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东西便回到了二层休息了一会的时间,虽然我没多大事,但这呆着也是呆着,还不如大睡一会,让自己的身子休息休息。

    两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变在我的睡梦中过了去,这下午的比赛也是再次的开是开始了,进程过得很快,毕竟剩下来的都并不那么弱,每每在哪个时候就分出了胜负,而且身上的受伤程度也都不同,遇到实在打不过的,直接就认输了。

    一轮一轮的都并没什么看点,毕竟用得上武决的真的是太少了,这里平常卖的武决普遍品品质不高不说,这还贵的离谱,所以这用的人真的是很少。

    再次的两个人下去,两个人又开始往台上上去,早早上去的那个就是极其憎恨我的那个人,而这另个一个,就是我旁边这准备往上走的人,哪个大叔。

    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见这大叔去跟那个人打,极其的狠毒不说,这大叔的人品又很好,难免会在这吃很多的亏。

    临走之前我也是拉住了这大叔“上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那个人,那人的心性实在是险恶,不要给他留任何的机会,能赢就直接把他踢下去或者直接打残,不要让自己的善心作怪,以至于最后反而害了自己”。

    跟着这人说着,不过他却摆了摆手,“你和他的矛盾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我们在佣兵团里这么长的时间,总不能真的自相残杀嘛,好了,你就在一旁看我如何战胜它他就行了,在你走的这段时间里面我可也是成长的啊”说着拍了拍我的手走了上去。

    看着这人我也是摇了摇脑袋,善良之人这世界上很少很少,因为善良之人不是被恶人所逼坏就会被生活所折磨殆尽,早就猜到了这人的性格,在我那拍住他的肩膀的时候也是把一股的木属性气息放到了他的衣服里面,我和着这台上的距离差的很少,即使有什么意外也可以替他抵挡。

    待人都上齐了之后,这比武也是开始了,上午两人身上虽然都受了伤,这休息了两个时辰配合着药物也都回复的差不多,总的来说,伤口反正都恢复了。

    战斗一触即发,跟我挺熟的那个是用的是大刀,一米多长那种,挥舞起来很是的缓慢,但力量足够,只不过这面对魔兽好用,但面对人类就有点悬了。

    这方拿的是一把大刀,对面的那个人也是使用的刀,不过他的是双刀,这看上去阶段都差不多,我也没在佣兵团待太久,也不明白他们的差距如何,不过这说来也奇怪,我在那佣兵团里面见到的几乎都是用刀的。

    两方的阶段都差不多,这开始的对碰是真的没什么好看的,毕竟阶段差不多,武器也都差不多,开始就是消耗体力的,要想在开始拼出个胜负没点好的手段并不容易。

    这一打就打上了个半个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每个人的身上都多多少少受到了些伤害,但并没有过大的伤势。

    气喘吁吁的都在各自带我一方休息,那大叔脱到现在,看来是真没什么特殊的手段,但那人就不一定了,像这样的人一般都会留一手,毕竟为了胜利,暗算偷袭又算得了什么。

    果然,这休息了一会的时间,对面的那人动了,双刀架着的方式很奇怪,进攻又不好进攻,防御的话还是有些可能。

    持着双刀快速的冲着那大叔冲了过去,见此之后,他也是挥舞着大刀准备防御,不过就看这人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袖子当中瞬间的飞出了两根尖刺。

    见此我也是早就想到这家伙会出此下策,上次的战斗就是靠着这一招,这次也是连换都不带换的,当我要控制着那木属性的气息去防御的时候,但如果他要是还有后手的话,我那点的木属性就气息很难防御,所以这两下并不能命中关键的位置我也没控制去防御。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是那大叔没有想到的,想用着手中的大刀去抵挡,但那么大那么迟钝的大刀并不是好挥动的,无奈只能靠双手去挡住。

    两根的尖刺被射进了他的腿部一根,胳膊上面一根,虽然避免了受到更重的伤害,但这手脚都受了伤,虽然不是很重,但都会影响行动。

    虽然挡过了这一下,但那人挥舞着双刀直接朝着他砍了上来,这一下根本挡住,双刀直奔脖颈,这一下也是真的要他的命。

    见此也是快速的控制着那木属性的气息直接转移到他的脖颈地方,一小片绿色东西直接在他的脖颈处抵挡,虽然这一片的气息很小,但是这气息可是直接和我阶段挂钩的,这人一没使用武决,二武器也不行,阶段也跟我差的太多,根本奈何不了这东西,不过就算是完全的挡住,但还是被这巨大的力道所冲击到,直接掉到了台下。

    不过此时的他还并不能喘过气来,毕竟致命伤害挡住,但这冲击力也不是闹着玩的,无奈我也只能带着他出去治疗,抬头朝着台子上面看去,这家伙的面色也是露出了异常的笑容,可能还是我连累了这大叔吧。

    比赛继续,没一会又是到了我上场了,这次我遇到的对手是同是佣兵团里面的一人,我的实力这佣兵团里面的人了都是知道的,我们平时没什么深仇大恨,大概的过过两招这家伙也是直接认输了。

    过了两场没想到哪恨我的那个人和冰痕遇上了,这两个人都是我不怎么待见的,而且两个都是恨我的,这两个家伙能遇上也是很有意思。

    那个人的实力本来就不怎么强,一直能走过来都是靠小手段的,但现在遇上了一个实力比他高很多的人,要想再使用那小伎俩就显得太难看了。

    这人的实力不知比他高很多,在场的几乎比每个人的阶段都要高很多,大概的看了看,这些人的阶段都是在碎体期,最高的也才碎体期就断初期,而这家伙最起码炼骨期几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