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的时间过后,也该去那招收炼丹学员的地方了。睁眼过后,凰心绮已经回到了风袋里面,而白心纯还在趴在我的胸口上睡着觉。凰心绮和白心纯不同,白心纯原型是一把武器,而凰心绮的本身确是一头凤凰。

    白心纯是一把灵品的武器而已,要是阶段高了,或许还会有很强的强者来抢,但是却只是灵品,就算是能变成人形,但世间万物,什么都有,就算是出了一把灵品就能变成人的武器也不算是太奇怪吧,再说了,这表面和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没区别的白心纯,谁又会认为她是一把武器。

    白心纯平常看上去只是一个比平常的女孩漂亮很多的小女孩而已,但是要是像什么了解凤凰的人,或者魔兽野兽的知道凰心绮的本身之后,肯定会不惜一切的代价来抢。凤凰的血脉可是非常的珍贵的,尤其是对魔兽野兽,得到了一个凰心绮,要振奋整个族都不算难了。

    在这表面上看来,要是把凰心绮和白心纯放在一起,大多数的人肯定回去选凰心绮。虽然凰心绮和白心纯都各具魅力,但是要不是有什么特别嗜好的,肯定是会去选凰心绮,所以在这学院里的日子,也就能苦了她了,除非我有了很强大的实力,这股的实力可以强大到没人敢打凰心绮注意,虽然这时间很漫长,但我肯定会去做到。

    下定了决心之后,便带着白心纯朝着外面走去,不过在她的身上披上了一件不让她的容貌太过显露的衣服,就算是被抢这种事情不是很常见,但是防患于未然嘛。

    我走出了自己的屋门,跟着修炼的龙飞打了一声招呼,我便向着外面走去。走出了房门,也见到了我的那两个同居的人,虽然我们还不算很熟悉,但是招呼也要打一声的,要不然我这直接的消失,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龙华驱赶出去。

    我带着白心纯朝着他们走去,他们也是见到了我,不过很快的目光便来到了我旁边的白心纯的身上。“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刚来几天就能把女孩子勾搭回来了,看来你是深藏不漏啊”,看着他们两个猥琐的样子,我也不好解释什么,说多了,到时候未免暴露了。

    “好了好了,这件事就先不说了,我要去参加学院那选拔炼丹弟子考试,如果考上了,我平常没事可能都不会回来,要是有人找龙华的麻烦,请你们帮帮忙,事后定有重谢,要是实在不行的话,那就用灵信呼叫我就行了”,说完我便把两张灵信放在他们的手里,龙华那个性格,谁知道他遇到了麻烦会因为不想给我添麻烦而放弃捏灵信。

    他们两个收起了我的灵信,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们保证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那能先问一下事后的奖励是什么吗”,贼兮兮的向我问道,我笑着哈哈了两声,“放心吧,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好了我先走了,帮我盯着点跟我一个族的人”,说完我便带着白心纯朝着规定的地方走去。

    到了那个地方之后,这次来的人也是很多的,足足有着一百多个人。别看这几百个人还不到这学院人数的几分之一,但是要找到两百多个体内本身都蕴含着火属性的人,可真的是很不容易了。没有火属性气息还来这丢人显眼的,我觉得是不存在的。

    我跟着白心纯待在这里等着,半个时辰之后,招收的长老也来到了这里。来的长老不多,只有四个,可这四个长老却都是身着道服的长老。

    身着道服的长老我也是见过几次的,但是四个道服长老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可以说是让我很震惊了。长老都上来了之后也是在说着什么东西,但是我只是大概的听了听,说的内容也就是介绍一下而已,规则什么的也没说。

    在他们都说完了之后,便带着我们这些人往着一个地方前去。在我们都到达了之后,四位的道服长老也是合力往着一扇闭着的门上输送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反正是看不出来,肯定不会简单了,要不然也不是让四位道服长老合力弄这一个东西。

    等待着长老们不再输送东西之后,他们的脸上也都是出现了汗珠,明显这次东西弄得东西很不简单。慢慢的等待过后,那扇的大门也是慢慢的开开了来。

    两扇紧闭的大门开始开开,但是里面所见的却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道薄薄的,类似屏障是的东西。门全部的打开了之后,长老也组织着我们往里面走。虽然很是神秘,但是我却不会认为会做出什么对我们有所伤害的事情,不然的话,这两百多个炼丹的年轻人可不是谁能浪费的起的。

    一个个的人进去,慢慢的也是轮到了我们,在踏入了那里面之后,一道的漆黑,眼前的事物也开始亮了起来。

    这里面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我们所在的地上铺满了石板,上面每隔着一段的地方,就有着一个丹炉,四周种着很多的树,鸟语花香,花草盎然,一来到这里之后,感觉自己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哈哈,大家都随便的找一个地方坐下了吧”,所谓的坐下,也就是让我们各自的找一个自己所用丹炉旁边坐下。等待着我们都坐下了之后,这里的丹炉还是有着很多的富于。按说我们两百多个人不会连这些的丹炉都坐不满啊,但我朝着人群看去的时候,也是明白了个多多少少。

    原来的两百多个人当中,所坐的丹炉不到一百个,因为其中很多的人都跟我一样,带着类似于随从,朋友一样的人,看来这带着人也是不会影响什么。

    “欢迎各位的学员来到这炼丹师的选拔,学院里面的武修虽多,但是还是有些人只是擅长炼丹的,所以我们学院也会给大家这个机会,现在这个机会现在就摆在你们的眼前。一会我们会给你们所有人发下去一种一品阶的丹药药方,如果你们能够成功的把丹药练出来,那么你就可以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如果练不出来,也就说明了你们并不适合炼丹。再有一个,你们不管是随从,或是跟你一起来帮你的人,但是他们不能去触碰这个丹炉,还有不准使用你们自己的材料,违反者永远取消学院里面选取炼丹师的考试,好了,事情就是这么多,接下来就是靠你们了”。

    在那位长老说完了之后,便从旁边出来了许多的女人,一个个都端着个木盘子,上面摆着许多的东西,不过都被一个东西罩了起来,根本看不清里面有的是什么。

    等待着一个个的人给参加考试的人都送上去东西之后,给我送东西的人也来到了我的面前。“这里面是您这次测试的丹药药方和所需要的药材”,她把那个木盘子上面盖住的东西拿下来后便都又回去了。

    拿出了那张的药方我看了看,这是一份解毒药的药方,一品的丹药,上面写的便是炼丹的方法,包括先放什么,后放什么,待这一步怎么样之后,再去放下一种材料。上面写的很是详细,而且给的炼丹材料有两份,有了这么长时间的炼丹经验,对这炼丹成功还是很有把握的。

    这次的比赛虽然是没有炼丹时间的限制,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人已经开始练起了丹药,这时候我也才看清所谓的随从一类的是干什么的。在炼丹的人需要什么材料的时候,随从都会把材料给扔进丹炉之中,有的随从甚至还在旁边边念着药方,边放着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