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的饭吃到了晚上,在这里剩下的时间,也就只剩下几天。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起初来到这里还在想这危险重重的地方该怎么过,没想到这一转眼就已经接近了尾声。

    这几天的时间就在这好好的待着了,这再往里面走,谁知道会再遇到什么危险,这苦苦支撑过来的三个月,到时候再嗝屁在里面,那不得哭死。

    来这一趟总体收获还是很大的,虽然经历了很多的危险,但是还是我福大命大活了下来,还得到了很多的好东西,而且我这体质也是有了强大的提升。

    现在的白心纯已经在我旁边睡着了,白心纯的双手搂住我的手臂,小脸蛋也贴在我的手臂之上,嘴里面轻声喃喃,口水都流了出来。

    我看着这白心纯,我真的想不到她有一天会离开我,虽然这平平常常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那两个梦却提醒着我那也许真的会在未来发生。

    我是有寿命限制的,但白心纯我就不确定了,她这灵品就可以变成人形,这她肯定是不简单的。要是没有巨大的力量去破坏,那么她永远都不会死也说不定。

    我看着这白心纯,也不知道她如果真的能跟我到那个时候从我要是死在了她的面前,她会不会也感到伤心呢。

    杂乱的事情太多,知道的越多担心的也就越多,到时候也许有时间去找找那所说的陨铁了。

    想要心纯更加强大,也就只有这个条件了,可是这陨铁哪有那么好弄啊,那个死了的人实力那么高,也没见他大概说过陨铁的事,只是说能用陨铁锻造。

    一夜之间很快过去,这一天的早晨醒来,朝着白心纯看去,发现心纯还在我的旁边,我也是松了口气,要是天天来一场那样的梦,我估计我都要疯了。

    这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了,这白心纯还在一旁静静地睡着,起来伸个懒腰,朝着前面那荷塘走去。

    脱了上身衣服,转身便往河里面冲了进去,一个巨大的水花,在这刚升起的太阳照耀之下还是很美丽的。

    看准了一条的大鱼就冲了过去,来来回回一会的时间,几条的大鱼就被扔上了岸边,抱着这最后的一条大鱼,身上也是流出了汗来。

    抱着这条鱼就转头就叫了一声白心纯,几分钟之后白心纯揉了揉眼睛走了出来,小嘴还打着哈欠,但是在看到这些鱼之后,一下就清醒了,这吃了这么多天的鱼还是没有吃够。

    也就是在我这转头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哪流着河的高处冲了下来。我感觉到这股的气势,迅速的开始解开自己的灵气。

    开始的阳光很是刺眼,渐渐的这股身影飞快的落下,我才看清这个东西,这是一只四角的野牛。

    在那两只半米多长的尖锐的角上还有着另外的两只长长的角,四肢的肌肉一块一块的组成了它的四肢,血红色的双眼瞪得老大,血红色的皮肤和这红色的双眼显得很是匹配。

    你见过一个从天而降的牛马,我见过,这牛的阶段本来就很高,再加上这从天而降的冲力,更不是一般的人可以阻挡的。

    体内的灵气被我解开,瞬间的灵气充满了我的全身,感受了这股巨大的力道,往右手的龙凤印记注入了几成的灵气,巨大的力量瞬间传了过来。

    随着这头牛朝着我落下,我的一拳也是出了出去,就在这牛角离我眼前几厘米的位置,一滴滴的献血流了下来,滴到了我的脸上。

    吧把拳头从这头牛的脖子里面拽了出来,朝着白心纯那的岸边扔了过去,“心纯,我们早餐吃牛肉”,我的话语传了出来,心纯听到了之后之后大眼也是秃噜噜的转了起来。

    这一头的牛还不算完,一只两只三只的野牛都从天而降了下来,我也是皱着眉头看这些东西,一群一群的牛在地上疯跑我是见过,但这冒着生命危险从天跳下来是要闹哪样啊。

    我从这河水中跳了出来,这一头一头的牛冲天上落到水里,然后到了水面继续的跑,丝毫没有冲我来的异样。

    虽然这些牛的实力都不是太高,炼骨期一二段上下,但是这么一群的野牛也没必要这样疯跑的啊,难道是什么强大的生物出来了吗。

    我转身朝着白心纯跑去,伸手抱住了那一脸呆样的白心纯,用一把短匕在这头牛上轻切了几刀,取下了其中一部分的肉装到了风袋里就朝着河边跑去。

    这里已经是没有什么东西剩下,也没什么要拿的东西,抱着白心纯就往这条河的一边跑去。

    这一群的牛都应付不了的东西,这当然不是我这一个人可以轻易地应付的了的。它们是往河的一岸上跑,而我是往河的下游跑。

    我当然不会傻到河牛一起跑一个距离,那个东西是追牛的,而我再跟牛走在一块,那不是找死吗。就算是那个东西冲着我而来,我从这下游之后跳下去,这瀑布也是有一定的高度,所以这一段的时间也够我们逃跑了。

    抱着白心纯就朝着这河尾的方向跑去,这灵气一释放了出来之后,这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我这抱着的白心纯还拿着小手冲着那河里的鱼抓去,我这速度很快,几乎都要浮在水面上,这心纯抓鱼也是很有技巧,一抓一个准,到了河尾都抱着紧了几条鱼。

    跑到这河尾,看着这足有几十米搞得瀑布,没有丝毫的犹豫就从这里跳下,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巨大的河水冲击到了我的背上,本来稳稳落下的我也被这股距离冲了下去。

    本是如柔和的河水,现在突然的传出一股巨力,这股的巨力的突袭直接给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使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也没想到那个东西的力量这么大,光是这溅起了水花就可以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意识越来模糊,抱着心纯的手也开始放松,不过却被她紧紧打完抓住。一声的扑通之声,我也是掉到了水里,也是彻底的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现在却已经躺在了岸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揉了揉自己的后脖颈,还是有着淡淡的疼痛,幸好当时没留在那里,不然的话,肯定会死在那里。

    揉着脖子撑着地面坐了起来,这刚一坐起来,但是眼前又突然飞来了一个东西咬在了自己的脸上。

    当时我就惊了,这咬哪不好,这把我的脸咬破了,我以后该怎么活啊。用右手聚集起了一把的火焰就把这东西烤熟了。伸手把这东西拿下来,但是从上面又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