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里没有别的东西,木属性气息的所指肯定也不会错误,现在的线索也就只有眼前的那个东西了。

    我朝着前面走去,来来回回得绕着这棵树绕了几遍,但就是找不到一点的东西。我把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再次的聚集到手上,但是现在的它却没有了一点的反应

    我用着这股木属性的气息向着前面的那棵树木靠去,当我的这只手碰到那棵巨大的树干之后,我的这只手竟然的穿了进去。

    这股的现象很神奇,刚才我用手摸到的确实是实体,但是现在用这木属性气息再次靠近却变成了虚体,这也证明了这木属性的气息确实跟这有关系。想想也是,我的那木属性的气息应该就是从这上面得到的准确无误了。

    当我的身体都进去之后,眼前的一片仿佛都变成了绿色的海洋。在我进入了这里面之后,身子好像就是浮在了这里面,身体所接触的仿佛没有任何的实体。

    在进入了这里面之后,我手上的木属性气息也有了微弱的反应,微微的倾斜指向一个方向。

    我顺着这股气息指的方向走,在这里面不用自己走,只要用灵气微微的一控制,身体就会朝着自己想要去的方向飞去。

    这股气息所指的方向在这棵树的下面,而我也是向下俯冲直去。我不知道到底是飞了多久,我只知道这飞的速度很快,在我飞了估计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就到达了这股气息所指的目的地。

    我朝着这前方看去,发现了一个绿色闪闪发光的光球。我朝着这光球的前面飞去,当我站在这光球的前面的时候,我手上那微弱的木属性气息都要在我的手中跳了起来,显得是十分的兴奋。

    我伸手解开了对这股气息的控制,这股的气息也就直接向着那光球飞去。在这木属性的气息到达了光球之后,那个光球也开始慢慢的变化,逐渐的变成了一个青年人的摸样,只不过这摸样很模糊。

    那股木属性的气息在它的手里欢快的跳动着,他笑着右手摸了摸,那股的气息也是高兴的不行。

    “对不起了,无缘无故的把你请到了这里”,那个模糊的身影看着我,虽然他的表情很是模糊,但我感觉到了他心中的喜悦。

    “你是谁,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不是那木属性的气息,我也不会随便的来到这我丝毫不了解的地方,而不了解的地方,往往都伴随着危险。

    我刚进来这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大量的气息,而使我的身体在这里面随意浮动的,也就是这大量的气息了。如果这股强大气息的主人,也就是我前面的那个要对付我的话,那肯定是特别的容易。

    “你不用紧张,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我是要有求于你”。我听到它话,没想到这么强大的东西也需要我的帮助,该不是让我帮助他逃出去吧。

    “你说便是,要是不违反我原则的,我便答应你”,我现在要直接走,一不小心把它弄急了,给我怼在这里,那岂不是要完蛋了。“呵呵,也用不会用多长的时间,因为我也顶不住那些的时间了”,他朝着上方看去,我也是同一时间感到这身处的位置不停的在动,外面那么强大的力量,它也是撑不了多久了。

    “那就长话短说吧,我曾经还是一棵小树苗的时候,一股的大风吹过,我那不稳的根也被拔了起来,倒在了地上,就当我快要死的时候,一个好心人救了我,把我种到了这里,所以我这生命全是他救的。他每天的给我浇水,拔草,这也让我一直生长到了一千多年。他在照顾我几十年后,他就离开了这里,他最后对我说的话便是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的人”。

    “他的话,我一直都在紧紧的记着,所以在人们控制我,使用我的时候,我也会进其所能,但是因为我的力量逐渐的变大,他们也正在用力量抹杀我的灵智。这次的我也许真的挡不住,而这挡不住的后果也是变成一棵任别人控制,没有灵智的树了,所以在这最后我希望你能带着我的一部分灵知出去,如果有机会能碰到那个人的话,我希望能见他一面,这也是我最后的请求”。

    说着一部分绿光从他的体内分离了出来,而他原来不怎么清楚的面貌,也变得更加的模糊。我看着这股不大的绿光,很是清晰,可就是这一点的绿光,里面可就蕴含着它几百年的修行。

    “最后算是我给的一点报酬吧,如果能碰到那个人,我希望你把我的那一部分灵知给他,如没碰到我也不会怪你”,说着他的手从那团虚弱的木属性气息上一挥,然后向着我扔了过来。

    我看着手中的这团气息,能明显的感觉到里面气息的浓郁,也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左手发生了什么变化。从他的手上有出现一道的绿色气息传到了我的左手上,慢慢的我感觉我的左手竟然就直接的好了起来,虽然想平常那样我也没什么话可说,但是这谁不想完全的好过来啊。

    在我的这只胳膊完全的好了之后,那个人身上的绿色越来越少,变得越来越模糊。他一挥手,我的旁边就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光幕,“快走吧,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朝着他点了点头,“受人恩惠,不说涌泉相报,但我还是会尽力的去帮你完成的”说着我就走进了绿色的帷幕之中。

    我这前脚一踏进去,就直接来到了木灵塔的外面。我转着头朝着那木灵塔看去,没想到现在的两位道服长老增加到了四个,现在的那些树枝直接的被那张大网压了下去。

    我看着体内的那小团的灵智,人类救了它,它为人类奉献出它的一切,为人类付出一辈子,没想到到头来却被他奉献的人类抹杀了一千多年的灵智,这件事说不上谁对谁错,也无法去评论谁对谁错,只能看看能不能帮他找到那个人了。

    三番两下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拿起了那一团的木属性气息就开始吸收。现在的我并没有人打扰,而且这以前毕竟是我的东西,吸收起来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这次我得到的好处太多,我的左手不仅被别人治好,而且我的体内那浓郁的木属性气息更是让我吃惊不以。控制着那团木属性的气息,往这右手手心送去,慢慢的从我手心上长出来了一点的枝叶,而且这枝叶也是越来的越茂盛。

    随着我心里的想法,把这团属性气息往出一扔,直接变成木灵塔里面原来的那些缠绕的东西。双手对着一个地方注入木属性气息,而渐渐的就变成了一个小木人!

    我兴奋的看着这两样的东西,没想到这木属性的气息能创造出这些的东西,看来那棵树给我的机缘很不小啊。要是我灵气多的时候,一下弄出几个小木人来,那也是美滋滋的,只不过这耗费的灵气太多了点。

    现在我体内的那木属性的气息,和那团黑水的气息已经是不相上下了,有了这么强大的木属性和水属性的气息,看来应对敌人的招数也是多了很多,就算是打不过,用这东西逃跑还是可以的。

    躺在床上休息着,高度的集中精神时间长了,身体也是感到异常的疲惫。我抬起了左手看了看,现在的这只手已经变得和我以前没有了什么区别,已经也是没有了丝毫的绿色,而且还可以由我自己随意的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