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地歇了一个时辰之后,这第二场的测试也是要开始了。不过这次的测试是不会把人排除出去的,而是评定这成绩的好坏,所以这次的炼丹大家都会去好好练这颗丹药,毕竟这关系到以后。

    “好了,这第二场的测试要开始了,这次的测试是主要是看你们所练的丹药的纯度,你们也都应该多多少少的知道,这每个人炼的同一颗丹药的好坏都是不同的,而不同就决定了这丹药的好坏,也决定了同一等阶炼丹师的上下中等,所以这次要拿出你们最好的实力来炼这颗丹药”。

    在他说完了之后,上次的那帮女的又出了来,一个个的端着小木盘子又走了上来。上来的这些人我都大概的看了看,这基本上都应该是这学院里面的学员,要不然还得花费资源去外面找,在这里面招人就简单了,用点月火点就可以在这学院里找到很多的人。

    这次的测试和第一次不同,这次的测试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为三个时辰。这个小木盘里给的是三份的丹药材料,也就说想要把这三份都练完,然后从中选出一个最好的丹药,这一个时辰就要练成了一颗丹药,这时间上还算是挺赶的。

    升起了丹炉内的火焰,就开始放入各种的材料开始炼化,一道道的过程,也不算难,因为他给的那份丹药药方上已经把步骤都给了,只需要照着上面的步骤一炼就可以了,不过想要练出好的丹药,那必须就要把里面大概的步骤揉捏得很细。

    我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炼丹师,所以我所炼也不怎么好,要说的话,也就只会比平常人所炼的高上那么一点,不过我有着五行的属性,所以炼不管什么种类的丹药,我都可以应付。

    三个时辰过后,我只练了两颗丹药,也只用了两份的材料。虽然他给的是三份的材料,不过这已经练出了自己的水平,那么再多练也是没有什么意义,而且这还要赶时间,耗费精神,到时候再没练好,那么一切都白费了。

    待这三个时辰过后,有人把三份材料,三颗丹药都练了出来,而有的人却是连一颗还算是好点的丹药都没练出来,三颗丹药上都是有着还没有完全炼剩下的杂质。

    三个时辰到后,我们也是一个个的人去长老那上交了丹药。等轮到我的时候,交上了两颗丹药,长老没有太多的评价,给了我一个牌子,又在牌子上弄了点什么东西便就轮到了下一个人。

    我看着手中的这个牌子,跟月火令的颜色不同,月火令是红色,而这个是白色,在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药”字。

    我们这些人都领到了这个药字令牌之后,这长老也是带着我们往另一个地方走。一会便又走到了一个大门前,不过这次的大门就是普通的门,不是像上次的传送门之类的。

    进去之后,仿佛又来了一个地方,这月火学院比我想象中的大的太多了,光是这两个地方就是表面上根本看不见的。

    这个地方跟月火学院那里面的地方差了很多,这里面有着很多的树,各式各样的建筑虽然不太豪华,但是显得很是朴实。这里基本没什么公共的建筑,有的都是一些类似这里学员开的小店,一个个的人在里面不停的叫卖着。

    很快那位道服长老就又带着我们往一个地方走,到了一个大概类似于住的地方才停下。冲着我们大手一挥,我们的令牌上就显示了不同的数字,这应该是就是我们住的房子的数字。

    在我们分开之前,这位长老又跟我们说了很多的东西。主要就说了一些在这里面规则规矩,大概的分布。

    在这里面用着的都是这“药”字令牌上的另一种货币,可以用自己所炼的丹药去和这里的管事换取相应的药点,药点可以在这里买炼丹的材料,买丹药,甚至可以买丹药的药方,只不过这价格上就会不同。

    在这里每个月都可以从这普通的炼丹师往上面考,在到达了炼丹大师之后,还可以用药点在这里面买下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这个期限直到不在这个学院之后。

    我也通过自己药令上面所写的数字,找到了自己的小房子。推开了房子之后,第一眼望去是很整洁,在里面绕了绕,一共有两间的屋子。第一间就是这刚进来的地方,而另一间就是自己所住的地方,虽然那刚进来的房间不大,但是住的地方还是有一定的空间的。

    有一个自己的小床,床的旁边还摆着两盆的小花,过去嗅了一下,就是普通的花。在床的旁边还有着一个土黄色的丹炉,在丹炉的旁边还有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放着一个个的小木盒,只不过现在里面还没有任何的东西。

    不管是这屋里的东西还是摆设,不管是这个地方的规矩和生活,都是围绕着炼丹而做成的,没想到这个学院在这炼丹的事情上弄了这么多的东西。对了,回来的时候忘了问长老这里是否可以随意的出去,要是不要让出去的话,那到时候龙晓儿龙华她们受欺负了该怎么办,哎,找个机会还是去问问长老吧。

    来到了这里面,生活才算是真正的清净了下来。我用手拍了拍风袋,“心绮出来吧,现在没事了”,在我说完了之后,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每次一和凰心绮待在一起的时候,心里都会感到异常的平静,这股的平静就和韩玉待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凰心绮出来了之后,也是坐在了我的旁边,给我捶捶肩膀。凰心绮在别人面前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很是严厉,什么都知道的高高在上的女神一样,但是在这私底下,那股的高贵的气息就被完全的收起来,露出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龙毅,你是不是又在想给你编织香袋的那个女人啊”,凰心绮的话声很轻,听不来任何的感情。我冲着她点了点头,“你是怎么知道我有个香袋的啊”,我很是不解,我在凰心绮到面前也没露出过香袋啊,别说是凰心绮了,除了我和韩玉意外,我还真的没让别人见过。

    “我还在蛋里面的时候就能感知到外面的事物了,每当你一拿出来那个香袋的时候,心情都会波动的厉害,那个女人是不是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听着她的话,我轻轻的叹了口气,这聪明的女人真是可怕的厉害啊。

    接下来我就跟凰心绮把我和韩玉之间的事情都和凰心绮说了,但她在听着的中途没发表任何的意见,也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就是静静的听着,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