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痕的实力这么高,既然还让他参加的话,那么可以说这一个名额已经内定下来了都,看来要招的这些人都是去他们那工作的了,这橄榄枝抛的也是妙的不行。

    这些上了岁数的人都是为了找了一份更好的工作,而这些的年轻人无疑不都是想要去那学院的名额,看来这算盘打得实在是好的不行。

    这冰痕打他完全是单方面的优势,打得他根本连手都换不上来,被打了一顿之后还是不肯放弃,在一边不停的休息看来也是又要准备使用什么小手段了。

    看完了这一场的比赛,不得不说这人袖子里面藏的东西是真的多啊,什么开始的尖刺,在到后来的能使人虚弱的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是,不过那冷风却并没有中任何的招,在废了他的两只手后才把这人踢了下去。

    他这一场打完,剩下的就是我和着另外一个人的最后一场分出个第三了,这人的实力就是我所看到参赛人数里面最高的,碎体期九段前期。

    这家伙的就算是这里面的阶段最高的,但在我的面前还是差的太多,这么久以来虽然没对自己的阶段有一个准确的定位,但真正的应该不会低于炼骨期后期了吧。

    拿出了一把刀也是大概的跟他打了打,找了一个机会直击一掌给他打了下去,虽然他心有不甘,而且就连怎么被我打下去的都不知道,不过这输了就是输了。

    这一场比完了之后,也就剩下这分出个冠军的比赛了,也就是属于我和那冷痕的之间的比赛了。

    一上场之后这家伙看我也是凶的,我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如何对我产生这么大的仇恨的,要说我就因为把他家的大小姐置身危险之外,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反应,以至于连冰冷她们的话都不听了。

    一上来我们之间也没有过得犹豫,直接两个人就碰到了一起,虽然说这家伙已经达到了炼骨期,力量身子都提升了很多,但在我的面前也还是不够看的,一刀一剑之间不断地挥舞,再次之间我也是不断的增加力量,直到后来,一刀直接都能把他打出去为止。

    这家伙看着我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不过奈何这就是现实,硬碰硬打不过我,这家伙也是开始动用上了武决,一手捏着长剑对我继续进攻,另一只手上却浮现了蓝色的气息。

    看着他手中的气息我也很是的眼熟记得上次的冰冷就是使用过这一招,不过冰冷的那阶段比他要高,凝聚的速度也是比他快的不行。

    在我们之间不断打着的时候,这家伙也是看准了机会,另外那只空着的手直接朝着是我的肚子上面派去,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手中的那白色气息突然的变成了一根冰做的长刺,朝着我的肚子上面就刺了过去。

    看着这家伙我也是用长刀使劲的一用力,直接弹开了他的武器让他这动作直接一歪,冰刺从我的肚子上面划过,在我的衣服上面撕碎了一个口子。

    趁着这个机会我直接一脚给他踹了出去,狠狠的后退了几步之后才停下,不会的不说这一招真的是有用,他会,冰冷也会,难道说这武决很普遍吗,到时候去学院的时候肯定能找到吧。

    现在也懒得再和他这样磨下去,体内的土属性气息运转,一踏这台子直接朝他窜了过去,他也是在面前急剧的用白色的气息做出了一面的冰盾,不过这冰盾怎么可能挡住我的这一下,这辛辛苦苦弄出来的冰盾直接被我拍的粉碎,一巴掌到了他的胳膊上顿时间也是传来了一声轻微的骨裂的声音,胳膊断地同时他也是被我打出去了几米远,在地上搓了一会才在台子的边缘停下。

    现在的他就离那台子只有点点的距离,握着长刀走到了他的面前,刀尖指在了他的脖子上,轻微的鲜血也是顺着他的脖子留下,本来他对我的做的一幕现在却倒换了一个位置,虽然不知道他现在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但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的吧,而且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认输还是不认输!”张口我也是对他说到,本来就对我牙咬切齿,现在是变得更加的难以形容,看着现在的他,再想想他之前对我的态度,我这真的是想一刀落下啊,不过要是我把他杀了的话,那么上面的那冰家的家主课肯定会不乐意吧,毕竟前些天的大战死了那些人,而这人也是他要去培养的,肯定不是能就让他这么死在这里,所以为了以后的麻烦还是不能杀他,。

    一脚抬起,朝着他的身子就踢了过去,一个身影朝着台子外面飞了过去,转了几圈也是直接落到了地上,这场的战斗就这样在人们的大眼睛中结束了。

    虽然说不知道这家伙平时都是在这城中是一个这么样的存在,但能在他的失败中让这么多的人瞪眼,看来他的实力在城里面还是有一定的标准的。

    抬头朝那二层的方向看去,那冰家家主的面孔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冰冷却是眉头有点紧皱,而那冰溪雪呢,在上面抱着她姐的胳膊是又笑又跳的。

    正当这裁判要宣布我胜利的时候,这时候突然的感觉到了身后又有风声极速的朝着我飞了过来,身子迅速的朝着旁边一歪,一把冰做的冰刺也是从我的眼前划过,直接刺入了那裁判的胸口,一击毙命!

    他的这一做法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每个让你不停的在下面议论了起来。

    每一会的时间,那家伙也会用一只胳膊撑着这台子爬了上来,其实输了并不丢人,但这输了就输了吧,还上来找存在感就显得很是的丢人了,他没多大的感觉,但冰冷她们的父亲却坐不住了,张开嘴也是冷声道“够了!来人把冰痕给我拉下去!”几个人朝着冰痕走了过去不过他的手上却出现了一把冰匕首,直接了结了上来两个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