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两天慢慢过去,这期间一直都在吸收精纯能量提升实力,体内的灵气种子不断扩大,身子的各个方面也都逐渐变强,这样子起码都是那炼骨期的高阶段了吧。

    吸收了那么多颗得能量珠子,这剩下的还有几百颗,要一直不断地去吸收还都得吸收上一段的时日。

    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一连憋在屋子里面几天的时间也是憋的有些难受,伸手打开了门也是瞬间有个东西装到了我的怀里面,低头朝着下面看去,一头被黑布掩埋的小脑袋,看着这样子就知道是谁了。

    “溪雪,你怎么来了”,“哼,我没事就不能来了啊”说着往后退了一步也是双手插起了腰,小脸一昂,一脸的大小姐的样子。

    “正好我这几天也是闲的无聊,溪雪,要不要跟我去城外面玩啊”听到我的话,这丫头的大眼睛又是转了起来“好啊好啊”。

    带着这丫头走下了楼,出了客栈,蓝天白云,路人行人,不过现在的这路上的行人似乎有些不同,这一个个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讨论着些什么。

    这几天的时间不出来,看来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溪雪,你知道不知道这几天的城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了啊”我扭头也是冲着溪雪说到。

    溪雪吃着大糖走了出来,“出事?出了什么事了啊,我怎么不知道”说着走到了这门外面也是朝着行人走的方向看去,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这一旁吃着东西的溪雪都惊到了。

    这丫头愣在哪愣了半天,一阵的捶足顿胸的不知要干些什么,抓着我的一副指了指她的嘴里面,看到这我才明白她的意思,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背上,这一块的还没融化的大糖也是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

    狠狠地咳嗽了两声这丫头也是拉着我朝着路人都前往的地方走去,看到这家伙我也是不解,不过这丫头坚持我也是只好去看看。

    一路拉着我走了不短的一段距离,直到到了人群中的时候才放开了我“龙毅,龙毅,你去参加那个好不好”看了看这丫头的样子,又看到了这人群前面的东西,一个大台子上,两个人也是在上面比武。

    要是普普通通的比武的话,这丫头肯定不是急成这个样子“你要我上去也可你,那比是不是得把这东西跟我说明白啊”。

    听着我的话,这丫头大的眼神里面明显也是带着着急的神色,“现在这是我父亲举行的一场比武,获获得好的名次就可以在我们家族任职,名次越好获得职位越好,要是获得第一名就可以和我们一起去雪枫学院里面学习,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奥”。

    听着这丫头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举办这比武一方面应该是补那死去的人,再一个就是再增加去哪雪枫学院的名额,这样就又有一个在哪学院习武,迅速的提升实力,不换到时候这个人变得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他们所给的,到时候肯定会少不了他们的好处,壮大他们的实力。

    我这几天的时间也想着该如何去哪学院,如今这一个机会摆在眼前可不能白白的浪费了。

    正当我要答应的时候,这丫头可能是觉得我犹豫不决,推着我的身子就绕过了人群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绕过了人群,来到了这旁边的一个大屋子里面,不过这还没进门就被人所拦住,不过这丫头把捂住脑袋的黑色头罩一摘,一头和她姐一样漂亮的雪白长发就露了出来,抓着我的手也是直接走了进去。

    一进到这里也是直接看到里面有着一个个的人在这里坐着歇着,有的人擦试着武器,有的人冷冰冰的看着四周的人群,不过在我们进来之后这目光也是放到了我们的身上,直到我们去了二楼才消失。

    一楼的人很多,很杂,坐着的应该都是那来参加比赛的人,而到了这楼之后,这声音变得很是的清净,而且还问到了淡淡的花香。

    这里并没几个人,一个中年人应该是溪雪她们的父亲,还有一个在旁边给他父亲按摩的,虽然年纪有些老了,但还是风韵犹存的女人,因该是她们的母亲,再旁边站着的那个就是一身雪白长发,身材凹凸有致,亭亭玉立的冰冷了,不过了除了这些人,旁边还有着一个带刀的人守在他们旁边,最后就是那原来给我钱财的老管家了。

    “姐,我想让他也去参加试试”溪雪也是抓着我的手也是朝着那冰冷说到,看到这一幕我猜的果然没错,相比我这个小家族的少族长,还是这城主女儿的身份大啊。

    听到这溪雪的话,这冷冰也是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不过这一看就是几秒钟,本以为她认出了我,但这冷冰却是摇了摇头,“妹妹,人已经够了,不可能再多了”。

    听到她的话我也是摇了摇头,既然人家不答应,肯定也有别的方法去那个学院,咱的实力不吹不黑,怎么也说的上是我这年纪里面实力较高一些的吧,加入一个学院应该不算太难,大不了到时候我把这些的珠子吸收完了,到时候直接就回去了,这里的学院我看都看不上了。

    我这要走的打算都准备好了,但这溪雪的话却又让我停住了“姐,好姐姐呢,就听我这一次好不好嘛,姐~”。

    “唉,妹妹啊,不是我不答应,而是这次参赛的人数真的够了,要是再加的话会有很多问题的”。

    冷冰都说到了这里,我也不好再看冰溪雪去为了我努力,我这朝她走了两步,不过还并没离她很近的时候,旁边的哪个护卫直接窜了过来,身子挡在了我和溪雪的中间,一柄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看着这家伙,我也是好奇,我这怎么说都是你家主人带来的客人吧,不同意就不同意吗,这直接把刀横在我的脖子上,这家伙到底是对我有多大仇,有多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