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白心纯都被整个的银色光滑所覆盖,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也感知不到她的生命特征。

    既然这灵枪用不了了,这龙凤印记的特殊力量也是没有多大的用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靠我跟猴子一起对抗它了。

    我要这龙凤印记的力量没有了之后,我根本不是那个猴子的对手,所以现在的攻击只有它能靠它对那头两头大狗造成伤害,我现在的作用就是分散它的注意力,让猴子去进攻。

    我扭着头朝着猴子看去,它也是转头来看了看我,我开口加上手舞足蹈的跟它叽叽咕咕比划了半天,它也是懂了大概的意思。

    用双手一举,体内的木属性的气息不断的在手上聚集,这时候的猴子也是蹦蹦跳跳的挥舞着拳头朝它打了过去。

    那头两头魔兽的其实也不是一般的高,按说这么强大的魔兽不应该来跑到我们这里来啊,那里面强大的东西多,食物也丰富,完全没必要来找我们的麻烦,难道说是为了别的吗。

    猴子抡着拳头朝着它冲了过去,那头魔兽也是大吼了一声,四肢的爪子用力的一拍地板,身子直接就冲着猴子窜了出去,速度异常之快。

    要是让猴子直接跟它战斗,猴子不用说也打不过它,毕竟谁会来送死啊。聚集着木属性的气息往地上一拍,再次出现的时候就从两头魔兽的脚下窜了出来,照着它的前面双脚就缠绕了上去。

    我有这么强大的木属性的气息一直都是让我很骄傲的,但是在这只巨狗的面前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的藤蔓只是减了一下它的速度,然后就被它直接断了去。

    虽然我这木属性的气息在它的面前很不顶用,但是这也是给了猴子一个好的机会,巨大的拳头一下就朝着它的脸上轮了过去。

    它的这一身的力量是足够的,但是这魔兽的防御力太过强大,本来是想从一边打上去,连着两个脑袋一起攻击的,但是就打在一个头上,那个头还没有挨到另一个头颅的时候,就被它彻底的挡了住。

    那个的头颅回过头来就一下咬在了那只猩猩打出去的右手之上,明显的感觉到他胳膊之上迅速流出了血迹。

    猩猩也是惨叫了一声,挥舞着左拳朝着它的狗头上不断地挥舞着拳头。就算是这猩猩的力量没有它的强大,但是这几下之后它的难受的厉害,一爪子就排在了猩猩的胸部之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疼痛激怒着猴子,也不管这胸口上的伤口,伸出巨大拳头继续的朝着它的脸上打着,不过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另一只的狗头也是咬在了猩猩的右手之上,红色的血迹不断地从猩猩的胳膊上流了下来。

    看着这两只巨兽的不停地战斗着,现在的场面好像根本是没有我什么事。它们的力量体积都不是一般的大,比我差了太多,我现在没有了那特殊的龙凤印记里的力量,和它们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看着这猴子越来越落到下风,我也不得不动手,虽然我们两个经常打架,但是我们的友谊却是从这上面建立起来的,有时男人的友谊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打上一架便够。

    体内的灵气还在不停地朝着龙凤印记里面送着,待这力量满了之后,体内的火属性的气息也是开始运转,一会的火属性的气息就聚集到了右手之上,蓝色的火焰在这手上慢慢的燃烧着。

    现在的这心纯也不是发生了什么的事情,我现在唯一的能造成很强大的伤害的手段也就只有这个样子的攻击了。强大的龙凤印记的力量,加上这极为热的火焰作为加持,就算是现在我们的力量差了很多,但是要伤到它应该还是并不难的。

    我快速的在这下面往它们的方向冲着,顺着这猴子的后背跑了上去,从它的肩膀之上跳起,朝着那头的大狗就飞了过去。

    就算是这头大狗的两个头全都张嘴咬在猴子的手臂上,但还是一样的发现了我,伸着大爪子就朝着拍了过来,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金色的影子迎了上去,是猴子的手臂。

    猴子的手臂迎上了它的爪子之后,我也是又跳到了猴子的手上,再从它的手上跳到那条狗的脖子上,它锁开了一张嘴朝着我咬了过来,不过现在已是为时已晚。

    我顺着它的脖子就跳了下去,一只的手就朝着它的脖子就扎了进去,随着我惯力的力量,也是顺着它的脖子划了两三米,但是却卡在这个位置动不了了。

    它脖子的血液从伤口流了下来,不过我又灵气的保护,顺着我的灵气罩子就滑了下去。这灵气的罩子动用是很简单的,只要会控制这灵气,有灵气的支持,这个罩子就能做出来。虽然一般的伤害当不了,但是也是可以阻挡花草,风雨的。

    我这个位置也是尴尬的厉害,要说是下去吧,但却白白的浪费了这一次的机会,我可不指望这点的伤口能对它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要是一直的待在这里也并不是办法呀,这它的皮实在是太厚了,以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再去把这猴子弄得更深或者更长。

    挂在这里的我,不断地思考着什么,现在的力量已经是我最强大的力量,要想更强大的力量只能靠那紫色的力量了,可这力量也不是说放出来就放出来的啊。只有我愤怒,或者负面情绪到达了一个顶点了之后才会自动的出来,但现在我很狠这只大狗吗,说实话,我没有什么恨意。

    手中龙凤印记的力量开始慢慢的消散,随着力量的消散,我也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另一股的力量,而这股的力量,就是那蛇的力量。

    我待了这么的半天竟然把这股的力量忘记了,把这股的力量慢慢的逼出来,一个三颜色的光团浮在了手上。随着我的手的控制,这股力量的光团也随着我的控制在晃动。

    来回的看着这股的光团,有用是肯定有用的,毕竟这里面蕴含的可是那蛇的一部分的力量啊,可关键是现在不知道该如何的去使用这股的力量,看着这空有的力量,却没有方法去用,也是尴尬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