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心璃的这一击虽然是很快,但还是被董越侧头闪了过去,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的伤口。

    董越伸手拽住了她,然后反手就给她推了出去,“臭娘们,等我收拾完这个小子,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你,去给我看着她,其他人跟我解决这个小子”,说着就带着人就向着我走了过来。

    虽然我现在的实力不是以前能够比的,但是我现在右手废了,这一堆的招式都用不出来,单靠一只左臂要降服他们还是很难的,现在就只能找机会带着绘心璃逃走了。

    “你小子三番两次来坏我的好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谁也救不了你”,十几个碎体期九阶段上下的人就向着我冲了过来,我现在也是没有太多的办法,用木属性的气息注入到手上,一掌朝着地上拍去。

    他们几个迅速的来到了我面前不到十米的地方,离我还有几米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人的脚下突然出现了几根藤蔓,把他们的身子都绑了起来。虽然这限制了那几个人的行动,但是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看到他们我也是苦笑不以,那几个人被绑,别人也没去帮他们解,直直的就又朝我跑了过来,这是多大的仇啊,要是我那东西上带毒你们也不去救的吗。体内把木属性的气息再调节到水属性,一会手上就聚集了一团的黑水,朝着灵抢的枪头就抹了上去。

    一共冲上来了是十一个人,用木气息控制住了四个人,但是因为我的释放的木气息不够多,一个人直接就挣开跑掉了。眼看这八个人快速的想我逼近,我也没没有了办法,握着灵抢就向着他们迎了上去。

    前面的几个阶段不高,根本抵不住我和灵抢的配合,一旦在他们的身上留下点伤痕,那股的的疼痛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只需要擦伤一点,那股的疼痛感就会使他们丧失战斗力,除非你的意志非常坚定,亦或是你有足够强大。

    最先的几个人也是挡不住我和灵抢的配合,迅速就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道的口子。划完一个就直接去朝着下一个冲去,我的这股气势一直到第五个人的时候停了下来。

    在我的灵抢划过第五个人的身体一侧的时候,突然一只的脚就像着我踢了过来,我迅速的收回灵抢去抵挡,一阵的巨力过后,我虽也是用灵抢挡住了这次的攻击,但是我也在原来的位置却往后退了几步。

    我虽然能顶住他的这次攻击,但还是架不住他们人多,一波一波到的攻击打上来,我也是越来的越承受不住。以一敌多,拼的就是一股气,这股气势被挡下来了之后,也就彻底的失去了先击,一次次的攻击我只能抵挡,抽不出一点间隙去进攻。

    我这一只胳膊顶的很难受,几轮的攻击下来,左手手臂都已经被震得麻木。三个人不断的进攻也是把我打的不行,体力支撑不住就直接的给我踢飞了出去,直到撞到了一棵树才停下。

    我此时的体力消耗的太大,体内的灵气也供应不上木气息修复我的伤势,嘴角流着鲜血,大口的喘着气息。

    有了前两次的战斗,董越也不敢再掉以轻心,过来伸手抓住了我的身子,照着地上一阵的砸着,就算是我的体质强横,也渐渐的承受不住这一下下的巨力。我现在的胸口很闷,大量的鲜血不停的从嘴里吐出来。

    又一次的给我扔到了地上之后,一把大刀也是从天而降,从我的肚子直接的扎了进去。现在的我全身都感到非常的疼痛,尤其是现在的肚子,都已经被这把刀贯穿,一直刺入了身子下的泥土。

    “哈哈哈,小子,我说过今天是你的死期,就是你的死期,现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不可能有人救你。不过呢,我还是很仁慈的,因为我会让你多活一会,来看一场大戏,去把那个臭娘们给我弄过来”,董越笑着对旁边的一个人说到。

    这时候,那几个被我用木气息困住的人已经挣脱了那些藤蔓,这也使我最后最后的机会被磨灭的更小。

    一会绘心璃就被一个人带了过来,扔到了一边的地上,董越也是弯腰伸出了手捏住了绘心璃的后勃颈把绘心璃给举了起来。此时的绘心璃也是没有任何的机会反抗,就像是一只猫一样,被直直的提着。

    “龙毅,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害了你,没想到我们那么对你,你还能在这个时候出来救我们。此生心璃已是没有任何办法报答你,如有下辈子,定在你的身边,一生一世”,哭得已经稍微嘶哑的嗓音说出来了很多的话。

    听着绘心璃的人话,我的意识野也是不清醒的厉害。虽然她们伤过我的心,但是这次出手救她们,我并没有多大的后悔,要说有的话,对不起我那些身边的人,还有就是没救得了绘心璃她们。

    董越也在一边哈哈的笑着,一脚踩在了我的胸口,一手提着绘心璃在我的眼前。“你不是很在意这个女的吗,不是三番两次阻拦我吗,今天我就要在你的面前弄了她”,说着他的一只手就慢慢的朝着绘心璃的红肚兜的纽扣上伸去。

    看着这个样子,我那叫一个恨,恨我没有强大的实力去救那个可怜的女人。现在出来一次没救了她们不说,而且还把自己搭了进去,风袋里的凰心绮想要从里面出来,可袋口被我紧紧的弄住了。

    虽然她出来能解决这次的麻烦,但是之后就会被这里面的人所知道,我可不觉得这学院里没有监视我们生活的人。那些的强者就算是监视着我,我也感觉不出来,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不敢赌。

    到时候我死后,风袋或是被他们拿走,或是被扔在这里,凰心绮都可以靠着自己的实力逃走,但现在不行,现在的人太多。

    我的意识越来的越模糊,啊,这就是死的感觉吗。我慢慢的想着,但想到绘心璃到时候的样子,我就强忍着这股意识不让它慢慢的流逝。随着我身上的血液流的越来越多,绘心璃的哭声也是越来越大。虽然董越的手往着她身上伸去,但是她却看也没看,一直在对着我说着什么。

    一个没有强大家室,没有强大力量的女人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的难过的。而眼前的这个平时看上去是那么坚强的女人,人生却是这么的痛苦。被长老看上威胁,被人三番两次的要去夺走,现在她的哥哥又死在了她的面前,而自己也要面临数不尽的痛苦。

    活的这么苦的女人还在这世上努力的生活着,凭什么都是人却非得让一个女人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凭什么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救她!这一切都是凭什么!

    “凭什么!”我强忍着全身的痛苦大声的吼了出来,但是并没有多大的作用,董越的脚从我的胸口上离开,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为什么,因为你弱的可怜,哈哈哈”。“弱的可怜”我也是跟着笑出了声,果然还是力量是根本啊。

    董越的手也是伸到了绘心璃肚兜的纽扣之上,一把向下了扒了下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的紫色气息直冲上了天空,平静的夜也因这股的气息变得不在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