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生最恨的就是触碰我身边的人,底线被触碰,心情也顿时被刺激的不行,唯有杀人才能解恨。

    这才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这人的身上就被我弄得多出了两个洞,而且还是被火焰燃烧出来的洞。

    “说,还是不说”,“既然怎么都难逃一死,我为什么还要告送你”,看着这家伙我也是一阵的冷笑“那好吧,那么你不让我知道该知道的东西,那么你死也别想那么简单,而且就就算你死了,我还能继续折磨你的魂魄”。

    手上的蓝色火焰消失,不过还没几秒的时间这上面又出现在了一团黑色的液体,手里握着这东西,朝着他的脸上触碰,这家伙顿时间又是嗷嗷的叫了起来。

    这一下离开了之后,伸手划开了他的血肉,伸手再次插入了这他的肚子当中...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不过那家伙真的是惨的不能再惨了,死亡对他来说真的就是一种解脱了,看着的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自己的杀意又是突显出来了。

    顺着刚才那个人指的方向迅速追去,本来差的不远的距离现在被拉的很远,从刚才那个人口中得知,他们是一帮人的手下,这交代他们的任务就是那绑架那冰的城主女儿冰溪雪了,但要求他们绑架的那个人是到了最后都没说,不过这与我猜想的也差不多,既然冰溪雪就是那城主的女儿,那么救我的那个人就也是城主的女儿咯。

    用尽全力往过跑,现在又要往另一个方向往死了追,这一路上也是根本不给歇息的机会,就算是我现在的阶段体能,一下跑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身上的汗水浸透了衣服,那个人所说的是让他们绑架冰溪雪,也就说这短时间内不可能对冰溪雪做些什么,毕竟绑架这城主的女儿肯定是用来威胁的,这直接抓住杀了,也太说不过去了。

    跑了半天也没见到他们的踪影,身子总算是扛不住了,停下来大喘了两口的气息也是站在这里休息了起来。

    身上的汗液补满了全身,要是跑着的时候还好,身上的热气不断使这些的汗水无法凝固,但现在这一停下来,汗水再加上这寒冷的温度和飘雪,流淌在肩上的汗水已经凝固成冰,衣服慢慢的也都冻了起来,眼见都要把我现在的整个人冻城成一个冰雕。

    活人那么有那么容易被饿死,雪地里的人这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冻死,伸手使劲的一捏,胳膊上的冰块碎掉,再拿手捶了锤自己的身子,待这些冰都碎了下去后,才没有再变成冰雕的现象。

    晃了晃都要冻住的脖子,但现在为什么感觉身上凉嗖嗖的呢,朝着四周看去,那些的被冻住的衣服被我砸碎了之后,这些衣服都犹如冰坨一样碎了一地。

    从风袋拿出了一件新的衣服再次穿在了身子上面,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四周有几根白的的生物朝着我慢慢逼近,转身朝着四周看去,一双双红色的眼睛盯紧了我。

    不得说不说这不用自己跑路就是要舒服的很多,伸手拍了一下自己坐着这雪狼的屁股,这家伙也是嗷的一声再次加起了速度。

    世间万物都有灵智,家畜都有更别说这比家畜要强了太多了野兽魔兽了,在我一瞬间杀了它的那些同伴之后,这家伙明显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拔腿转身就跑,虽然我的体力消耗的很多,但在一瞬间追上这雪狼还是比较容易的,来到它的一侧,伸手直接按在它的脑袋上给它按在了地上挫着雪地走了一会,这雪狼也是在地上开始低吼了起来。

    松开了它的脑袋站起来指了指我,又指了指一个方向这雪狼冲我低吼了几下也是站了起来趴在了我的旁边,坐在了这雪狼的身上然后就成了现在的这幅样子。

    时间万物,强者夺食弱者,这条规矩永远都没有变过,如果我的实力地下的话,我就会成为这些家伙的口食。

    这雪狼的速度在这雪地里面也不是一般的快,原来见到它们的事后,它们都没有用尽全力追,因为它们也不傻,就算用尽全力追上了也还要去应对人类捕食,再不济的话,遇见强大的敌人还要留体力逃跑。

    这雪狼猛跑起来也是快的不行,在这雪地里面不断的疾驰就跟我哪用全力跑的速度都差不了多少,四肢一落地,再一窜出去足有几米远。

    不得不说这雪狼的作用还是很大的,那个人只给我指了一个方向,但具体在哪里他并没有说,拿出了一块那个人身上的布匹,在这雪狼的鼻子上面闻了闻这家伙也是朝着左侧的位置追去,不得不说这地方的魔兽优势真的是大啊。

    这样的不断疾驰之下,足足跑了半个多时辰才看到那群人的影子,在我刚要冲出去的时候,坐下的这雪狼突然倒在了地上,站起来看了看它的样子,跑的时间太长,累倒了。

    现在也不是管它的时候,从风袋里面抓起了灵枪就朝着它们冲了过去,地下的雪堆四起,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直接来到了他们的后面。

    朝着是前面看去,三个人,阶段都在七段八段左右,别说是三个人,就算是一个人都可以偷袭成功冰溪雪,看着那被扛着的溪雪我也是松了口气,那丫头正在不断地用拳头锤着扛着她的那个人身子,不过看那样子不知事为了她什么东西还是封住了她的灵气,拳头根本看不出多大的力量,不过没事就好。

    跑了两步,握起了灵枪朝着一个就飞了过去,待他们转过神的时候一个人已经被我那灵枪带着飞出去了几米远然后被定在了地上。

    那两个人朝着后面看到了我之后也是明显的一慌,撒丫子要使劲的逃跑,不过这好不容易逮到那么容易被他逃跑,往前迅速的跑了几步一拍地面,一股木属性的气息从地下向他们疾驰而去。