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东西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得时间,这受到了生命危险吐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不会简单,算了,先装起来以后再研究吧。

    伸手把这颗珠子装到了风袋之中,可伸手摸了摸风袋,却感觉着少了什么东西,对了,心纯!

    自己从那瀑布之上掉了下来,肯定不会直接掉到这岸边之上,如果要是掉到这上面也肯定会留下痕迹,而且多少我也会受到些伤害,不可能就这样平安无事。

    这小妮子把我送上岸,可她跑哪去了啊,站在这里朝着这四边望去,丝毫没有见到白心纯的迹象,跳上树去望望,也是没有见到她的踪迹。

    对了,既然这甲鱼在这里一直生存着,应该见过白心纯吧,打定这个注意之后我就朝着甲鱼望去,可这家伙游的过程间回头看到了我,转身就又往死了游着,一会便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看到它也是苦笑着挠了挠脸,我有这么可怕吗,不管了,还是先找白心纯吧。

    白心纯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我差点竟然忘了还有这个东西,在白心纯承认我这个主人的时候,我的精神里就和白心纯有了一条隐隐的连线,通过这条线,我就能知道白心纯有时大概想表达的东西。

    寻着脑海里的这根非常细小,但却丝毫不断的线,一会便发现这一根细长的线正在向一个地方延伸过去。

    我也是慢慢的感受这一条的线,朝着连接心纯的地方找去,没想到她所在的地方,竟然是这往里面的位置。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这里面强大的生物太多,这心纯突然离开我去里面干什么,想是这么想,但是就算是危险也一定要去的,因为没她在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日子。

    寻着这根细线,一蹦一跳的就朝着那深处走去。在这草丛之中来回的穿梭,没想到本想是往回赶的路程,如今却又要往这里面赶,随着前进的距离越来越深,这一股股的气息也是压的我起不来,这一次的进来,可能是我这三个月里面最危险的一次了。

    这里的气息使我越来越感到恐怖,可这心纯却是没有任何想要回来的样子,我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朝着这里面赶去。

    没走多远便发生了事情,我还在快速的往前面赶着,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地从旁边飞过来了一样的东西,直接把我眼前的那一块的树木砸成了平地。这还是幸亏我的速度慢,这要是快一点,我估计我就和这树一样了。

    这一只巨大的,实力恐怖的魔兽也是发现了我,就算它受了伤害也不是我能比的,可是就这么短的距离我也跑不掉,一张的大嘴朝着我咬了过来。

    这张的大嘴起码有着几排的牙齿,每一颗的锋利无比,我刚要往龙凤印记里面注入灵气的时候,突然的从一边的天上飞下来了一块的巨大的影子,一块极为巨大的石头砸到了眼前的这一只的魔兽身上,把整个的身体都压了下去。

    而我这弱小的身躯也被这大石头的震荡,向后面飞出去几米之远,伸手把手指抓进了地底之下,才让我的身子自己停了下来。

    在这里的魔兽就是这么的强大,那白心纯在的位置比这还要往前,那个小妮子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啊,看到这一幕的强大,让我更加的难以想到那里面到底存在着何种强大的魔兽。

    我绕开眼前的位置,从这旁边又找了一条的路慢慢的在地上向着里面爬着。这下我是不敢加快速度往里面走了,因为在这里面存在的魔兽比我想象中的强大了太多,而且我也不知道那头搬起那么大石头的魔兽会不会发现我。

    我一点一点的朝着那里面爬着,可这根的线也是往里面延伸着,我无奈的拍了拍头,心纯啊,我看你今天是在为难我龙毅啊。

    慢慢的爬到了那头倒下的魔兽的后面,此时的它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气息,在它的身子之下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大坑,难以想象得到扔出这石头的人是有多么的强大。

    我继续的向前爬着,慢慢的便看到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上伸了下来,移开了那死去魔兽身上的石头,一只长着长长毛发的手掌拽起那头野兽,慢慢便传来了撕咬的声音。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是快速的朝着这里面爬去着,这一路上不停地传来,嘎嘣嘎嘣,类似于咬碎骨头的声音。听着这个声音,就算是它没冲着我过来,身上的冷汗也是不停地往着外面冒着。

    迅速的往前面爬了一段的距离,这股的紧张感才下去,起身跳上了一棵树,继续的在这上面小心翼翼的向前面赶去。要是平时的我,肯定不敢这么的大意,但是现在不知道这白心纯到底是在干什么,到时候她在往里面走,那我寻找她的困难会更加的提升。

    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实力极为恐怖的魔兽,我能一路安全的走过来,还是全靠着身上的这股火属性的气息。这气息不仅能掩盖住我的气息,而且也不会像木属性气息那样,让人看起来像是个非常好的药材。

    在被的魔兽的眼中,现在的我或许就像是一个一团比较热的火焰差不多,哪个魔兽会对这火焰感兴趣呢。

    这一路我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我只知道我这一路上的经历就算是没把我打死,也把我吓得不成了。这一群的强大的魔兽所居住的地方,就算是这平常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就已经不是我可以抵抗的了,不过好消息是,我离心纯越来越近了。

    随着距离的拉近,这根隐隐的线段也是变得更加的粗壮,既然这有粗壮的变化,那到时候白心纯离我距离到了一定限制的时候会不会切断这根的线段。这虽然是我的猜测,但我觉得也离现实差不了那里去,就算线段不会断,那么多少也是有些影响。

    到了我现在的距离,我都可以通过这根的线段大概的知晓心纯的位置,随着这根线段的指引,我也是离心纯的位置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