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的出现不仅是我没想到的,就连那一旁的冷冰和溪雪都是一惊,溪雪直接从那个人的旁边窜过,按着他的手想要把架在我脖子上的刀拿下来,不过这溪雪的力气明显没他大,怎么弄都动不了这刀丝毫。

    “姐!要不是他的话,我可能都死在了这城外面了!”溪雪抓着这放在我脖子上的刀大声的说到,不过这于此同时我还看到溪雪的眼睛红润,眼泪从脸庞滑了下来。

    “冰痕!把刀放下来!”冷冰开口冲着那冰痕说到,不过听到冰冷的话,这冰痕也是没有要把刀放下来的样子,扭头冲着冰冷说到“冰冷,这个家伙来路不明,也许就是诱惑小姐来获得这机会”。

    “冰痕,放下!”这一的说出,那久久没有声响的冰溪雪她们的夫亲也是张口说话了,不得不说这说话还是有权威的,那冰痕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也是把刀放了下来,不过还并没有受到刀鞘里面。

    “溪雪,你说他救了你的命是怎么回事啊”,听到他的话溪雪也是擦了擦眼泪,“就是那前些天的事情,我拉着他陪我去捉雪熊幼崽,但在这中途遇到了那一群穿着黑白衣服的人把我给绑走了,要不是他的话,您可能都见不到你的女儿了!”

    听到这话冰冷的眼神也是一动,回头跟他父亲也是再说这什么东西,不过看那样子,说的应该就是哪前几天冰冷和扉冷风的事情了吧。

    听到冰溪雪的话,这家伙顿时间又是激动的不行了,直接把刀朝着我的脖子直接砍来,看着他的那表情根本不带任何的犹豫。

    我能看到这一刀,同时那挡在我身前的溪雪也同时看得到,这丫头也是什么都不顾直接朝着是我的扑了上来,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雪白的秀发飘在了我的脸上,明显要帮我挡住这一刀。

    一刀横着划过,划掉了几根雪白的秀发,这刀横在了溪雪脑袋的旁边,而这溪雪的脑袋的另一面便是我手中的匕首。

    眼前的这一幕根本不是在座的可以想到的,眼前的这个家伙也是越来越遭我的厌恶,心中对他的杀意也是缓缓升起。

    “够了,不要再打了,老盖,去帮他再弄一个位置出来,其它的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好的家住”说着那老人也是缓缓朝我走了过来。

    随着这管家越来越近,来到冰痕的身边咳嗽了两声这家伙才把手中的武器放下,这老管家带着我要离开,谢雪也想和我一块走不过后来被那家住叫住了“谢雪,你要知道你是冰家的女儿,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无奈我也是只好拍拍溪雪的后背示意她下来。

    在我跟这老管家离开的时候,我还是听到了很小声的一句“别让我在武台上见到你”这声音很小,他离我的距离又很近,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听到。

    我也没管这种的跳梁小丑,是骡子是马,到时候武台上见分晓,所以我现在最期望的就是那上面可以杀人,要不然这样的一个人放在溪雪她们的身边我还真怕这人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虽然看得出他的地位也很大,但远远还没有冰冷她们的身份大,但他却根本不听冰冷她们的话,足以见得这人把自己放的地位有多大。

    那老人把我带到了下面就应该去帮我安排去了吧,到了这下面仔细的看看,没想到这里面还见到几个熟人,我在哪佣兵团里面的大叔,还有那个被我救了还恨我要死的那个人,还有两三个也就是那佣兵团里面的人了。

    那大叔见到了我之后也是朝着我走了过来,跟我打了打招呼,胡乱的聊聊最近的事情,他的家常什么的。

    时间慢慢的过去,这里几十个人也都慢慢的出去,我们在这里闲的无聊也是去外面看着武台上的比武了,不过在路过那个人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对我还有很大的憎恨。

    来到了这外面,这里的人也是来了很多,毕竟平常慢慢的过日子都是一尘不变的,有点新鲜的事情总是要去看看,并不是有多大的好奇心,而是真的是无聊。

    这上去的人几乎没有什么规定,落想外算输,认输算输,打得不行了算输,并没有规定怎么不可用武器杀人之类的。

    一个个人上去,一名名的人倒下,一个个带着鲜血伤痕出去,死人现在还并没看到,毕竟都是生活在一个城市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很难下重手,不过有的人却例外了。

    在二层遇到的那个男的上场之后就几乎废掉了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那个人的武器在他的脸上划了一下,以至于之后那人被打的不行,认输的时候还废了人家的一跳胳膊。

    再有一个就是那憎恨我的人了,她他遇到的对手很明显不如人家,但人家最后给他打得不行,等他认输没再出手的时候他却从袖子里面拔出了一根尖刺直接扎入人家的左肾脏的位置,挨了人家一脚也躺在了地上,不过那人因为伤势太重投降离开了。

    这有的人并不是说一次表现得很差就认为他还有好的一方面,就像是我眼前的那个人,我救了他一命不说,不去找那雪狼报仇而来怨我,他的对手很明显最后留情可,并没有给他造成更大的伤害而让他自己认输,谁想到这最后又搞暗的偷袭了对方,这样的人活在这世上就纯属一个祸害。

    一场场比赛进行着,我上场也就用武器大概的应付应付便把那个人顶到了场下,而我旁边的吗大叔叔也是呆着些许的伤势获胜归来了。

    几轮的时间这上午的比赛结束了,剩下的都留着下午再比,留着这么长的时间一是为了让大家填饱肚子,更重要的就会恢复恢复伤势了。

    大叔还要回家去抱老婆孩子,有的人都回了家,而有的人也是都来到客栈里面吃东西,说着笑着谈论着,两个时辰的时间就这样过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