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之外一个个被钉在了那木刺上的人,这前一些时间还生龙活虎的人,现在就全部都死在了这上面,这就是这弱肉强食的世界。

    看着这二十几个人,也不知是哪扉冷风没有下令还是上面的那些人吓得都不敢乱动了,这些人死了干净之后,那些人也是完全没有动。

    抬腿一跳直接跳到了这下面,那扉冷风见到我之后,面色也是要多差有多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帮助她们”“我是谁你不用管了,你只要乖乖放开她们,我留你一条活路”,“做人不要...”还等他的话说完我的脚也是要再次落下,不过这次这家伙到是怂了“算你狠,我们走!”说完扉冷风也是直接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看着那人走到上面之后,那些埋伏的人也都随着扉冷风离开了,转眼就看着这脚下,现在我位于这圆坑的最下面,在周围木属性的气息还可以动用,但在这上面木属性的气息进不到这地下之外,这从上面过来的木气息也都会被阻挡或者直接消失。

    也就在我思考这下面有什么奇怪东西的时候,那冰冷也是开口冲我说到“谢谢救命之恩,要不是你的话,我们的后果不敢想象而知,可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呢”。

    听着她的话我也是咳嗽了两声,总不能直接跟她说,我闲的无聊,无意中失手打死了她们送信的鸽子吧。

    “我在这外面修炼,碰巧看到一只魔兽叼着鸽子走着看到哪个字腿上有东西,所以连取魔核就看到了那纸上的东西,好了,现在你们安全了,我也不再趟这浑水了,你们好自为之”说完我便转身离开。

    那些人被我吓走了之后肯定不会再来找冰冷麻烦,最起码,现在这不会,冰冷没事,冰溪雪也没事,那家伙肯定不知道溪雪已经被我救了,看来那逃跑的人还并没有把消息传达到扉冷风。

    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也算是间接还了她人情了,救命之恩当涌泉想报,她救了我一条命,我救了她整个家族,浑水我也不想再趟了。

    朝着这冰刺林外面走着,但这走着走着就想到了另一件事,这次虽然那些人并没看到我的面貌,但我上次那放回去的一个人却知道啊,这体型面容一对,这要见到直接就能认出我了,看来真的不该手下留情啊。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那几个人也不怎么是我的对手,不过呢,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从这里出去啊!这四周全部都是高高的冰刺树,也不知个方向和从哪来的。

    在这里不停的绕啊绕啊,但这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路,无奈的我业绩只能远路返回,不过这远路返回也是废了许久的力气才知道她们,此时的她们都在原地疗伤,看到这我也是松了口气,要连她们也走了,那么我走出去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靠在这上面的树旁边靠了一会,下面的那三个人也是都恢复的差不多,那冰冷来到了那倒下的雪巨人旁边,张开了手,慢慢的手上就有着东西开始凝聚,慢慢一把冰匕首出现在了她的手上,拿着这冰匕首划开了那雪巨人的脖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比我见过的那些魔核有所不同的,看来那魔核应该是二阶魔核了。

    二阶魔核就说明这雪巨人的阶段在炼骨期一至五段,看来这冰冷也是有些实力的,既然说那扉冷风的实力差不多,那么看来他们的阶段都不会低于炼骨期四五段了。

    捏了捏拳头,虽然能大概看出他们的阶段,但我自己的阶段我却不知道在什么阶段,毕竟离开天域这么长的时间,对这灵气的阶段模糊了很多,而且我原来还并没怎么见到过跟我现在阶段一样的人。

    也就在我这想着东西的时候,突然的就从眼前蹦上来个人,这一下差点给我吓得都要跳的树上去,仔细的一看才发现是冰冷旁边的一个女孩,眼前的这一个做个这鬼脸的女孩跟刚才那个要上去拼命地差了太多。

    这丫头背着这手,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朝着我看着,嘴角上扬“是不是看上了我们大小姐了啊,所以才这么久久的不肯离开”。

    看着这笑嘻嘻的丫头,可笑,虽然冰冷性格很好,身下很好,面容也很好,但我龙毅是那种见一个喜欢一个的人吗,想想我龙毅的女人,也就,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这到并没有,如果我离开了之后,那些人又在埋伏你们,我这一次不就白来了吗,我可不想我费劲来救的人再死在了这里”说着我也是转过身不再看她,看着这活泼的样子,难免会想到龙晓儿。

    “嘻嘻嘻,谢谢啦,有你这一路保驾护航,那么我们就可以安心喽”说完之后这丫头又回到了那坑的下面,跟那冰冷旁边的那个女孩一起去搜找去那些死去人身上的东西。

    收拾完了之后,我也是跟在她们的后面朝着这冰刺林的一个方向走去,也不知她们是怎么在这里面分辨方向和出路的,这没用半个时辰的时间就从这里走了出去。

    一路上我也是大概询问了一些她们的事,她们这几个人刚刚从那叫雪枫学院里面回来,路过这冰刺林所以就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捕捉到这雪巨人,这二阶的雪巨人打败了,但是却被埋伏了,那封信本来是打败了雪巨人,想把雪巨人的尸体拉回去取些有用的东西,不过就在那东西送出去的时候就遭到埋伏,所以这险些都要把来的人性命葬送进去,所以说要不是我的话,这些人就真的完了。

    这丫头在我旁边不停的说啊,不过这丫头虽然透露出来许多但却并没有没有显露太多,多数的都是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我我是谁,我要去哪从哪来,有没有喜欢的人啊,为什么那么厉害啊,是不是跟谁学过啊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