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碰到了那树中间的黑色液体之后,就全部都覆盖在了我的身上,随后又把这我体内的那股神秘的力量给引了出来,使我感觉到了全身异常的疼痛,但在我疼痛了几天之后,浑身上下的感觉都已经变得麻木,就算是那让我生不如死的疼痛也变得没了反应。

    我站了起来,朝着太阳看去,发现太阳也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经过了这几天的折磨,我的体力精神已经都临近崩溃的边缘。我找到个地方烤上点东西吃,白心纯也跟着坐到了离我几米远的位置,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丝毫不敢上前。

    看着这白心纯我也是没有了办法,我身上的这东西我还没弄清楚,再到了白心纯的身上,我可不忍心看白心纯去忍受这种的痛苦。我把烤好的肉放到了白心纯的面前,但她并没有去看一眼,大眼睛水灵灵的一直在看着我。

    我看着这白心纯也很无奈,开始我规定她离我几米远,她也是照做了。但当我每次一烤肉不看她的时候,她就抬起小脚往我这边慢慢的挪一点,我这一转过头去看着她,她就又坐在原地看着我。

    我轻张了一下嘴,这黑色的东西没进到嘴里,在我嘴张开了之后也没进去,我也是松了一口气。“那个白心纯啊,我这身上有这东西你就不要上来了,等这些东西下去之后再喂你吃东西好不好”,我看着白心纯轻声的说道,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直接扑了过来,把我扑倒在地上。

    我看着怀里的白心纯,这个傻丫头跟她说什么都不听,不过还好的是这黑色的东西没有传到她身上。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苦苦的安慰了半天这小家伙湿润的嘴角才不再湿润,就在我怀里美滋滋的坐着。

    我看着身上这黑色的东西,现在我身上的疼痛是没了任何的感觉,就算是人家现在给我一刀我也不会是有任何的疼痛感了。看着这已经黑色的夜,满天的星星,难道英明一世的我要整天背负这个东西了吗。

    我们在这里慢慢的吃着,两头野兽朝着我奔了过来,看了一下它们的力量,我也没再注意,就算是受伤我也没了感觉,毕竟几天的折磨已经使我彻底的麻木了。

    这两头野兽我没想到它们还是挺团结的,一个张着嘴咬到了我的右肩膀一个咬到了我的左肩膀。我慢悠悠的拿着手上的烤肉要往嘴里面送去,刚张到一半的嘴突然就不动了,呲着牙咬着嘴,攥着拳,这他娘的好疼啊。

    看着双肩上留着的血液,感受着上面的疼痛,这确确实实是真的疼痛啊。往右手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了六成的灵气,把我身上的这两头野兽全部都扔了出去。看着这双肩上流淌的血液,拿出了一把小刀往里面注入了灵气就顺着这口子轻轻地一划,妈的简直要疼死了我。

    躺在地上打了半天的滚,我现在能感到疼痛也就是说这黑色的东西已经没有那烧痛感,或者说我已经免疫了吗,可这种东西该怎么弄掉啊。用灵气削不掉,在水里也掉不了,拽也拽都不掉,对了有热量那里面有没有火属性的气息呢。

    我盘着腿坐下,开始吸收着体外的气息,吸了一会我就高兴了起来,没想到这气息还真的可以吸收,但这难度却增加了很多。我现在的这股属性的气息比那木属性的气息还要是强大的很多,可融入那火属性的气息怎么也融不进去,而水属性那里却有着淡淡的吸引。

    我把这黑色的东西注入到那水属性之后还真的可以进去,坐了下来就直接开始吸收着水属性的气息了,这股气息的强大,吸收起来还是需要一段的时间的,这一吸收足足吸收了一天的时间,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才把这气息完全的吸收进去,身上的黑色才彻底的消失掉。

    在身体上没有了那黑色的东西之后,黑夜也明亮了起来,感觉着这黑夜异常的好看。怀里面的白心纯从我吸收的时候都一直在紧紧的抱着我,前面我给她烤好的肉她一块都没动。

    这几天的时间没有吃过饭,这次的烤肉怎么说都要大吃一顿。我把这烤肉拿到了白心纯的面前,没想到她却摇了摇头。张着小嘴用手指了指肉,然后又指了指我,再又指了指她的小嘴。我笑着摇了摇头,把烤肉放到了白心纯的嘴边,她张开了小嘴一口咬了上去,双手托着小脸美滋滋的吃着。

    她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跟她时间长了,这些的她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出来她的心情的。这顿烤肉吃了很长的时间,我没吃多少,大多数都喂了我怀里的这个白心纯了。她不管吃多少都能吃,但是她的小肚子却没有任何鼓起的现象,也没有任何饱的现象,每次都是把东西全部都吃完了,她也是才停下了嘴。

    吃完之后白心纯便双手抓着我的上衣,小脸贴着我的胸膛睡着了。而我呢也是懒得动了,这几天黑水的折磨,也是让我筋疲力尽,躺在这草地上也是眯了过去。我的气息往出一放,这附近的野兽也就不敢再往前走,但就是这样也不能直接睡去,毕竟这里发生的事情谁又能想得到呢。

    一夜的时间就这样过去,虽然没有完全的睡去,但是摆脱了那浑身的疼痛之后也是睡得异常的舒服。前两天的事情过后,这白心纯贴我贴的更紧了。

    带着这白心纯走在这百兽林里面,看着手中这团黑色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就是前几天折磨的我要死的那个东西,现在的我却能对它随意的控制,现在的它对我没有了任何的作用。我看着手里的这东西,向着一棵树就扔了过去,但是在那颗树上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看着这东西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东西也没多大的用啊,只要有这东西在,除非我找到了更加强大的气息代替它,否则的话,这东西会一直占据这那水属性气息的一块。这东西的气息比那木属性的气息还要强大的很多,要找到代替它的东西别提是有多难了。

    现在就是不知道这东西用在活物的身上会怎么样,说着就去找着里面的野兽。找了半天找到了一只碎体期八阶段后期的野兽,我冲着它的身上就把这团黑水扔了出去,但是它的速度也很快,向着旁边就躲了过去。看到之后我也是微微一笑,控制着那在地上的黑水就朝着它身上飞去。

    那黑色的水到了它身上之后,便听到了极为惨痛的叫声,它在那地上不停地打着滚,来来回回的找着木头石头上不停的蹭去。现在的它根本没有了一点攻击我的心思,朝着巨石大树上就撞去,身上受了很多的伤,头上受到的伤也不少,但是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股的感觉我是深有体会,那真的是说比死了还要难受的太多太多,我还有办法能解决掉这黑色的东西,但别人就不行,别人就没有这五行阴阳诀,吸收不掉这个东西。妈的,到时谁敢惹我,给他一团黑水,让他疼上天。看着这野兽的惨叫,我也是摇了摇头,还是让它死的快一点吧。

    我捏起了右拳朝着它打了过去,但就要打到它的时候,但我感觉它体内的灵气已经是消耗的差不多了。我奇怪的看着它,我被这东西折磨的时候就没这种的作用,但这头野猪却有,就它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把灵气消耗的这么多。我也不管了,有了这东西之后,又多了一样出其不意的东西,用手握着拳头朝着野兽的脑袋打了上去,结束掉了它的痛苦,和它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