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虽然能很好的隐藏自己,不过这速度也是够慢的,在我这爬行的过程中,下面的那些人也是拼了两三次,也不知那黑白色衣服的人是不是为了消耗她们,拍的都是不怎么强的武修,上去几个全部都让那三个杀死了,不过那本来就不能能恢复过来的人变得更加的气喘吁吁。

    爬了一定的距离终于到了能听到他们说话,能看清他们面貌的距离,不过这一看不要紧,这一眼看去那三个女人当中的一个竟然是那个救我的人女人,冰溪雪的姐姐,冰城城主的女儿!

    妈的,看到这一幕我就不觉得我哪手贱扔石头的原因了,原来这是上天又给我牵的一段异性缘,我就说嘛,我怎么会傻到往天上扔石头。

    在这里爬了一会也是听到了她们的声音“扉冷风,你可知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这是在发动我们两家的战争你知道吗”,“哼,这我当然知道,冰冷,要不我们也不会预谋这么久,虽然我们两家的实力相差无几,但你们姐妹都被我抓住的话,那么吞并你们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

    “你说什么,你对我们二小姐动手了,我要杀了你!”说着那冰溪雪的姐姐,冰冷旁边的一个女人手握细剑就朝着那坐在雪狼上面的人冲了过去,不过还并没跳出去多远就被那个人扔出了一把匕首射到了她带我肩膀上直接给她穿到了地上。

    “你们两个都落在了我的手中,就算那老家伙有什么格外的力量也无法动用,除非他连他的两个女儿都不想要了,吞并了你们家,我们费家就掌握了两座城池,有了这股的力量再去侵略其它城市,我扉家壮大指日可待,哈哈哈”。

    说着那人也是直接从雪狼上面跳了下来,直直的朝着那冰冷走去,冰冷的一个守卫倒在地上几乎失去了战斗力,而另一个想要上去却是被冰冷所挡了住,这之间相差的力量可想而知,就算上去也是死路一条。

    这人很快便走到了冰冷的面前,伸手朝着冰冷的脸上摸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并冷动了,一手抓着几根细线朝着他的脖颈上缠去,另一只手握起了从袖子中落出来的白色匕首朝着这人的胸口扎去。

    在这短短的距离发动两招的进攻,如果不是阶段比她高许多,或者有其它防备的话,这人必死无疑,不过奈何这身上的伤势和气力灵气的消耗都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那人一把抓住了那匕首的手,一手用着一只短棍挡在了他自己的脖子面前,这两招致命的攻击全部都被挡掉。

    “哼,我就知道你的性子特地防着你,要是你在本来的气力行了,但现在杀了那头雪巨人受了伤消耗的灵气和体力都对你造成过多的延迟,你现在拿什么跟我打”,说着他的手用力一拧她手中的匕首掉了下去,那缠在那根棍子上的几根细线也被他直接打掉,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脸也是跟她贴的很近“如果你今天晚上好好伺候我的话,也许你能见到你那好好的妹妹要是另本大爷不满意的话,你见到那表面上好好的妹妹,里面却不怎么好了哦”。

    从我这里就看到了那冰冷的拳头狠狠地攥着,但是奈何家人把柄都在他的手里,就算再有什么办法现在也都使不出来。

    随着那家伙所说,他绑住了她的妹妹,那么这也就说明了,那天去绑冰溪雪的人就是他的手下喽,那么这一切可能都像他所说的那样这是预谋了很久的计划了。

    那些家伙跟了我那么长时间就会为了不让我发现,而且在绑架冰溪雪的时候也是等我离开,再加上后来的兵分两路,看来在那冰城里面也是有他的眼线啊。

    伸手在风袋里面摸了摸,一个黑色的面具被我戴在了脸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就算是换了救命之恩了。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运转,大量的木属性气息都随着身子朝着地面注入了进去,在这冰刺林里面虽然木属性气息里的一定距离会被断开但像这样没有多大范围的却可以控制。

    大概布置的差不多了,我也是直接从这雪地里面站了起来,不得不说他的手下还是有些本事的,就在我这站起来的时候,明显的感觉自己被几个人给发现了,然后便随着这几个人,然后连那最下面的人都发现了我。

    拍了拍手,拍了拍身上的雪,指着那冰冷我也是说到“放开那个女孩”我这举话刚刚的落下,明显的就感觉到离我最近的那个人朝我飞了过来。

    一手拿着弯刀,一手手上凝聚起了一股雪白色的气息,但他快碰到我的时候,我一踏地面,直接在我前面的地上出现在了一根巨大的木刺直接朝上面窜去,等这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根大刺直接插入到了他的身子当中,整个人被钉在了这空中,虽然还没立马死掉,但也快了,毕竟武修虽然各方面比普通人强,但却没魔族的那副躯体。

    一个人看到了之后,明显的感觉我并不那么的好对付,这围绕在这圈里面的人都朝着我冲了上来,就算他们的人再多,这也是根本连我的汗毛都碰不到直接被脚下窜出来的木刺直接扎穿了身子,一会这些人都被木刺钉在了空中,死的死,死的死...

    这剩下的就是那在这一排排死了的队伍最后的那个人,现在这人的表情上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不过奈何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退后的脚步。

    看着这家伙我也是摇了摇头,一支队伍,最重要的不就是整整齐齐吗,说着我也是再次的朝着脚下的地面上踏了一下,一下没出现那木刺,但这家伙手中的武器抖得更厉害了,一下又朝着地面上踩了几下,这家伙也是终于承受不住心里面的恐惧转身跑了。

    看着这家伙,在我的手里面哪里说想跑的跑的,再次的脚落到了地面上,一根巨刺直接从他的脚下出现,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