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火焰在她的手上不断的跳动着,原来在那蚁穴当中所感觉到的这股火焰的强烈,现在再一次的感觉了出来。

    这股火焰出来,从白心纯的左手跳到了右手,又从左手消失,然后又从脑袋顶上出来。

    银色的长发之上,一团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了她的头顶之上,这过程中,她都没把注意放在那跳动的火焰之上,显然对这火焰掌握的非常熟练。

    一团的火焰在她的头顶上不断的燃烧着,这团的火焰温度是很高的,在白心纯掌控这火焰之后,这一团的蓝色火焰似乎就能对我造成伤害。

    火焰在心纯的头上不断的燃烧着,但是却丝毫没有烧到她的样子。这样的火焰一直持续着,可也就在这个时候,这一团的火焰就突然在心纯的头顶突然炸开。

    当时给我吓了一跳,但是那蓝色的火焰向旁边开的时候却又被逐一的收回,全部的都覆盖在了白心纯长长的银发之上,淡蓝色的颜色和银色的白发相搭显得异常的美丽。

    看到了她我也是松了一口气,我也没想到这白心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把这蓝色火焰控制的这么的好,看来我还是低估了白心纯的能力,她虽然是一把灵品武器,但却能在灵品化为人形,随意的控制我给予她的属性。

    这剩下的些日子里面,我的生活就这样慢慢的过着,除了给白心纯捕鱼吃,就是在这河里面止住自己的灵气去追鱼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光靠就这么在水里追,就想把鱼追到,那得修炼多长的时间。在这些日子我也加强了自己的训练,用木藤捆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之上,不停的锻炼自己的力量。

    两只手绑上两条树藤,树藤再绑上两块两人多高的巨石,两条腿上也是一样的。虽然我止住了自己的灵气,但我这肉体从筑基期到碎体期的时候,早已经碎练过,所以这封住灵气我也比一般的人强大,再加上我这一身变态的体质,要拉动几块巨石也不是很难。

    起初就能拉两步,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我现在都可以把这些石头加倍,而且还能带着它跑起来。

    这些的日子也是遇到了几头的魔兽,不过它们的段位都是很低,都在炼骨期一阶段上下,所以我这要杀它们还是非常的简单的。

    开始瘦弱的身躯,现在也已经出现了块块的肌肉,八块的腹肌和胸肌都变得明显,只不过并不太大。这些日子的训练,我的体质和速度都是有了一个档次的提升,这些的日子我都没怎么释放灵气,有释放的也就是每次给白心纯一团蓝火,然后她自己去捕鱼。

    这白心纯对蓝火的掌控变得更是熟练,没次给她一小团的蓝火,她都能捕到十几条的鱼,每只鱼都只用一丝的火气息,而这一丝就可以迅速的让一条鱼的性命消失。

    她扔出去的都已经不像是一团的火焰,而更像是一团火做成的箭羽,一团火扔过去,这河水是没有丝毫的阻碍,直接就收获一条大鱼。

    在这里一待,就是两个多月,这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用手聚集着一团的蓝火放在了白心纯的手上。白心纯虽然能够随意的控制这蓝色的火焰,但是她却自己创造不了这蓝色的火焰,这也在常理之中。

    我的那本五行阴阳决可不是人人都能学的,这体内血脉连一种的属性都没有的,估计这世界上找不到几个,要是开始看见了我有这体质,我非得自杀了不可,有一种属性的都不一定能过得很好,更别说我这个全身没有丝毫属性的人了。

    上天给你关闭上一扇窗子,然后会再给你打开一扇新的窗子,这句话是真的没错。虽然它没有给我任何的属性,但却给了我能够修炼这本武决所需要的条件。

    我越来越觉得发明这本武决的人的强大,能让一个出生就在别人后面的人,可以成为那最前面的人,这个人也是真的是强大。

    我现在都开始期待那阴阳二字所带来的东西了,聚集五种最为强大的五行,就可以产生那阴阳之力,男人偏刚阳,女人偏阴柔,这我还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一个人使用有这两种的力量,这力量到底是强大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给完了白心纯那蓝色的火焰,我就又脱了上衣来到了水边。我朝着那正在用蓝色火焰抓鱼的白心纯看去,虽然说这白心纯是一把武器,但是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意识,但是这有些的东西还是不能在她的面前露太多的。

    站在岸边,用手触摸着水面,眼神去寻找目标着鱼,寻找好了之后,双手开始浅下水,在鱼还发呆的时候,迅速的向它游了过去。

    现在的我的速度可不是原来能够相比的,这些日子的苦修也是没有白费,这速度不止是提升了一个档次,我现在都想知道我到时候释放灵气的时候该是多么的强大。

    那几块巨石拉着脚跑步也还是有作用的,现在我在这水里面也像是如鱼得水一样,根本不给这条鱼反应的机会,一把抓住了它的身躯,直接给它举出了水面。

    这股成功的悸动已经很久没体验过了,举起的这条鱼同时仿佛就像是对我这么长时间辛苦的证明。

    这股的兴奋劲还没有持续多久,一股的疼痛从手臂上传了过来,都说狗急跳墙,我这草鱼厉害起来直接给我来了一口。

    我这没有灵气的防护,被这速度极快的鱼咬一口还是挺疼的,一大张的鱼嘴咬上了我的手臂,疼的我嗷嗷直叫。

    白心纯见到了之后,也是迅速的朝着我扑了过来,一口咬在了那条鱼的尾巴之上。

    这鱼也是受到了疼痛的刺激,咬我咬的更疼了,我的姑奶奶啊,你直接一下给它切成两半不就可以了吗,你这是何种的操作啊。

    我现在的一甩手臂,手臂带和鱼,鱼带着白心纯都飞了起来,我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用另一只手聚集出一把的火焰,轻烤一下,这条鱼也是直接的熟了。

    其实我还想把这“战利品”多留一段时间的,没想到这也是直接死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朝着白心纯看去,她现在已经啃上这条熟了的鱼了。

    开始啃的很慢,可一转头再看过来的时候这一条的大鱼已经消失了,一排洁白的牙齿咬在了我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