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睡觉还是挺安静的,除了有点提心吊胆的而已。他们敢把厉害的武修关在这里,也就说这里肯定是很危险的,这一地的尸骨,实力比我想象的大的有很多,但是却都死在了这里,也就说明了,这里肯定存在着碾压我的存在。

    昨天我查看了一下这些的尸骨,一个炼骨期人的骨头,从肚子上的骨头,向上呈现了一个半圆形的形状,这一口咬碎一个碎骨气人的骨头,这要是咬碎我也废不了多大的力气。

    这刚来这里第一天,睡觉总是不踏实的,一有点风吹草动,精神都要时刻的绷起来了,这样的时间一直持续到了半夜。

    白心纯躺在一边睡着觉,我还是继续的警觉着,这刚要闭上眼睛,就感觉到了地面在剧烈的震动,而且越来越快。

    我抱起了白心纯要往出跑,但是还没出去,我这小木房的房顶就被掀开,一个巨大的爪子从上面拍了下来。

    我抱着白心纯一脚踢碎了一面的墙壁就从这木房子窜了出去,回头再看,我那辛辛苦苦搭成的小房子已经彻底的破碎,而造成这样的便是那巨大的爪子。

    我抱着白心纯朝着这一侧的树林就跑了过去,在这光溜溜的地面站着,太容易成为那大块头的目标,虽然现在躲起来没多大的用,但是总比没有强。

    我躲在草丛里面观察着,那只大爪子又朝着那房子拍了两下,我那小屋子也彻底的移为了平地。在这房子倒了之后,我才看清那拥有巨大爪子的东西。

    那大概的形状和一头狮子差不多,只不过它的身高是那普通狮子的几倍不止,这一站起来足有十几米高,在它那背上,还长着两个翅膀,这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这一爪子下来,我真的可能会死。

    这头巨大的狮子来回的嗅了嗅,跑着就朝我冲了过来,他那巨大的爪子每跑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土坑,可以看出这力量的强大。

    我抱着这白心纯转身就跑,想要我现在就跟它打,我是真的没有多少的胜算。我一路的跑着,它一路的追着,我的速度根本比不过它,它那一步能跑出去十几米远。

    眼看着它离我越来越近,使得我也不得不唤醒白心纯。白心纯变成了灵抢之后,我的双手也是解放了出来,用双手配合着双脚在这树林里行走的更加方便。

    我往着树立里面跑,这长了翅膀的狮子就追,每每的追过来这森林里面的树木都要倒下去一片。

    眼看我们之间的距离离得稍微远了一点,后面的那只狮子直接是一阵的怒吼,我这刚要去握前面的树干,但是却被它这一吼我也是直接抓空,朝着地上掉了下去。

    我转头朝着后面看去,从我现在的位置到它眼前的位置,直接被他给吼平了,这一路过来的树木断的断,折的折,有的甚至直接被吹飞了出去。

    我也没想到这个狮子的力量这么的大,通过它的这么一吼,这安静的夜也不在平静,许多的魔兽都被吼得醒了过来,不过因为还害怕这狮子的力量,低吼了两声便转身里去了。

    光是威慑就能够让这些的魔兽直接离开,看来这头狮子在这里也是有一定的地位,不然就算是比它实力低也不会被它吓成这个样子。

    世间总是世事无常,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从我旁边的草丛窜出来了一头的魔兽,呲牙咧嘴的就冲我吼着,但我现在并不害怕它,我害怕的是后面那头巨大的狮子。

    我旁边的这头魔兽还傻乎乎的冲我叫着,那头狮子也是冲着我们跑了过来,巨大的脚步把地面弄得一震一震的,那头魔兽也是感觉到了不妙,转头看了一眼来的东西,吓得转身就跑。

    看见它跑我也得跑啊,不过我的速度明显没我旁边的那头魔兽的速度快,一会便跑到了我的前面,我看到这也算是看到了一个好机会,用灵气狠狠地加持到脚上,直接的向前面跳了出去。

    我这股的力道很高,使我直接来到了十几米之高,然后快速的往下落。我在空中控制着我的位置,一下落到了跑在我前面的那头魔兽的身上。

    我这一坐也是直接给它吓得不行,边跑边张着嘴来咬我,不过我在它的背上怎么可能咬的到我,所以我也是在这魔兽的身上舒舒服服的坐着,它恨我,但是它更加害怕我们后面的那个东西,所以它根本不敢停下,只能拼命地向前跑着。

    我也没想到我坐着的东西跑的这么快,慢慢的都开始跟那头狮子拉开了距离,一个在这里称王称霸的狮子肯定不干了,嗷嗷嗷的吼两句,两只巨大的翅膀开始上下拍动,慢慢的四肢都开始离开了地面,然后便飞了起来。

    妈的,这一下给我吓得够呛,那么大的身子,体重就更不要多说了,两个翅膀就然能带动那巨大的身子。不怕狮子能跑,就怕狮子能飞,这一飞起来的速度根本不是跑着可以相比的,一阵巨风刮过,那巨大的身子就快到达我们的头顶。

    巨大的黑影挡住了那明亮的月光,一只飞着的巨虎离我们越来越近,当时就给我吓得不行,伸着手掌拍着坐着的魔兽。魔兽也是知道了现在处境的危险,嗷嗷嗷的叫了两声,强大的四肢飞速的奔跑着。

    说来也是想笑,其实那头巨虎只是看上了我而已,它要是冲着魔兽来的话,刚才也不会放那些魔兽逃走。按道理说魔兽应该比我重要啊,不管是魔核还是它们的肉,对那头巨虎都是很有好处的啊,可它为什么就看上了我呢。

    坐在这魔兽身上想着,自从我身上的体质改变了之后,这一个个的魔兽见到我就像是见到了宝贝一样,不要命的攻击我,难道真的因为我的这一身的血脉吗?现在的解释也就只有这个了,如果我真的有龙和风的血脉,那现在这所发生的事情也就都不奇怪了。

    就算是我下面的这头魔兽拼命地奔跑着,但是还是比不过那头飞着的狮子速度,到了我们的头顶之上,向下俯冲,一爪子就拍了过来。

    这一下的威力也是大的不行,要是真的让它这一爪子排到了,还能活下来?这只爪子离我们慢慢越近,我下面的魔兽根本想不到这些,完完全全的跑傻了。

    这弄得我也是没办法,要是离开了它之后,我的速度根本跟那头狮子比不了,就算现在能活下来,也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又会面临危险。

    我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它的毛发,双手抱住它的脑袋,往着右手的龙凤印注入了几成的灵气,用这股力量就把它的脑袋往一旁扭去。

    我的这力量的作用直接使得它的方向向一方拐去,因为我力量发的突然,弄得这头魔兽也是疼得嗷嗷的叫。狮子的那一爪拍到了刚才所在的地方,巨大的石子土沙子乱飞。这股的力道就发生在我们的旁边,直接就把我们震得飞了出去,倒在了一边的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