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这个光团,慢慢的朝着这只魔兽的皮肤送去,但是没有任何的作用,这只的魔兽既没有注意,也没有去吸收,按理来说这么精纯的力量不可能吸引不到它的注意力啊。

    随着时间的过去,猴子也是越来的越扛不住了,那头的巨狗就是死死的咬着,尽管猩猩去不断的锤它的,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现在地下面的血液已经流了很多,而这些的血全部都是那个猩猩的。

    此刻的我也没有了犹豫的时间,既然这股的力量我不知道如何去是使用,那么带有另一股的力量打在了这个上面,那应该也会是造成不小的伤害吧,可就是不知道我的力量能不能打碎这股的力量。

    一团的光团放在了它的伤口之上,起身朝着地上跳了下去,回首把一团的蓝色火焰迅速的朝着那里打了过去。

    火焰的热量再加上我得力量把它迅速的打出去,这股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视的,短短的几秒钟就和那股的力量有了碰撞,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传了过来。

    巨大的能量爆发在了巨狗的脖子上,满天的血迹和肉块也是从那里掉落了下来。就算是比这猴子还要强大的魔兽,这一下的伤害也不是它能够承受的了的。

    一声声的惨叫传了出来,加上这股的疼痛,再加上后续的猴子对它造成的力量,这只的魔兽也是到了极限,朝着一边倒了下去,这猴子还不甘心的上去补了几下,这场的战斗才从这里结束。

    给了那头魔兽又补了几下的猴子,也是慢慢的扛不住,坐到了一边的地上,身子也是开始慢慢的变小,逐渐变成了和我差不多的高度,大口的喘着气息。

    吃了两颗回气丹,体内的灵气也是开始慢慢的恢复,伸着手过去开始慢慢的给它输送木属性的气息。当它的伤势差不多了好了之后,我也是累的不行,不停地用灵气去制造出大量的木属性的气息,也是累的要死。

    这只猩猩的外面的伤势几乎都被我修复上,不过它流了那么多的血液,就算是它变小了,这些的血液也不是它短时间内能够承受的了的。

    在治疗时候的猴子,就已经昏了过去,那些的小猴子们也都是围了上来,一个个嗷嗷嗷的叫着。一只炼骨期阶段的魔兽哪里是那么容易死的,只不过是它的身体扛受不了这股的虚弱,暂时的睡着了而已。

    我回复灵气和体力的速度当然比它快,坐了一会我就能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朝着那头的魔兽就走了过去。

    这头的魔兽来的太过突然,也来的太过莫名其妙。人有人的自己的房屋地方,魔兽也有魔兽的之间的领地所有,哪个魔兽会没事干跑去别的魔兽的领地,除非是极其好战的,或者又是有其它的原因。

    走到了这头巨狗的旁边,现在的它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我现在真的是对这魔兽充满了好奇,明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却要了来这里起冲突,难都说它是为了什么吗。

    我绕着这头的魔兽不断地在它的身上看着,自从看到了它以后,我就感觉着它的身上有一股我很是熟悉的感觉,至于这股感觉到底是什么,我就想不出来了。

    我体内的五行阴阳决肯定不会跟着东西有关系,我这龙凤印记的力量更不用说,这只的魔兽和龙凤两种的力量一点都不沾边,和这力量更没有可能,也不可能是我原来见过的人身上的气息有过相同,现在唯一的和它有关联的也许就是我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了。

    在这里干想也不是办法,把灵气聚集到脚上,起身用力的一跳来到了这条狗的身上。既然它对那股条巨蛇的力量不感兴趣,那么除非是它的实力太过强大,要么是它的不喜欢这股的力量。

    我从那条蛇身体得到的力量都是那条蛇自己慢慢修炼,慢慢提升的力量,而且还是那最为纯洁的力量。这条巨狗的阶段也没比猴子高很多,也跟那条蛇相差无几,没有理由不对这股的力量感兴趣。

    武灵诀的第二决的运转,体内的火属性也是继续的动用,在右手的手尖上聚集了一股的蓝色的火焰,朝着它的后脑的位置就刺了进去。

    就算是这只巨狗的生前的体质再是如何的强大,但是在这死了之后,没有了它的灵气的运转它皮肉也就没有那么强的防御,以至于我现在的力量可以轻松的贯穿它的皮肉。

    它有两个脑袋,它的脑袋很大,需要一点点的去切开,等看到了它的灵粹之后,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它的灵粹不是像别的魔兽的那么的纯,而是一个散发着属于另一股特殊力量的和灵粹一样的晶体,而这股的力量也就是我体内的那股特殊的力量一样的力量。

    伸出手把那块的紫色石头拿了过来,微微的一感应,里面蕴含的果然是和我体内的那股力量一摸一样的力量,现在的这条狗突然来到这个地方的事情也就都是解释清楚了。

    打开了这一个狗头,拿走了里面的灵粹之后,然后又去看第二个,没想到的是这里面竟然也是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紫色晶石,这多出来的一个头果然是没有被白长。

    把这两块蕴含着神秘力量的晶石收了起来,也就没有再去管它,我可不会傻了吧唧的直接去吸收里面的力量。现在这力量劫越来越影响我的心智,要是吸收了之后会不会变得更加的影响心智,就算是到时候能增加力量,但是没有了清醒的脑袋去控制,那么还是一样的没用。

    这里最后一天的时间,也是在这场的战斗中结束了。到了晚上那只的猴子也是变得活蹦乱跳的,跟着那些的猴子喝着酒,大口的吃着东西,一个晚上都热热闹闹的。

    我的神识进入风袋中看了一下,哪里的白新纯也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在那一个的角落散发着银白色的光,也没有温度,也是没有任何的感觉,我虽然是这心纯的主人,但对她知道的太少太少了。

    这场热闹的场面还没有持续多久,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冷漠。我悄悄地跟那只金猴子说了我要走了之后,它当时就跟是要哭出来一样,本想告送它一声我安安静静的走掉,没想到它却是一个大嘴巴,刚说完就又去跟别的小猴子说,弄得这最后的分别也是变得冷冷的。

    这本是热闹的场面,却变得冷的厉害,这当然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我这次的走,谁知道还有没下次。它们也许会一直的待在这里,但是我却不能,我在这里面的提升是有限的,而且我也总不能杀人来这里间它们吧。

    这一夜的时间我们都没有睡觉,一个个的猴子拉着我不断地喝酒,本来好喝的酒也变得没有了平常的味道。算是涌来“庆功”的酒,如今却变成了离别的苦酒。

    这天的时间也是来到了清晨,一窝的猴子,一二百个,男女老少全都出动了。一只金色的猴子后面跟着一帮跪在地上的黄猴子,有的猴子还是眼泪兮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