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长老拿出了另一个令牌在我的上面对了一下,我上面那八百八十五的点数就变成了七百八十五。在刷完了之后,他的手也是一挥,在那扇门上注入了点东西,那扇的大门也就开开了来。

    “那请问长老,我到时候再进来,是要如何进来,还需不需要再付这点数”,虽然我现在着急出去,但是问题解决完了之后不知道怎么进来可怎么办啊。“到时你在外面把那令牌放在这门上我便知道了,这点数只需要出去的时候刷上一次即可”。

    听到之后,我跟长老告了辞,一脚进去,眼前的光亮也被黑暗所代替,不过这股的黑暗消失的很快,光线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另一幅的景象。

    看着眼前的东西,看着这一花一草,感觉这段的日子都像是被隔绝了一样,不过现在并不是感叹的时候,因为龙华他们现在也许被欺负着。

    一路朝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这个学院还是像原来一样的热闹,一段的时间过得很是平静,现在突然到了这里还是有点不适应。

    接近了自己的屋子,没想到却被人包围了起来。躲在一边的草丛数了数,这来的人大概有二十个,而且这等阶都不算低,最低的是八阶段前期的,最高的已经是到达了炼骨期。

    我皱着眉头看着这阵势,我这才几天不在,这就惹上了这么强大的对手,而且还是二十几个。我正在思考着怎么应对,但在这个时候也是传出来了女人的声音“我说了,我们不会加入你们虎门的”,“本来我们好好跟你们商量,没想到你们还这么的不知好歹,有多少人想加入我们虎门都没有机会,哼,兄弟们,把她们几个女人都给我绑走,给兄弟们潇洒潇洒,男的都给我打废了”。

    “虎师兄,听说他们有个叫做龙毅的很不好惹啊,到时候让他回来见到了这么办啊”,“哼,就凭他一个人还能闹翻天了吗,还敢跟我们虎门做对吗”,说完了之后这些人便向着围着的人扑过去。

    听到这里我也是等不下去了,刚才发出的声音明显是童菱菱发出来的,虽然童菱菱的实力很高,但是面对这二十个人也是办不到的啊。既然他们还没发现我们,那就只能先发制人了。

    我起身要拿着灵抢冲出去,没想到这时候凰心绮却从风袋里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旁边,“龙毅我也来帮你一把”,说着她就在前面划出了一道七色的彩痕。我回头看了一眼凰心绮,“别让她们收欺负了”,听着凰心绮说完之后,我便拿着灵抢冲了进去。

    我现在的右手废了,很多的重要东西都用不出来,所以在这出去的时候我把一团的黑水抹在了灵抢之上,这样应对他们还能简单一点。

    冲进去之后,这再次出来就到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因为这速度较快,到了这么近以至于他们还并没有发现我。既然是背后偷袭,那么就先瞄准那些强大的人,毕竟强大的都战斗不了之后,就算我筋疲力尽,童菱菱她们也可以完全的应付。

    一把银灰色的灵抢穿进了人群之中,这二十几个人就直接的有四五个刀下了,并不是我给他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而是那黑水的作用。把这黑水涂在灵抢之上,这只要划出了别人一道的口子,这黑水附着在伤口之上,这股的疼痛更加的强烈,这可不是平常人能够承受的。

    几声剧烈的惨叫声音响起了之后,全场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龙晓儿她们见到了我之后一个个的高兴的不行,而另一方的人见到了我之后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我也没跟他们废话,这直接来抢我亲近的人,就算是你有一万个正确的理由,你在我这里却什么都不管用。

    我和这灵枪的配合自然是不用多说了,虽然他们的实力很强,但是我没必要给他们造成重伤,只需要伤到他们就可以了。

    我的这股气势根本不是他们可以阻挡的了得,一枪一人冲进了人群,一会的时间,这原来的二十多个人差不多就都躺在了这地上,一个个捂着各各地方的伤口嗷嗷的叫着,剩下的人也就剩下了六个人,而这六个人就是正在对抗着童菱菱她们的人。

    他们见到这阵势不妙了之后,一个个的也都不再进攻,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地方跟我们对视着。

    “哼,我还没想到在这内门敢有拦我们虎门的人,你好大得本事啊”,领头的那个炼骨期一段初期的人跟我说道,听到他的话,我也是想笑的不行,“你们连她们都敢欺负,那么你们今天就算是这虎门的人又如何,谁也别想安稳的离开这里,菱菱来助我一臂之力”。

    在我说完了之后,童菱菱也带着两双绿色的拳套跟着我向他们一起冲过去。别看我们只有两个人,但是我身边的这位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然也不会让三个人来去阻挡童菱菱一个。

    一对带着虎啸的双拳就照着前面轮了过去,两个人来挡能勉强挡得住,不过在童菱菱的绿色印记一亮出来之后,这两个人便是直接的飞了出去,然后去打剩下的两个人。

    我的灵抢划过了一个人的大腿之后,那个人也是躺在地上打滚嗷嗷的叫起来,但是我面对的这个他们的头头还是很强大的,跟他耗了半天也没出个结果,这要是在我右胳膊还好的时候,这人早已经躺在了这里,但是现在却不行了。

    那剩下的两个人根本不是童菱菱的对手,两下之后便又飞出去两个人影。我这一只手面对着这个人还算是吃力的,在他注重防守之下,我是根本的伤不到他们丝毫。

    打着打着,一对绿色的影子从我旁边飞了出去,那个人见了之后赶紧的往后一躲,童菱菱的这一击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我也是趁着这个机会从这股的烟尘之中窜了出去,直接用灵抢刺穿了那个人的手臂,把他直接钉到了前方的一棵大树之上。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二十个的碎体期的强者和碎骨期的人就都躺在了这四处嗷嗷的叫着,而我眼前的这个虽然强忍着这股疼痛但是也是忍不住叫出声。

    这个头头的一只右手被我带着黑水的灵抢直接从右手手骨穿过,直接穿到了这棵大树的后面,连带着大树都被洞穿。

    一会童菱菱她们也是走到了我的身边,虽然她们全都过来,但是我丝毫不觉得他们能够直接跑掉,这在皮肤上的黑水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受的了得,这次直接附着到了人的伤口之上,这样的疼痛可想而知。一个个的都在不停的用手捶着受伤的地方,有的人甚至更是把武器拿了起来,照着自己有着黑水的手就要砸下去。

    我一个加速过去把那些要自残的人的手中武器打了下来,然后用绳子全部的都绑在了一起。起身又来到了那个钉在树上的人的面前,收回了他伤口上的黑水,不过灵抢我并没有拿下来,敢动龙晓儿她们,看来是真认为我是个废物。

    “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了”,我冲着那个人问到,那个人用着左手捂着被灵抢贯穿的地方,“哈哈哈,我让她们几个进我们的虎门是给她们面子,你们敢打我们的人,你们今后都在这地方混不下去,你旁边的女人都要成为我们的奴隶,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