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了月火令看了看,现在的里面已经有一万多的月火点了,上次我在晋级内门弟子中得了个第一名,这些的月火点也不是闹着玩的,咱也算个有月火点的人了。

    到时候到了那木灵塔,先进去待它十天八天先玩玩再说,咱现在可是有钱人。不过那换东西的地方的好东西也是不少,也可以到那里面去看看。我这一万的月火点,要是到了里面看上了哪样好点的东西,这一万点也许还不够那样东西打完几分之一,我上次就是大概的瞄了一眼那里面的价格,许多的东西贵的都是让我暗叹不以。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想买好的东西却买不起,看来这些的月火点花在木灵塔里面才算是真正的值啊。说干就干,现在还只是下午,去高的层看看晚上再回来。

    说走就走,抬着脚就朝着木灵塔的方向前去。这一路上,还是在身上披了一件不显眼的斗篷,平静,还是平静最好啊。

    一路上,碰到一个个的内门弟子的实力都是非常的强大,还隐隐感觉到几处极为强大的气息在注视这我。我这斗篷也就能骗一骗阶段不算太高的人,像是注视这我的那些高手,是怎么都隐瞒不过他们的。

    不过好的是,他们并没有来找我的麻烦,否则的话,我肯定会被他吊起来打,连这苦苦得到的一万点的月火点也要不保喽。

    到了这木灵塔的下面,抬着头朝它看去,看来我以后的日子又要在这里面度过了。我这抬脚还没往进走,里面的人就开始往出跑,一波又一波的人像是玩了命一样,拼命地往出冲。

    人很多,来来回回的挤着,有的人还被踩在了脚下,不过一个碎体期的人怎么可能会被无意踩死,爬起来继续的往出跑。人往出跑着,也有人往这里敢来,而赶来的人便是长老。

    普通的袍子,紫色的袍子的长老都有,尤其是那普通袍子的长老,足足有上百个,这里面也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让这么大规模的势力出动。这件事肯定不简单,我找了一棵附近的大树便藏了上去,观察着这里发生的东西。

    就在那一刹那之间,一根巨大的树枝顶破了那木灵塔的顶端,一根大的树枝出来之后,又跟着几根极为粗大的树枝窜了出来,不过这些强大的树枝很快便被什么东西挡了回去。

    巨大的树枝不停的向上拍打着,而上面仿佛有着一张大网不让这些的树枝继续的放肆。但这树枝的力量似乎很是强大,这张大网都隐隐有着要被破开的样子。

    一会的一根巨大的树枝便穿透了这张的大网,同一时间的许多普通袍子的长老也是都吐了一口老血,脸色虚白,但还是咬牙狠狠地坚持着。

    一只树枝穿过来之后,把这张大网的窟窿弄得越来越大,渐渐的这些长老们也都扛不住了。上方的两位紫袍长老在互相着说些什么,然后都纷纷拿出了灵信一捏,便听到了两声破空的声音朝着这里赶来。

    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了两个白色的影子朝着里迅速的过来。等我一眨眼在睁开之后,那两个白影已经到达了那木灵塔的上方。这两个人穿的都是一身白色的道服,这也就是说跟上次的那个道服长老是一个等级的,现在这么两尊强大的人都赶来,看来这次的事情也是持续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两个道服老人纷纷深出手往着那张大网之上注入着力量,很快那伸出来的巨大树枝就被挡了回去,但是那些树枝似乎是非常的不甘心,还在继续不停的挣扎着,这场的拉锯战就又开始了。

    新加入的两个长老的实力明显不低,就算是有着个巨大的树枝苦苦的挣扎,但还是没有任何的作用,树枝的力量正在被一点点的压下。

    这样下去这次的危险也能很快被解决,但就是不知道这木灵塔什么时候可以再次的使用啊。我刚要转身离去,没想到我体内的有一种东西在动,我闭眼感受一下,没想到是那股的木属性气息在不停的跳动着,似乎想要从我的体内出去。

    我紧紧的把它往下压去,虽然能压下去,但却还是一直的想要出来,这种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在召唤它。

    我伸出了手,把体内的木属性的气息提出来注入到手中的这股的灵气当中。往着这股灵气里注入的木属性气息越多,这股的灵气就越想朝着一个方向去。当注入了差不多的时候,手中的这团大量的木属性气息已经朝着一个地方斜了过去,而指的地方便是那木灵塔的方向。

    我看到了这里也是皱起了眉头,我从这外面就能感受得到那里面的东西的强大,那么多的长老,外加上两个道服的长老才能勉强控制住它,我要是进去不得死上他个一百二十遍。但是这股的木属性的气息却是挣扎着不停,还隐隐的露出了求我的感觉,这种的感觉就像是要和自己的要死的家人去见最后一面的样子。

    我也没想到能让这已经完全属于我的木属性气息露出这种的感觉,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死就死吧,这木属性气息对我帮助太大,如果不让它去见那东西一面的的话,那么别想让这东西以后好好的听从我的使唤。

    趁着这里没有别人,而长老们都在应付那巨大的树枝,现在也正是我的好机会。带上了斗篷,遮盖住了脸颊,露出了两只眼睛便朝着那木灵塔迅速的过去。

    等待我到了这木灵塔的里面之后,这里已经破碎了很多了,一层层之间都出现了很大的漏洞,上面的石头也是正在不停的往下掉落。从那一个个的修炼的屋子里都出现了许多的树枝正在不停的乱窜,但就是这个样子,这里也是没有死一个人。

    这就让我感觉很奇怪了,按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怎么说也都该有死伤的啊。这里的人量流通我是再清楚不过的,每天的人都在几百人上下,基本大部分的人在这里修炼,要是一股脑的往出跑,后面的怎么说都会受点伤害,但我看出去的人却没有一个受伤的,难道说是这里有什么机关在保护了他们吗。

    我顺着手中的气息朝着它所指着的方向前去,这一路的石头很多,还有着许多的道路都被堵住了,都是我一点一点的开辟过来的。

    一路上的道路很是难走,再加上这里的木灵塔的高度也是不低,所以这到了上面也是变得很难了起来。在我往上又开辟道路的时候,没想到上方的几块大石头开始往下落,当我要去抵挡的时候,没想到旁边的树枝突然动了。一枝枝的巨大树枝交织在了我的头顶之上,为我紧紧的挡住了那落下来的巨石。

    看到了这一切之后,这个要去的地方我就更加的要去了,这平常没有任何动静的东西,今天突然的发了彪,但却不伤害一人,这真的是越让我想就是越来的奇怪。

    顺着这股木属性气息到达了这木灵塔的最顶端之后,却是没有了任何的路。开始向上一直指着的木属性的气息到了这里也是不再有反应,斜着的方向也是变成了和我平常用这股气息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在这四周找了起来,但是除了眼前的那棵贯穿着整座木灵塔的巨大树木之外,却是没有了任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