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了脚步之后,我也是寻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到了一定的距离,也是看到三四个男的正在和一个衣衫已经破旧的女的僵持,这个女的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没见的芷兰。(书屋 shu05.com)

    想想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在那刚刚比完晋级内门弟子的考试,一晃五六个月过去了,在那之后完全的就没有见过她。

    现在的这情况,先不管也是不行的了,毕竟大家都是认识一场,而且她还是在外们的时候,跟龙晓儿她们是很好的朋友,有了这两点就不得不救。

    我朝着他们的方向走去,这一有热闹的地方,这自然是少不了人群的围观,当然也不指望着他们去救,他们反而希望更加的热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我想走向了人群之中,刚要出手去救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的位置蹦出了一位面容柔和,和剑闻天一样都带有一股书生样气质的人冲上了前去,不过他比剑闻天还剑闻天,长相加上身上的气质就和一个女子差不多,长相过于偏柔。

    有人上去之后,我也是停下了脚步,不管谁救,只要是她安全了就好。那个人看似凶猛的气势,一掌拍在了一个人的后颈,直接的打昏了去。

    一个人倒在了地上,场上的目光也是来到了他的身上,芝兰也是朝着他看了过去,看似文弱的书生,也是拿出了一把长剑,朝着一边的人刺去。

    看似文弱的气势,但是去带着一股的狠辣,平常人都是朝着一些不重要的位置刺去,而他却直冲一个人的头部,我皱着眉头看这一切,不过幸好的那个人反应了过来,急急的向后退去。

    面对着两个实力相同的人,他也是渐渐地落到了下风,而且他处在的位置也不算好,站在两个人的中间,太过的容易被人夹击。

    二打一的阵势出现在了眼前,我也是做好了准备上去救他的准备,虽然他的人是狠辣,但是他能上去就芝兰说明他的心肠还不是很坏,只希望他这次救芷兰不是为了别的目的。

    两个人打一个,而且还是差不多的阶段,一会他就扛不住了,握着拳头就冲着一个人的肚子上打了过去,那个人也是不怎么在意,现在已经被打得不行的他怎么能一击打出击败他的实力。

    挥舞着大斧朝着他砍去,那个人的拳头也是落到了他的身上,就在那大斧离他的身子几厘米的地方,也是停在了那里,那一位的武修向后倒了过去。

    这看似被强大力量所击倒的人,却远远地不止这么的简单,就在那一全碰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冷笑,但渐渐地却倒了下去,这不是因为力量的撞击,而是因为他的生命力突然的减少了。

    他回头继续的跟那个人打了起来,虽然场中的人没有发现什么,但是我由这股木属性的气息,也经常接触着生命力,毕竟我随时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力增加。

    生命力决定了一个人活着的时间,这股的生命力可以靠自生修炼的等阶而提升,也可以靠食用天材地宝而提升,另外的也就可以靠向我这样的往其身体内注入生命的气息。

    当然了,有浓郁的生命气息也不说明能活到那么长的时间,只能说不受到致命伤害,一直慢慢活着的时间而已。

    眼前的那个倒下的人,在他那拳头接触的时候,开始迅速的消失,这突然没了几个月,甚至事一年的时间,这也不是人能承受的,这直接让其昏过去也不为过。

    在面对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他也是又被打得不行,一脚被踩了地上,芷兰想要上去救,但是身上的衣服却是露的太多,这个时代,一个女孩的清白往往比命重要,但却除了某些的人。

    随着踩得越来越用力,那个男人也是渐渐地承受不住了,但我看他的样子却是发现他在等着些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的是芝兰的心地太过的热肠,这拿起了旁边的武器都要站起来了,这样下去还得了,我也是从旁边迅速地来到了她的身边,把一件衣服盖在了她的身上。

    “啊,龙毅哥,你快去救救他啊”,听到了她的话我,我没有动手,而是在等待他的接下来的动作,他的实力看上去并不是只有这个点。

    在我拦住了芝兰之后,那个人看我的眼神中也是有了什么样的东西,双手捏住踩着他的人的脚,那个人也要伦起拳头朝他打下来的时候,但也就在这打下来的半空中,那个人的拳头也是渐渐的变得虚弱了很多。

    看似那强大的拳头打了下来,但却少了原来的威力和准度,他的身子一歪,便躲过了这次的攻击。

    看到了这里之后,我也是转身离开了芷兰的身边,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继续的观看,果然那个人的体内的生命力也是减少了很多,但是还没有到前一个人消失的那么多,所以只给他造成了虚弱的现象。

    那个认变得虚弱了之后,应对起来也是变得简单了太多,用脚一扭,那个人也是起了一声的惨叫,站起来拿起了身边的剑就一件刺入了他的肩膀之处,疼的那个人吱哇乱叫。

    其中的很多人也是鼓起了掌声,毕竟这个时代,还是以武力为主,也都会去崇拜有强大武力的人,所以就算是看热闹,唯恐天下不乱,但是见到一场好的战斗也是让他们所认可。

    芝兰也是从风袋中掏出了疗伤的药物,过去给他慢慢的敷上,人群也是渐渐开始散开,在芷兰和给他疗伤的时候,尽管他表面上说话语气都很温顺,但是他的手却一直放在芷兰的手上,占着各种的便宜。

    看到之后我也是想冲上去狂揍他一顿,让他把所有的阴谋想法都说出来,但是我有那能力却没有那理由,那个人救了芷兰,而且在刚才我也没上去救他,我现在再上去也只会惹更多的麻烦。

    摇摇头便转身离去,如果他对别人狠,对芷兰好的话,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谁都有自己的活着的方式,要是他对她也起了别的心思的话,就算被芷兰误会,我也要上去怼死他,不止他的一切做法都让我很是看不惯,也是因为她是龙晓儿她们很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