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嘴离我越来越近,就算是它只咬到我的双腿,但是我可不觉得我还有能在这墙壁上待着的能力,就算是这蛇的体重没把我拉下去几米,我能再次的抓住这里的墙壁,但是我的腿去一直在它的嘴里面,先不说它会不会把我在这天上活吞了,这要再是有点毒我还活不活了。

    在这蛇距离我够了一定的距离的时候,张着的大嘴就朝我的身子咬了下去,而我的双腿却没有任何的事情。

    这蛇身子在这空中的时候,就算是能把头部再向上面伸过来,不过这终究还是有着距离的,张着大嘴就咬掉了我的鞋底,身子撞到了墙壁之上,美滋滋的吃着我的鞋底就掉了下去。不过它除了受到一点的震荡之外,没有多大的事情,继续的吐着蛇信。

    我也是哈哈的一笑,这世上的东西总是变化无常,上一秒我还在生死中挣扎,但是现在我却完完整整的活了下来,除了被带走了一片鞋底。

    这头灰蛇也是给了我的警告,让我重新的认识了这些的灰蛇,它们既然能学着我的做法重新的再演练一遍,谁知道它们一会会不会搭着就上来了。

    现在的灵气也是恢复了过来些,一爪抓在这垂直的墙壁之上,一个个的五指的小洞就出现在了这墙壁之上。一点点的开始向这上面爬着,那些的灰蛇就在下面不停的吐着蛇信,来来回回的在下面绕着,但是拿我却没有一点的办法。

    有了前面那只灰蛇的领头之后,一只又一只的蛇来到那棵树的上面不停的向我飞来,不过这蛇的强度都差不多,后面的几条蛇也没有比那强大多少,一次又一次向离我的脚几米远的地方不停的撞着。

    我在这往上面继续的爬着,看着这些蛇不断的往这墙壁上撞着,一条又一条,一轮又一轮,连续不断的撞击,弄得我都有点佩服这些蛇了。

    这些的蛇貌似还是上瘾了,不停的往这峭壁上撞着,一次次的撞击,它们都是魔兽,并没有多大的事,但是这墙壁却不行了,一次次的撞击,这墙上一块又一块的碎裂。

    随着墙壁上面的土石越掉越多,就算是在我的下面几米的方向,也开始向上慢慢的影响到了我。我也不再犹豫,朝这上面继续的趴去。

    一米,两米,我离着下面的距离越来越远,距离顶上面的距离越来越近,又是听到了一声飞过来的声音,我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的蛇还真的不学聪明。

    我扭着头朝着这又飞来的蛇看去,这不回头不要紧,这一回头差点再把我吓死。这也是一条的蛇没错,但是这条的蛇身子可是那些蛇的几倍之长,身上也不再是那灰色,而是那黄白灰三种颜色一条条的想搭,此时的我才意识到,它们的母亲回来了。

    它身上的花纹显得是异常的鲜艳,血盆大口朝我张了过来。那些的蛇都是斜着到我的脚下几米之处,而这条的蛇却是是一个弧度过来的。

    一张的大嘴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现在也不是犹豫的时候,双手用力一抓就朝着旁边跳了过去。

    这条蛇也不是简单的蛇,身子到了我刚才的墙上,巨大的身子撑在墙壁用力一弹,这条蛇竟然在这将近垂直的墙壁上二段跳了,刚刚才躲过的血盆大口就又张了过来。

    我往着右手里面注入刚恢复些的灵气,往着龙凤的印记上就输送了过去。用龙凤印记用得多了,变得很是熟练,这力量来得也变得飞快,这股的灵气刚传过去,这大量的力量就涌了过来,现在能对抗它的,也就只有这龙凤印记的力量了。

    这条的蛇的不是一般的强大,这强大的气息可比那飞着的狮子强大多了。这么强大的东西我可不敢跟它硬拼,它虽能在这上面弹跳,但是我却能爬在这墙壁上,这也算是我的优势。

    它的大嘴直直的朝我咬了过来,我也是双手一松,身子朝下面落下,左手钉在了这墙壁之上,轮着右拳就一下打在了它的下巴之上。

    这一拳的力量虽然不是我最满的力量,但这一下打上去之后明显感觉它的气息下降了一点,看到了这些我也是有些的高兴,不怕久打,就怕打不过。

    这一下虽然让它的气势下降了些,但是它本身的体质毕竟在那呢,我这一拳打在它的下巴之上,就跟闹着玩似的。

    我这一拳还没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一道的黑色影子迅速地就朝我打了过来,这是它的后面的身子。

    一身子的落下,我用着右手就去抵挡,但它的力量却比我想象中的要强大太多。多少米之长的身躯都能在这空中挥舞,巨大的细长的身子抽在了我的身上,直接给我抽飞了出去。

    巨大的力量使我的半边身子都没了感觉,我的身子直直的朝着下面落去,不过这要是落下就真的完了,下面还有那么多的小蛇,再说到了,到了下面就变成了它们的主场,我连一点的优势就都没了,所以我不能下去。

    也就离在地面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左手在墙壁上抓出了一道常常的痕迹,最终还是紧紧的抓了进去,支撑住了我的身子,那条的大蛇直接的落到了地面之上,除了溅起了一点的土外,没有一点的事情。

    现在我的右臂连着我的半边身子都是没有了反应,一点没有痛的感觉,也没有一点的知觉,要不是这在空中,这一尾巴的落下,我的全身都已经彻底的粉碎掉了。

    我现在也是绝望的差不多了,我在那么高的地方都可以把我打下来,现在跟不用说我在这了。不过绝望是绝望,求胜的欲望都还没有消失,还能动的左臂加上还能动的左腿一截一截的朝着这上面继续的趴着。

    现在的我也不知道现在所做的这些还有没有用,就算是爬到了那上面还能不能活下来,但是要我在这里等死,我做不到。

    那些的小蛇左摇右摆的在下面看着我,而那条大蛇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我还在向着上面趴着,不过这速度很慢,非常的慢,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我现在向上爬的距离还没有十米。

    现在我的体力都已经快被消磨得干净,继续支撑着我的也就是这活下去的毅力了。一米,半米,二十厘米,我的速度越来越慢,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的黑影又朝着我打了过来,我也是没有了任何的反抗的机会,现已没有了任何直觉的身子,迅速的朝着地面落了下去。

    二十几米的高度,使我这没有了知觉的身子再次的受到了一次的伤害,嘴里的血也是忍不住的吐了出来,随着我下来的还有一道的巨大的黑影。

    我这次也真的是绝望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一点的办法,我和这条大蛇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我在这里等了半天也是没等出来个结果,扭着自己的脖子朝它们看去,却发现它们被一个不大的银白色的物体吸引了过去。

    银白色的物体,银白色,难道是白心纯?强忍住这脖子上的疼痛,朝着那里看了过去,银白色的头发,就是白心纯!我的风袋就摆在那心纯一边,白心纯应该是这风袋从我身上掉下来的时候袋口松了下来,把白心纯掉了出去。

    一群的蛇都朝着那受了伤害的白心纯爬了过去,现在是对我没了一点的兴趣,但我更想让它们感兴趣的是我!我这次就是为了就心纯而来,现在的她不但没让我救出去,也许还要死在这里,我有什么资格做她这么长时间的主人!

    眼泪不停的在眼里面打转,我不是怕我会死在这里,我是不想看到那个一直黏在我身边,多次救我于生死的可爱妮子死在我的面前,我恨,我恨我没有力量。

    群蛇围绕的心纯就像是玩物一样引发着它们的好奇,终于的,有一只的灰色小蛇忍不住了,张开着血盆大嘴就冲这心纯咬了下去。

    一滴的眼泪从眼角滴在了地上,一张巨大的嘴朝着心纯咬了下去,一阵的紫光再次突破天空,一股散发着紫光的男人来到了众蛇围着的女孩的身边,一股的紫色气浪的散发,身边的小蛇都被震飞了出去,此时的场上就只剩下了一男一蛇一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