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话语传出去之后,那些有说有笑的女生也都是全部的愣住,一个个的都沉默住了。

    “龙毅,你说的是,是真的吗”,童菱菱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听到了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是真的啊”,我看着这些愣住的人,我说的有错吗,这样的生活持续一辈子不好吗。

    我这个说话的人没有多大的反应,而她们的一个个的反应却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烈,连那个基本没有过小女人般姿态的童菱菱也使变得有点扭扭捏捏。

    我的话语刚要再次的传出,就直接被一样的东西砸在了脸上,“傻,傻,傻子,你这大白天说,说这种话做什么,我们走,不要理这个臭流氓”,童菱菱说完了之后就拉着那一个个脸色红扑扑的女孩走了出去。

    房门被轻轻地关上,此时的房间也是变得安静了许多。一个人悠闲地躺在这床上,我一个人和这么多的女孩都有关系,这是不是有点太让人羡慕了。

    捏着手中的这块布正在发愣,突然地们被撞开了,突然地显现出了四个人的身影,围着我就是一顿的暴打。

    这场的战斗持续的很快,一会的地上就摆满了三个人,我捏住一个人的手臂,一只脚踩在他的后背,“不要啊龙毅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杀猪般惨叫不断地传出,而传出的这声音的人便是炎硕。

    伸手松开了他,我也是坐回了床上,看着这躺下的三个人,炎硕和我的那两个一起住的同伴,一个个都躺在地上嗷嗷的叫着,虽然我这伤还没到,但是凭借着身体的力量就能把他们打个半死。

    为什么说是躺着的三个人呢,因为还有一个在那里站着,那就是剑闻天,他们几个一起冲上来,剑闻天只是象征性的挥了两下而已。

    我看着这三个鬼哭狼嚎的人,我记得三个月前他们还是相当的不和,这三个月的时间不见,炎硕那个胖子肯定不会闲来无事来找那两个人,那现在能让他们站在统一战线上的事情是什么,我也就是不得而知了。

    “好了,是时候该给我个交代了吧”,坐在这床上看着他们半天也是没有什么反应,等我准备要再去锤她们一顿的时候,旁边的剑闻天开口了。

    “龙毅兄啊,他们只不过是看到你身边的漂亮的女孩在太多,嫉妒了而已”,剑闻天拿着手里的书笑着说着。

    听到了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炎硕他们这还算是小事,向前几天的那些人直接上来抢了。“话说,剑闻天你不嫉妒吗”,我也是笑着跟他说着,毕竟他再怎么样也是个男人啊。

    剑闻天还没有说话,坐在地上哭着喊着的炎硕就有了动作,伸手拍了拍身上的褶皱,“剑闻天他就是个书呆子,来到这里之后不知有多少的女孩子喜欢他,但他就天天抱着书再看”,看炎硕那呲牙咧嘴的样子,一副恨不得替剑闻天的样子。

    跟着这几个三个月时间都没有见过的人待了一会,说说这些天我没在所发生的事情,他们也让我讲了讲我在里面所发生的事情,一句一句的聊着。

    我一共在这内门的日子也没待过多少,大多数都是在那执法殿待着了。听他们这么得一讲,我也是明白了许多的东西,在这里面不只有着一帮一帮的人,还有着一个个的小门派。

    最为大的门派便是那虎门,鹤门,还有那剑门,虽然说这个学院没有固定什么门派的,但是有这些的东西他们也都不会说些什么,毕竟这里的生活也是很残酷的,想好好的活,想拥有好的资源实力,这些都是要靠自身的努力去完成的。

    虎门,我是遇见过的,上回硬要拉着龙晓她们去虎门的,再加上炎硕他们的这么一说,我对这虎门的感觉下降的就更加的多,仗着自己的门派大,实力强,就不断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欺男霸女,无恶不做。

    而鹤门,那个门派收的一律都是女孩,不收男的,这门派是这里面唯一一个女孩安全的门派,所以这没有多少实力,但又没地方可去的都会去那里。

    听着他们的一说,我都想我是不是还和那鹤门有点的渊源,上面攻击龙晓儿,还一掌断了我一条手臂的,那些的女人多数应该就是那鹤门的人了。

    至于那剩下的强大的剑门,听说都是保持中立的状态,也不去主动招惹别人,也不会去受欺负,不过表面上是那么的说,背后谁又说的准呢。

    虎门和鹤门之间总是发生冲突,毕竟以虎门的那些做事的风格,也肯定会招惹到鹤门。鹤门里面都是女的,而且或许还有着许多漂亮的女的。那些女的不想惹事,也不想干什么的,只好去加入鹤门,因为鹤门最注重的便是女子。

    三个门派的实力也都是差不多在一个的档次之上,谁也没比谁高很多,谁也没有去灭掉一个门派的实力,如果要是两个门派加起来的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虎门总是和鹤门发生冲突,这里面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想要得到那里面的,看上的女子,而如果把鹤门给打败丶打残的话,那些的女人也就没有宝华她们的地方。

    就算是剑门不爱发生争斗,但是里面毕竟也是有着许多的男人,有些的武修想要拥有强大的武力,就是想要去得到自己看上的女性,如果剑门和虎门一练手,这鹤门注定要遭殃,这其中的事情涉及的太多,我也是只能想想,毕竟世间所发生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至于的这三个在这学院里面大的门派,我也是没有想要去的地方,要是龙晓儿她们如果再在这里面受欺负的话,我也许就会考虑把她们送到哪鹤门去。毕竟就算是我们这些的人再过的强大,也比不上那些大的门派,尤其是与其发生过冲突的虎门。

    我一个人在这里没多大的事,打不过就跑呗,这学院这么的大,哪能跑我就往那跑,你一个虎门,也不可能为了我这一个人,出动大部分的人或者强者吧。

    在在他们几个人待了一会都走了之后,我也是随着走出了我的小屋子,这三个月的时间也没见过那龙华,也不知道那小子在搞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