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纯出来了之后,大眼睛也是一眨一眨的看着溪雪,随后也是伸出了双手从我的后面把我抱住,小脸不断地在我背上蹭了起来。

    在我和心纯吃饭的时候,这溪雪丫头也是没有任何要离开我的迹象,看着这样子,这丫头不会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在睡觉的时候也是又一次享受到了“左拥右抱”的体验,左面一个心纯,右面一个溪雪,两个丫头两个十几岁的萝莉在旁边抱着,今天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第二天早晨还在睡觉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脸上湿润了一下,眯着眼朝着旁边看去,那溪雪丫头偷摸的亲了我一口后也是抱着雪熊抱着那一瓶子奶走出了这房屋,慢慢的关上门之后就离开了。

    睁开了眼睛伸了伸懒腰,要是这丫丫头再在这里一直带下去的话,先不说她家人会不会找她,但再这样一直待下去肯定会在这丫头心里产生点什么东西,因为异性之间的纯洁友谊真的是太少了,尤其是在这一夫多妻制的现代,去了三四个都算少的,也没什么规定,就算你能力强,有资金有实力,最不济当个穷光蛋的小白脸只要你有那本事,照样娶个十几个而是几个那也是你的能力,也不会有人说你。

    睁眼朝着旁边的心纯看去,那丫头也是出奇的早早就醒了过来,而且那大眼睛也在一直盯着我看,当我扭头要去拿点东西吃的时候,脸边也是感觉到些许的湿润,斜眼朝着这心纯看去,嘴唇印在我的脸上,大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这心纯从刚见到的她的时候,这一副银白色的外表就把我迷的不行,计算是在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里面,这丫头也算得上是佼佼者,虽然她整天的粘着我,除了抱着她闻着秀发睡觉意外,我也没敢多想,毕竟她和我的感觉很奇妙,总之就是碰不得,没想到这丫头现在直接亲了上来,你这叫我尝试过了女人味道的男人怎么办,看着这一副贼好看的面貌,也是深吸了两口气把激动的心情压下,伸手拿着昨天剩下的食物再次的吃了起来。

    我拿着这食物吃着,拿出了一个鸡腿递给了心纯,但这丫头离开了之后也还是在直勾勾的看着我,并没有说要吃的迹象。

    既然这反常的不吃,我也是没什么办法,一会再给她下去买新的吧,我这刚吃上没一会的时间,之外丫头的嘴唇又印在了我的脸上,刚忙的压住了心里再次的吃了起来。

    这一顿饭下来,体内的邪火都有升起的迹象,谁知道这丫头看到那一幕脑袋里面都再想着些什么东西,在这吃饭的短短时间里面,这丫头亲了我几十次,这亲着亲着还有上瘾的迹象,这可是活生生的在勾引我啊。

    在这心纯再次亲过来的时候,我一个扭头转开,歪头看了看我又张嘴亲了上来,看着这丫头没有咬停下来的攻势,我也是抓住了她的两个肩膀,要在这么背这一副天使面貌的丫头这样对待下去的话,难免邪火会再次的升起。

    看着这心纯我也是张口说到“心纯,你现在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上,而且凭你自己的感觉,对我有什么样的感觉”这东西我想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也是终于问出了口。

    这丫头虽然不会说话,但我的话语她也是都能知道的,这丫头看了看我之后也是摇了摇头,看着这样子我哪颗悬着的心也是放了下来,生怕这丫头也有着人类一样的感情,喜欢上我之类的,如果真是那样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去面对。

    我这刚松了一口气,这丫头也是指了指我,然后伸手在她的上面围着她自己画了一个大圈,然后这丫头又是指了指我,然后再指了她自己的胸口,然后深深的捂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现在也是极为的淡定不了了,妈的,这心纯虽然不知道这事什么概念,但我知道啊,这明显就是心动的感觉!鬼知道我身上流淌的是什么血脉,又有着什么样的运气能吸引这么多的女人。

    起初,从哪一个家族里面的龙晓儿身上感觉到了她对我异样的感觉,然后再是李月灵李月馨,然后再试那因为小事而纠缠不清的司徒若水,再到后来的那么多人,以至于现在的那刚认识没多少天的溪雪,然后在到这用牙正在轻咬着我脸心纯,我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能在这无形当中吸引这么多的异性。

    转眼朝着心纯这丫头看去,此时的她也并不是亲了,而是张嘴用牙轻咬住我的脸往后拉,我也是一脸的无奈,看来这以后过分的事情根本不能让心纯看到,谁知道这丫头会不会也学起来。

    吸收了两颗精纯的能量之后我也是再次的练起了丹药,从外面又获得了三颗的一阶魔核,再出去买了些材料又是练起了丹药,一回生,二回熟,这经过不断的努力,现在所练出来的这些三品丹药已经可以足够拿出去卖的档次了,只不过这药效离最好还差那么一点,不过现在也是很满意了。

    练完了丹药吃了点东西也是又朝着城市的外面走去,一天天只是吸收那精纯的能量修炼,总感觉自己这途径走的太近了,很多事都是没有任何的途径可走,但我这去了一遭魔域却把这最为重要重要提升阶段途径长到了,人家话几年时间不短修炼,我这只需要吸收几颗这些的珠子便能达到,总感觉自己的实力不如慢慢修炼来的踏实。

    躺在这城市外面的一棵布满了雪花的树上呆着,伸手控制木气息从地上拿起了一块块的石头朝着天空上面扔着,石头击打飘雪的天上又落到了地上,足以见得我现在是如何的无聊。

    扔着扔着,刚要起来回去的时候,我的那一颗石子不知把什么天上的东西打了下来,伸手离开这树上朝着前面跳去,一个鸽子躺在这是雪地上已经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