻心的疼痛,我的四肢也是彻底被我废掉,鲜血不断的流出,也是不断刺痛着我的精神。

    “哈哈哈”,他的大笑的声音传出,捏着芷兰的脖子向旁边一扔,芷兰也是飞了出去,撞到了一旁的树上,吐出了一口的献鲜血。

    他也是迅速的来到了我的眼前,一把捏在了我的脖子之上,而我的呼吸也是被他捏的不均匀。

    “你不很能跟我作对吗,你不是很能强吗,现在怎么在我面前这一副打完样子,而且还要给我下跪啊,哈哈哈”,说着话,也是一拳一拳的朝着我的脸上打着。

    他的阶段也不算低,这一拳一拳的打击到我的脸上,一阵阵的疼痛不断的传来,一股的鲜血吐出,他也是把我的牙硬生生的打掉了几颗。

    他这样的打了半天,也是气喘吁吁,而我的脸上也是青一块肿一块的,感觉又脸比左脸大了很多,嘴里面也是充满了鲜血。

    他说这也是又从风袋里面掏出了另一把的金品匕首,两把的匕首朝着我的脸上划来,一瞬间便感受到了脸上出来的疼痛,献血也是溅到了眼上。

    他一边的说着什么东西,也是一边的用匕首在我的脸上划着,脸上划完了之后还不甘心,朝着胸口上又是接着划,划了不知道多少刀,但就是没有要杀死我的样子。

    我的意识也是开始模糊,木属性的气息也是跟不上他造成的伤害。此时全身的痛处已经把我的精神变得麻木,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来就她,这样的问题响在脑海。

    有些的事情明明知道做了之后还是会后悔,但是要是不去做,那么心里面也会是不答应,有些的东西天生就是生在骨子里面的,想改,很难。

    现在我能听到的声音就只有芷兰哭泣的声音和他用刀子划和他叫骂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能抗,都被打成这样还是没有昏迷。

    “等你死了之后,我再去亲自拜访你身边的那些亲朋好友还有你的那些女人,哈哈,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她们的,看看她们的姿色,身上的气息一定很浓郁,哈哈”。

    他所说别的话,我是听不怎么清楚,唯有这句的话,却是直冲我的脑海,“你要是敢碰她们一下,就算我在九曲黄泉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你呢,就安心的死去吧,她们我会帮你好好的照顾的”,说着之后,也是一匕首朝着我的心窝处刺去。

    这个匕首离我越来越近,我也是等的这个时候,他在要杀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我的时候,肯定是注意力最为低弱的时候,我的身子一扭,这一身的疼痛也是疼的要命,不过还是躲过了他的这一击,而我那不怎么完整的牙齿也是咬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上下两排的牙齿直接咬在了他脖颈的一块肉,大量的鲜血不停的从他的脖颈涌现出来。

    他此时也是没有了要杀我的时间,双手捂着脖颈后退,一只手哆哆嗦嗦打完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些疗伤的药物抹了上去,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扔掉了手上的药物,从风袋又拿出一颗灰色的珠子,这颗的珠子还在不断的散发着灰色的气息,让他直接一口吞食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