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菜很美味,我们吃得也很快,要是不快的话,全让那个炎胖子吃了。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几个也踏上了回去的路途。

    原来大多数都是在外门,那时的我们几乎都是占了外门弟子的顶头,但现在我们虽然不是这里最弱的,但却还没有到能保护自己,不让人任意宰割的地步。

    现在我的处境也是危险的不行,刚来就把这里面前几的门派,虎门的人给招惹了,而且还差点杀了那二十个人的头头。我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我真的是走到哪,灾难就跟着我到哪啊。

    我们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往出走着,在星空下面打打闹闹着,生活过得也是别有一番的风味。没走多远便又到了分别的时间,龙晓儿她们依依不舍的跟我打着招呼离开了,而炎硕他们也没走多远也打着招呼离开了,毕竟我们住的都不是一个地方,想一块走也很难。

    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在星空下面行走着,本来应该是两个人的,但是龙华在我们去吃饭的时候也是拒绝了,一天天的都在修炼之中度过,要是我天天像他一样原地不动的修炼,估计早就郁闷死了吧。

    这股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轻微的响声打住了,这股的声音很小,但是在我这身的体质下,这想要听到也是并不难。站在原地仔细的听了一会,这股的声音很是杂乱,很多的脚步声交织在了一起。

    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好奇心大,有点的动静就是想要去看看,这次也是不例外,这大晚上的,再加上那么多杂乱的脚步声,这件事肯定不会简单,要是不去看看的话,今天都别想睡觉了。

    我偷偷摸摸的寻着声音的方向找去,钻进了草丛之中满满寻找着声音的方向,这个学院大的不行,光是这里面的树林就是很大。我在这草丛之中迅速的移动着,慢慢的便看到了许多的人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这样跟了一会,前面的那帮人就不动了,看样子是到了地方,可我现在所在的草丛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寻找了一棵旁边的大树就爬了上去,发生的一切也都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一片稍微空旷的地方,乱七八糟的站着有十一二个人,而除了他们,还有着一男一女。男的已经在一边的地方被打的不行了,身上出了很多道的口子,躺在地上已经是奄奄一息。

    在另一面,一个女的已经是泣不成声,哭的花枝乱颤,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裂成了一道道的口子,身体上光滑的肌肤都显露出来了很多。此时的那位女子并没有用手遮盖露出的地方,而是抱着一个男子的腿在苦苦的哀求着。

    看着这一场的画面,我似曾相识,因为在这下面的主要人物我都认识,而且还都有很大的渊源。

    奄奄一息的那个男的是我原来所帮助过的绘勇,而那个一副坚强容貌的女的,但现在已经哭的不行的人,就是那绘心璃。绘心璃抱着腿的那人便是董越,而董越旁边抱着胳膊在一棵树旁边嘿嘿笑的,就是那差点把我打死的罗恒。

    眼前已经出现在我眼前不止一次,加上这次已经是有三次之多。我前两次付出了很多去救这一对兄妹,但是没想到救了她们两次之后一句“谢谢”没有就算了,而且在我救她们过程中,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却视而不见,狠狠地伤了我的心。

    眼下的情况,在董越他们杀死了他哥之后,把他哥的实体一埋,到时候就算是执法殿的人想查都没有那么容易,而绘心璃的下场就不用多说了,那肯定会承受前所未有的痛苦。现在他们不很快的去杀他哥,只是想逗她玩而已,到时候就算当着面杀了她哥,她一点的办法都没有,而且自己也会任人宰割,想死都死不了。

    这样的场面要是发生在以前,我肯定会毫不留情的下去救人,但是现在,我这个想法却是小的不行。先不说她们狠狠的伤了我的心,而且就算是我要救她们,我也要一个人面对十几个的强者,这根本不是只有一只好的手臂的我可以应付的了的。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回头就跳下了这棵树,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走了没两步,我就狠狠地在我的心窝处捶了两拳,我的心为什么就这么的软,为什么见到了以前深深伤了我的心的人还能再软下去。用手狠狠地锤了一下地面,拿着灵抢就朝着过来的方向迅速跑去。

    “董越,你放了我哥好不好,你只要放了他我任你处置,不管是当牛做马,只要你放了他”,绘心璃的眼泪不停的在俊俏的脸上划过,抬着头冲着董越苦苦哀求着。

    “哈哈哈,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真的是好笑,以前让你从我你不从,你现在想从我,可是我现在觉得你就像是一个**一样,不值得我去玩弄。本来还有个愣头青的傻小子帮你们,但是你们却看都不看人家一眼就走了,你说说你们啊”说着董越还摇了摇头。

    “像我这么心慈手软的人跟你们就不同,我会给你们机会,只要你去伺候好我的这帮兄弟,我或许会给你哥留条命,至于他能不能活,现在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四处的人哈哈的笑着,绘心璃用力的把自己虚弱的身子站着起来,“你说话算话吗”,“那当然”,听到了他的话,绘心璃伸手解开自己的外衣,随着外衣的脱落,身子上也就只剩下了一件内衣,除了重要的地方,别处的肌肤都露了出来。

    “老大,这小妞的身材真的是不错啊,够哥几个好好的品尝一顿的了”,“哈哈哈”,四处的声音不断响起,当绘心璃伸手放在内衣上的扣子,要拧开的时候,眼神却是彻底的呆住了。

    一把剑入肉的声音从这静谧的树林之中响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董越从风袋中拿出了一把又一把的长剑往着绘勇的身上扔着。

    绘心璃哭着跑过去用双手捏住了董越的衣服,“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伤害他”,好听的声音现在却带着痛心的悲伤。“哼,我就是看他不爽,我杀了又能怎样,你又还能怎样”,说着董越的一只手搂住了绘心璃的细腰,另一只手向着董越扔出了又一把长剑,直逼绘勇的脑袋。

    绘心璃伸着手想要去拿那把剑,但是腰部却被董越搂住,绝望随着这把剑的速度越来越深,就在这把剑要落到董越头部的时候,却被一只长枪打飞了。

    我伸出手来查看董越的伤势,但董越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龙毅,我真没想到这最后的时候还能见到你,我现在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上次的事情请你不要记恨心璃,当时是我拦住她不让去救你的”,听着绘勇说着话,他嘴里的血液又从嘴里流了出来。

    “龙毅,请你救救心璃,我们一家现在就只剩她一个,我的妹妹就只能交给你照顾了,这是我的父母临死前给我的一个盒子,我是不能打开它了,但这里面的东西肯定不会简单了”,他说着,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我伸手接住,他紧握着我的手,“龙,龙毅,心璃就交给你照...”,后面的事还没说完,他的手便落了下去。

    “喝,没想到又是你,人家能那么伤你的心,你还能来救她们,你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个女的啊,哈哈哈”,在他还说着话的时候,一道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要你死”绘心璃说着,一只聚集着灵气的手就朝着董越的脸上刺了上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