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自己的小门,也不怕被人进来盗东西,因为这里的所谓的锁子都是用自己的药令开的。

    朝着换药点的地方走去,长老在昨天的时候已经把这大概的位置都已经交代过,所以今天找起来因不算难。走着的这一路上,看着有很多人在叫卖着东西,虽然也是卖东西,但是这些人却都并没到炼丹大师。

    这些叫卖的人都是把要卖得东西摆在自己屋子的前面,虽然长老没说这件事,但是这么长时间肯定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一群炼丹师能有什么好的东西,像炼丹大师我估计都不用这样的叫卖,就会有人去上门买。

    很快我便来到了一个名叫药店的地方,这名字起的我也是很无语,直接就叫做药店,要是放在外面还以为这是一个医生开的。不过炼丹师和医生没差多少,医生主要是医治,而炼丹师是什么丹药都炼。

    朝着这里面走进去,这四面的的墙壁上都是放着格式各样的丹药,再往进走去变看到了一个长发懒散,衣服破旧,正在拿着酒壶喝酒的老人。都说人不可貌相,我当然也不会低估了眼前的这个老人,毕竟能来到这里卖丹药的,我也不会认为是个普通人。

    我朝着他走了过去,他一直拿着一棋盘在自己下棋。我走到了他的旁边,道了一声“长老我...”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让他打断了,“正好我无聊的厉害,过来跟我下盘棋吧”,我当时是很是无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起身来到了他的对面,坐到了一方的位置,“你是来卖丹药的还是来买丹药的”,那个老人边收拾着摆着各种子的棋盘跟我下着。“这位长老,我是来卖丹药的”,说着我便把丹药都给他拿了过去。

    “来吧,下棋吧”,他拿着一颗黑子就下了下去,我长了这么大,还没怎么接触过这种的东西,我人生一大半的时间都放在修炼上了,怎么可能会这种的东西,不过他要下,我也是只能陪着下着。

    那个长老边下棋边喝酒,下着下着他一眼看到了我旁边放着的丹药,拿起来一颗回气丹转着圈的看着,当我还在思考下一步起怎么下的时候,他拿起了我的那颗回气丹一张嘴便扔了进去。

    我当时就看懵了,这检查丹药都是先尝一颗的吗,要是我炼的一颗毒药怎么办啊。他不断的咀嚼着那颗丹药,时不时得还拿起酒壶喝上两口。

    “别看我啊,下棋下棋”,听着他的话,我也是在思考这棋怎么下,这一个老手欺负我这一个新手是怎么回事啊。

    我低着头思考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个结果,他也没催,我拿起了一颗棋子就下了下去,当我抬头去看他的时候,他又抓起了一把的丹药放在最里面嚼着,我朝着我原来放着丹药的地方看去,已经都是一颗不剩了。

    我当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这辛辛苦苦炼的丹药被他这么一小会就当糖豆都吃掉了啊。我生无可恋的坐在这里,他的一步棋下下去之后,也是结束了这盘的棋。

    下完了之后,他喝着酒,还用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之上“年轻人,不要这么的颓废,要顶天立地的啊”,他一脸的感叹到,妈的,当时我都想给他吊起来打,我这辛辛苦苦炼了这么长时间的丹药,竟然被你当糖吃了,我还能怎样啊。

    “哈哈,玩笑,玩笑,那些丹药是你自己炼的吗”,他的笑容收了下去,露出了一脸的严肃,看着他突然的严肃,我也是没太多的语言,我冲着他点了点头。

    “哈哈哈,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能把这小小的回气丹和疗伤丹都能炼到能增加生命气息,不错不错,你以后的丹药来这里卖,我给你多加两成的价格”,听到他的话,我也是高兴的不行,这多加两成能让我额外多赚多少的药点啊。

    “好了这是你这次所卖的点数”,在他说完了之后,用手一招便把我怀里的药令吸了过去,大手一挥上面就多了点东西。

    我跟着长老道谢便离开了,临走还听他说到“下次来多炼点丹药啊,你炼的丹药很好吃的”,听到他的话,我也是叹了一口气,合算我炼的丹药都是给他当糖豆吃得啊,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可不觉得学院把我们弄到这个地方就是给他炼丹吃的。

    我看着手中这药点,里面多出来了一串的数字,三百八十五。我掂量着这药令,这一次也没算是白来,虽然不知道这药点在这里算多还是算少,但是毕竟是我在这里的第一笔财富,拿着我的这笔财富就在这里溜达了起来,看看有没有一些别的丹药药方可买。

    这里面的自己开的小店还是挺多的,说是小店,不过就是摆在自己的屋子前卖点东西罢了。我走的这一路上左瞧右看,一个个见到我都嗷嗷的叫着,大概的转了一圈,炼的丹药都差不多,没有什么我看得上眼的,不是说丹药不好,而是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卖的药方就更加的不用多说了,所卖的药方都是他摆着所卖的丹药,丹药都没人买,这丹药药方自然就卖不出去了。

    大概的绕了一圈,也没见到几个自己看到上的,看来要买东西就只能去那学院里面开的丹药店里面去了。

    来到这里这么长的时间,有一样的东西让我很是好奇,在一面墙上贴了很多的纸张,这纸张上摆着各种男女的信息,和他们自己的灵信。我在这里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好歹,摇摇头便离去。

    这回来的时候,我就待在了小屋子里面炼着丹药,既然怎么样给他都是吃,索性就只炼一种回气丹就算了。这一炼直接炼到了晚上,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

    这炼丹是很考验灵气和精神力的,注意力不够集中,这丹药就炼不好,如果灵气控制的不好,那么火属性的气息一上一下,控制不好,那照样会练不好。

    这躺了一会,饭菜的香味又传了过来,看来凰心绮又亲自下厨做饭了,闻着这香味,口水都要流了出来,起身便朝着饭桌走去。

    一夜时间平平常常,第二天一早便拿着丹药就去找那个长老,可也就是在这路上,有着两股的信息传来,而我给这两个灵信的人便是和我一同居住的那两个人。要是没什么大事,捏碎一个就够了,但是现在两个都捏碎了,也就说他们遇到了大麻烦!我加紧了脚步朝着那位长老所在的地方走去。

    等我到了那个的地方之后,正在一个人独自下棋的长老也是见到了我。“来的正好,来跟我下下棋解解麻烦”,长老说完便招呼我坐下,“长老,我的兄弟在外面出了麻烦,请问有什么方法能从这里出去”,我闲得十分恭敬,半弯着腰冲着长老问到。

    “哦,是有事啊,你拿着那令牌去你们进来的地方刷上一百的点数便可以出去了”,长老说完了之后,我便转身要离开,不过被他叫住了,把丹药都给他之后,也是又给了我四百点的点数让我离开。

    我顺着记忆朝着这进来的地方走去,进来的时候很慢,出去的时候很快,加快速度跑了一会也就走到了那扇传送门的位置。

    看见了那旁边坐在摇椅上的长老我就走了过去。“长老我有事情想要出去,请问该如何...”,“把你的令牌拿上来”,听着他的话,我把怀里的令牌送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