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儿,你就跟大哥哥说了吧,我们好好的来,也要好好的回去”,李月馨和李月灵都在对龙晓儿说着什么,最后着龙晓儿也是放下了心中的芥蒂,抬着头对我说到“龙毅哥,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们在这收拾好了之后,我想去找你,不过却被一个男人挡住了去路,说他看上了我,想要我当他的女人。我没同意,但是他就不让我走了,我的实力也打不过他,所以就直接回来了”。

    “今天你捏碎灵信的时候,我高兴的要去找你,没想到这刚一出门就被别人所伤,要不是菱菱接她们赶到,我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子,对不起了龙毅哥,又给你添麻烦了”,说完龙晓儿也是地下了头。

    我移开了她的头帘在她光滑到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傻晓儿,你怎么可能会给我添麻烦呢”,说着我便起了身来到了童菱菱的旁边,对着那似乎是领头的女人说到“这位姑娘,你们出手伤我亲近的人,是否能给我一个理由”。

    “哼,要理由,简单,你的那个臭女人勾引了我的男人”,前面的那两个女人之一的跟着我说到,“这位姑娘我们才刚刚来到这里,又怎么来得勾引了你男人一说”,虽然她不讲理但是我不能不讲理,这口气要出,这道理也要讲。

    “哼,你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我说勾引了就勾引了,难道你这个实力低弱的家伙,还想帮你的女人出去不行。趁我现在还没生气,赶紧给我滚,否则连你一起打”,听到了她的话,我微笑着对她说到“那龙晓儿也是你所伤的了”,“就是我怎样”。

    我从风袋里掏出了灵抢相对着她说到“来吧,我不打手无寸铁的女人”,她听到了之后哈哈的大笑乐起来,指着我说到“就你这个碎体期八段中期的废物也敢跟我挑战,哈哈,罢了,收拾完你再收拾你后面的那个贱女人”。

    说完她也是从风袋中掏出了两把的金品双叉,朝着我就冲了过来。我看着她也是笑了起来,浑身上下全是破绽,光有这一身的实力又有和作用。要是再同阶段,她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龙晓儿,至少龙晓儿向着敌人冲过去的时候,还注意防御着敌人的出手。

    往着右手上面的龙凤印记注入八成的灵气,右手握着灵抢,在她打过来的那一刹那,我的灵抢也斜着迎上了她的双叉,也就在那一瞬间,她的双叉就直接被我打飞了出去。一把灵抢放在她的眼前,“道歉”。

    我也没想到一个炼骨期的人这么弱,虽然我的力量和技巧是一部分,但是她对自己的力量太过骄傲,要对付一般的八段中期也就算了,可是她遇到了我,说到底还是她太大意,在不伤她的前提之下,这样的场面也是挺好。

    这样在我认为是好的,但在她们看来就不行了,除了她们领头的那个女的,其她的人都围了上来。我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本来想看看龙晓儿她们,没想到来到了这里又是少不了一顿的架。

    如果像是刚才的那个炼骨期一段前期的人,我应付还是不难的,因为她们的实力虽比我高一点,但是战斗的经验太差,说白了就是真正的战斗太少,这样怎么跟我这个常和死神握手的人比。

    我现在最担心的那个还是她们当中没动的那个,因为在那个人的身上我感到了深深的压力,她的实力比她们高很多。

    面对着这四个炼骨期一阶段的女的,我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压力,因为我至少还是有几成的几率在不受伤,不重伤她们的情况下打败她们。毕竟我现在已经有了黑水,浓郁的木气息,这些都能使我持续的战斗,实在不行就放出一股的黑水,到时候再收回来,毕竟我跟她们没有多大的仇恨,我的目的只想为龙晓儿讨回一个公道。

    我往前走了两步直面对着她们,这时候童菱菱也站在了我的旁边,表达出了她的意向。我二话不说就把童菱菱推了回去,要是这次之后她们再想找麻烦,这也就只是我和她们之间的事,可现在童菱菱一上,又要把童菱菱拉进来,我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些事情我一个人来应对就好。

    我再一次的站在了她们的前方,旁边的人不断的传出我逞英雄,不自量力什么的话语,我也没去搭理他们,毕竟这样的情况我已经很是习惯了。

    当她们要冲着我冲上来的时候,没想到却有人说话了“住手,我们走”,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却发现说话的是她们领头的那个女子。

    这一场的架,就在这一句的“我们走”当中结束了,那几个女的极不情愿的冲着我说了两句,然后收起了武器便走了。当时我就蒙了,这都算是什么跟什么啊,这就走了,我这出来一次的意义何在啊。

    看着她们走,我往前要去追,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她们当中最为神秘的那个女的直接想我冲了过来。她的这股的速度太快,我想用灵抢去抵挡,但终究还是比不过她的速度,直接到了我的面前一掌朝着我拍了过来。

    既然没时间用灵抢抵挡,现在也就只能用手了。我充满着龙凤力量的右手迎了上去,只见她的手掌在我的拳头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然后转身便走了。

    直到她们走远了去,我的手也直接的放了下来。李月馨小跑了过来,跟着我说到“大哥哥,你这那么不教训那个女人”,我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朝她们走远的方向一直看着。

    这时候的童菱菱也跑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楼主了我的腰,然后又带着龙晓儿朝着她们的屋子前去。

    我伸出左手持续的给龙晓儿的左手注入木属性的气息,治疗了两个多时辰之后,她手中的骨头也慢慢的回复的差不多了,只需要养养就可以了。

    跟龙晓儿她们告了别,我就开始往出走。出门还没走两步,童菱菱就追了上来,“龙毅你的伤怎么样了”,童菱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的右手问到,我冲着她摆了摆手,说了句小事就走了。

    走着的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那个也是穿着一身黑色斗笠的女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厉害。她那时就轻轻的在我满是龙凤力量的拳头拍了一掌,这一掌在平常人眼里看不出来什么事,但是她的那一掌直接粉碎了我的右手手骨。

    我看着这只的右手,没想到她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我的骨头还没怎么碎过,但是就在她的那轻轻的一掌之下,我的右手骨头全部的粉碎掉,现在是连抬起的力量都没有,如果她那个时候要杀我,那我真的连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朝着自己的小屋子里走去,龙晓儿的伤势比我轻,她只是一个人地方被打断了,而我是整只手臂的骨头都被打碎了。治疗她的伤势只需要有大量的木属性气息就能愈合,而我的这身骨头,靠这属性气息估计是很难。

    走到了自己的房门,没想到那竟然被四个人给围住了。龙华和一起住的那两个人都在跟那四个人对视着,虽然那两个人不怎么待见龙华,但是在这种的事情上还是一致对外的,这也不算是无药科救。

    我当初见到他们认为他们也许还会不长记性,继续的去骚扰龙华,但是看到了现在这个情况,我倒是放下了心,这两个人还是可以来往来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