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丹药浮在手上,微微的一感应,雷电那股清晰的力量就在那丹药里面浮动着。

    现在的这颗手上的丹药,应该都已经称为不了是回复灵气的丹药了,这一颗丹药服用下去,伴随的不光有回复的丹药,还有那残留的雷电力量。

    这加入别的属性的丹药我还是这第一次练,尤其这属性还是我没有掌握的,极为强大的雷属性。

    现在平静下来想想,现在这颗我对我没什么用的丹药,练这的过程也是相当危险,一个控制不当,不止我这炉子,就连我这所小房子都不报了。

    本来用别的属性包着这雷属性就相当的危险,更别说把这雷电融合到那丹药里面了,刚才那突破时的一激动,差点都害得我丧命在这里。

    不过这颗的丹药也是练出来了,那我是不是也有着成为那炼丹大师,炼丹宗师的潜力啊,哈哈。

    大笑了两声,也是站了起来,把丹药好好的装到风袋之中,这也算是我的作品之一啊。

    站起来了之后,也是往着旁边的床上一趟,雷电没了之后,这股的力量也是可以好好的感受出来,这皮肉的强度明显比以前强了很多。

    还没躺多长的时间,开门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一声剧烈的开门声,一个人出现在了我的门口,不过这也伴随另一声碎裂的声音。

    进来的是炎硕,他这急匆匆的进来,也是没有说话,而是跟着我朝着一个地方看去,那远离一个大大的丹炉,现在却碎成了一地。

    我们愣了半天,我也是没有过多的反应,这丹炉用久了,也是到了该换的时候,能顶完我练完那颗丹药,也是尽了自己最后的力量。

    我这叹息的摇了摇头,本是这无心之举,却在炎硕的眼里面成了大事,跑过来就一把抱住我的腿“龙毅老大,我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着我说着。

    我这刚要抬起手让他放开我,没想到他却哭的更厉害了,我也是这无奈的要死,我这什么都没说,你就这么懂事的吗。

    “好了好了,我又没怪你,有什么事赶快说”,看着这个胖子,我也是无奈,胖子听到了之后两颗不打的眼睛也是一亮,不过哭声却还没有停止,“真的吗龙毅老大,你不会一会在打我一顿吧”。

    看来我也是真的给他吓得不轻,“你要再不起来,我现在就揍你一顿信不信”,捏起了拳头,一股的力量就开始在拳头上翻涌,胖子也是感受到了这股的气息,赶紧松开后退了几步。

    “胖子,你有什么事快说好不好,我这还要休息呢”,看着这个胖子我也是无奈,不动用点武力,这胖子也是看不清形式。

    炎硕站起来了之后,那副的表情还是没有消失,但听到我的话之后,那一副可怜的表情瞬间消失,我也是真后悔刚才没锤他一顿。

    “龙毅,出事了,晓儿弟妹她们有急事要找你,你快去看看吧”,看着他那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随着炎胖子走出了门。

    到了这外面之后,也是看到了那几个正在来回走动的漂亮人儿,见到了我们之后,她们也是迅速的迎了上来。

    “龙毅哥,刚才一个男人迎上了我们,把一封信交给了我,说是想要就她,就一个人去那个地方”,说着龙晓儿把一封信交到了我的手里。

    我皱着眉头打开了这一个打完信封,一张的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看着上面写的那些的字,我也就确定了这次找我的人选,就是那芷兰身边的男的。

    上面写的那些字都是很工整的,不过却是显得太柔。上面大概的意思就是芷兰被他带走了,想要去救芷兰,就去我原来去过的那个森林,而且就准我一个,其它人不行。

    各种的事情很多,往往就是这种的事情最难办,把别人的把柄捏在自己的手里,找自己有利的地形,有利的环境,再去威胁那要对付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太过的对他有利。

    龙晓儿她们也是明显的察觉到这事情的不简单,来回的看了看之后,童菱菱也是抬步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的嘴唇刚微微的张开,“龙毅,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眼神也是看向了我。

    看着她们的样子,这件的事情也是瞒不过去,“芷兰被一个男的带走了,而且芷兰现在的处境很不妙”,我的话说完,她们也是变得惊的厉害。

    “龙毅你...”绘心璃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我打断了,这件的事情非常的危险,要是她们也跟去的话,万一要被那个人发现,谁知道他会做出来什么事,就算是他没有准备,这个险也是不能冒的。

    “你们在这里等着便是,这其中的事情太多一旦要被他发现点什么,芷兰的处境火更加的不妙,这次只能我一个人去”。

    我坚定的向她们表达了我的意见之后,她们一个个脸色也是变得很差,不过她们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件的事情要是好处理的话,也不用等这么长的时间。

    在她们还在犹豫的时候,我也就朝着那森林离走去,龙晓儿她们想要过来,也是被童菱菱和绘心璃拦住,这也让我松了一口气。

    再次来到了这森林的面前,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平静,记得我上次来的时候还是那晚上,而且也是那个晚上,绘心璃的哥死在了哪里,随着他一起死的还有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人。

    赏析来到这里就没让我好过过,现在再次的来到这里,感觉着事情也是没有那么的简单,而且这这一次我也可能是完整的进去,不完整的离开。

    要说是不害怕是不能,比他强大太多的武修行了,但明显我没有那能力,虽然他表面上是一个看似文雅的书生,但是这人心的背后,是谁也想不到的,这次是不去也得去。

    一步一步的开始向着这森林里面走去,就算是这白天,走在这上这森林里面还是见不到太多的阳光,看着也是非常的阴森。

    走了一段的路程之后,我也是见到了要找我的那个人,而芷兰也是被他一只手拽住,黑色的头发上也是出现了许许的白发,整个人也是显得苍老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