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我的话后,这人的眼神也是朝着我怀里看去,用手捏了捏眼睛上面的那一副圆圆的眼镜,凑近看了看之后顿时间惊得不行,指着这雪熊就问到“这,这试雪熊的幼崽吧”,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

    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的反应这么的大,听完了我的话这家伙又是朝着这雪熊一阵的左瞧右看。

    看着这家伙没有咬停下来的意思我也是无奈,咬在这么等下去,不得把这辛辛苦苦得到的小雪熊饿瘦了啊。

    看着这老板我也是咳嗽了几声“老板,不如先给这小家伙这找些吃的如何”听到我的话后这家伙才从这小家伙的身上一开,干咳了两声也是说了声“失礼了”。

    “不妨客观说,最近圈里还真有正在产崽的坐骑”说完了之后也是朝着这屋子的后面走去。

    等着那掌柜的去后面取奶,我也是在这找了个凳子坐了起来,看着怀里的这雪熊幼崽,这小家伙叫了半天,现在又睡着了,不得不说这小时候真是变化无常啊。

    一会的时间那掌柜的就拿了一个大瓶子出来,给掌柜的付了钱之后我也是赶快离开,看着掌柜的那样,衣服要把这小家伙抢走的样子。

    带着这一瓶的奶往回走去,打开这这看看,还是热乎的,也就说这刚挤的,防人之心不可无,闻了闻这东西,捏着鼻子也是直接张嘴喝了一口,就算是下毒也不可能是纯毒药,因为看着那掌柜的样子,比溪雪还要爱这雪熊,所以直接危害它的可能性不大。

    这一口魔兽奶下肚了之后,果然察觉到了不对劲,擦了擦嘴边的奶水看着这一瓶子东西,妈的这还挺好喝的!异样的感觉并没感觉到,体内的气息也没混乱,这瓶子奶还是好的。

    拿着这奶在这睡着了的小家伙旁边闻了闻,嘿,这魔兽的鼻子灵可不是盖的,这闻了闻奶水之后,直接都要从睡觉中蹦起来,闻见着东西之后小家伙又开始叫了起来。

    看着这家伙小嘴还不能怎么张开,把这奶倒入了一个小杯子当中,把这小杯子微微扬起也是给它喂起了奶。

    喝了一会之后,这小家伙的肚子也是鼓的不行,看那样子都有溢出来的现象,这小家伙没有什么撑到的概念,好喝就一直喝,这下去非得把它撑死不可,把这东西拿了起来又倒入了那大杯子当中,这家伙没了东西就开始乱爬了起来。

    看着这小家伙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地上乱爬的样子我也是显得好笑,不得不说有很多凶残的魔兽小时候都是煞是可爱的,难怪这家伙对溪雪的吸引力那么的大。

    看着的这小家伙无头苍蝇一样乱爬了一会之后,没想到这最后凭借的气息又朝着我爬了过来,每爬一步也是张嘴低叫,看到之后也是伸手把这东西又抱到怀里,收起了那一瓶子的奶朝着客栈里走去。

    回到了这客栈,来到了这二楼,朝着里面看去,那丫头还在睡觉,又回楼下打包了些吃的东西之后才再上楼。

    关上了门朝着是床边走去,看着那丫头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我也是无奈,那样突如其来的东西肯定对这丫头造成了些许的震动。

    晃了晃她的身子,也是打算把她叫起来吃东西,毕竟这一昏迷都将近一天的时间了。

    晃了两下之后这丫头也是终于睁开了眼“溪雪你没...”还没等我的话说完这丫头也是直接扑了上来,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脑袋靠在我的脖子也是大哭了起来“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说话间也是感觉到了她的嗓音带着哭腔,脖子上也感觉到了湿润的感觉。

    用手抚摸着这丫头的后背“好了,别哭了,现在没事了,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你受到伤害”安慰着这女孩也是又在我的身上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赶快吃点东西吧,吃饱了东西才有力气”听到我的话后,这丫头也是用泛着红圈的眼睛朝我看了看,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也是有些发毛“看我干嘛,吃东西啊”。

    这丫头看了我半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不过随后也是吃起了旁边的东西,看着她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看来这丫头也是和好的差不多了。

    拍了拍手“溪雪你闭上眼睛,我从抢走你的那人手里抢到了些东西”听到我的话这丫头我也是歪头好奇,不过还是按我说的闭上了眼睛。

    从怀里把这雪熊抱了出来,这丫头刚才一直再哭也没注意到隐藏在我怀里的这小家伙,伸手也是把这雪熊放到了她的双手上“好了,睁开吧”。

    听到我的话,这溪雪也是张开了眼睛,看到这小家伙雪白的眼睛也是瞪得老大,看了看这家伙,又看了看我,顿时间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再次泛起了泪光。

    “怎么样,喜欢吗”,听到我的话这丫头也是使劲的点了点头,“龙毅谢谢你,谢谢你的礼物,谢谢你救了我,谢谢”小脑袋靠在我的怀里眼泪又是落下,这丫头虽然有些天真但还不笨,知道我在哪雪熊洞里面找到了小家伙,不过看她的那样子明显高估了我抢这雪熊的危险程度。

    看着这丫头在我怀里抱着雪熊沉默不语的样子,如果现在这场面要是让她姐姐,也是我那个恩人看到的话,那岂不是杀死我的心都有了。

    从风袋里面把装着奶的那个壶拿了出来,放到了这桌子上,抹着这丫头的一头雪白头发“这小熊以后就要你照顾了,你可不知道我当年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而起...总之就是哈要好好照顾这小家伙知道吗”,听着我的话也是点了点头,随后场面又是平静了下来,这丫头抱着雪熊还是靠在我的怀里,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正在我愁该怎么面对真的场面的时候,风袋突然的动了东西,心纯也是直接从风袋里面来到了床上,这溪雪还并未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