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有着帮助的人,我看了眼也不会红,毕竟我带的白心纯只是来玩的,不是来帮助我炼丹的。我熟悉着这个丹药药方,而白心纯也从我的怀里爬了出去,当我转过头朝她看去的时候,她正趴在药材的旁边来回的嗅着。

    当我这东西背的差不多的时候,发现白心纯在吃着什么东西,我也没再在意,当她拿起了一棵的药材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而白心纯也不会装着什么吃的,那她正在吃的就是药材!

    我赶紧把白心纯要放到嘴里面的那棵药材夺了过来,然后按照我的记忆检查着,药材,果然少了一株,而缺的那一株就我从白心纯手上刚夺过来的这一棵。

    我扭着头朝着白心纯看去,她还在有滋有味的咀嚼着刚吃的那棵药材,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我。我真的是郁闷的要死,你说你一个灵枪,吃什么药材啊,本来还能有一次失败的机会,现在这次机会就让我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吃了。

    我郁闷的看着她,她还在有滋有味的吃着,大眼睛还一眨一眨的看着我,看得我是一顿的气,照着她的脸上就是一阵的揉,揉得她眼泪兮兮的看着我。

    生气归生气,但是好赖她还给我剩了一棵一样的,不然的话还没开始我就要往回走了。用左手控制着火属性气息,把里面的木柴慢慢的点燃了起来。火属性气息小的,这要给丹炉生个火都会很难,如果要是会火属性的武决,对这炼丹就会很占便宜,我这火属性气息虽然不比别人自带的强多少,但是好歹是强一点。

    一会的时间,我的炉子里的木头就开始燃烧了起来,一旦这着了一点的火星,就能随着自己的灵气控制着火焰的大小了。炼丹材料的耐烧程度都是不一样的,想让一样了除非自己的火属性很强,或是找到全是同样耐火性的材料,像我这样两样都没有的,只能慢慢的烧了。

    先把第一样材料烧的差不多了,然后去弄第二种材料,这少了一只手就是难拿,这只手不能离开炉子,不然里面的火就要停了。幸亏我提前把材料往我的身边拿进了一点,我转过头想要拿,没想到这白心纯又偷摸摸的要伸着手去拿我那炼丹的材料,一下再给我吓坏了。

    我的左手不能离开,右手手骨又碎了动不了,拿嘴又叼不到她的衣服,眼看我这里面的这棵材料要被烧练的快不行了,我伸着脚就去勾白心纯。白心纯的双手还往前爬着,但是爬着爬着就动不了,回头看着我,反脚就给它勾到了我的怀里,然后用嘴去叼下一棵材料。

    一棵一棵草药慢慢的练着,里面的材料都烧化了之后,开始控制着灵气去把它给揉捏融合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心纯被我勾回来之后也没再去吃那些草药,在我的怀里睡了起来。

    我也没用太多的时间,这一棵棵的草药就被我给完全的弄到了一起,别的烧练的草药,也都被我完全融到了这颗丹药之中。炼丹之人,更是对这心性的考验,要是集中不了注意力去控制材料的一举一动,那么和一个没有火属性气息的普通人差不多。

    这丹药弄好了之后,直接控制着灵气把它弄了出来,因为我只有一只手,所以这要是盖上丹炉后就没办法往里面放草药了。盖上丹炉会使这里面丹药的气息不外放,更加的好控制,丹药的气息更加的好,但是我一只手,所以也只能这样办了。

    等待这丹药出来了之后,这香气也是跟着出了来,但是没我练的没那原来丹药的香气大,控制着这颗丹药就回到了我的手上。看着这颗黑溜溜的丹药,并不是我练的不好,而是这颗丹药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我这颗丹药虽然练的不是很好,但是并没有在上面看到没乱七八糟的杂质,总体来说,也还算是可以的。

    在我练好了之后,这场是也是有很多人都练好了,但是也有着还在练的,还有的已经垂头丧气站在那一旁的。练好的都要一个个的去给长老看,我也是不例外,拿着这颗丹药就朝着长老走过去了。

    走到了一位长老的面前,把这颗丹药就给他拿了上去。长老拿着我的这颗丹药,转着看了两眼,“虽然没有材料没完全练成的杂质,但是这药的药性还是不怎么好的,但是对于第一次连这丹药的人也算是成功,总体来说一般般吧,你过了”。

    我跟着这长老弯腰道了一声谢我便离开了,而那颗丹药就被长老收走了,当作是我的成绩了,毕竟到时候一下炼傻了,那么长老还可以跟上面交代这颗丹药是我进来所练的,而不是走后门进来的。

    半个多时辰之后,着场上的人也都有了结果,八十多个人,现在就只剩下了四十个,走了一多半。这也算是正常的,毕竟炼丹师哪有那么容易就好当上啊。

    我们这剩下的四十多个人还站在场地上,另外的人都被另外的长老用那扇门送了出去,而我们剩下的这些人在这里休息准备下一场的炼丹,我也是趁着这个机会要跟白心纯好好的聊聊,要是下场趁我没注意她还吃了药材的话,那我不就得哭死了吗。

    把这怀里的白心纯摇摆醒了,看着她还在迷糊的大眼睛,我真的是不忍心去跟说她,但是这不得不说啊。“白心纯啊,那些材料是对我非常的重要的,你不能乱吃的知道吗”,我故意的虎着脸跟着她说着。

    我要是不虎着脸,要是不认真跟她说,她也许会不放在心上,但我这么虎着脸一说,看着白心纯那漂亮的大眼睛又开始湿润了起来,我也是真的无奈的,捂着额头一阵的惆怅。

    “那个,心纯啊,对不起了,刚才我对你有点凶了,你原谅我好不好?只要你原谅我,我就把这剩下的材料都给你吃”,我苦笑着跟着她说着,她听到了之后,也是用小手擦了擦眼睛,冲着我点了点小脑袋。

    我把剩下的那将近一份的材料都拿到了她的眼前,她想吃就让她吃,毕竟现在对我也是没多大的作用了,那些的配方都记在了我的脑袋里,需要这丹药的时候再买点再练就好了,这丹药的原材料也是不贵。

    刚才吃材料吃得挺欢的白心纯,现在这材料送到了她的前面了之后,她却是摇了摇头。我奇怪的看着她,她刚才好像的吃着材料,但是现在却不吃了,难道说刚才的材料味道很好吗?以前我练回气丹的时候也没见她去吃过那材料,看来这世上也是有着白心纯不吃的东西啊,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